腐若化羽

若跳坑,則產文;離了坑,即休更
然而碼文速度不保證(喂

【靖蘇】破網沉江(下)

昨晚跟 @木七月  太太聊著聊著就神奇地碼完了!多謝太太指點我等太太投餵啦么么哒!

宗主九安山蜜月驚魂記最終回!污金丸的解毒篇

琰琰已經憋♂到♂快♂炸♂啦!說好要艸哭的可我對蘇蘇還是手♂下♂留♂情♂了╮(╯∀╰)╭

另外有偷偷塞了一點時事梗……神展開什麼的不是必然的嗎?逗比路線就是這麼任性!(笑)


【靖蘇】破網沉江(下)

蕭景琰現在很鬱悶。

本來他是一刻也不願意離開身體不適的梅長蘇,想他倆分開了三天這段期間長蘇還被軟禁在敵營這該有多麼擔心受怕,他就恨不得整天守著這人好好疼愛。

偏偏梁帝在大致聽過了簡報以後就揮揮衣袖把整個爛攤子直接扔給了他。

「景琰啊,還是你懂事。沒想到景桓愛美人不愛江山,為了梅長蘇竟能做出這種事來!朕實在是心累啊!反正梅長蘇是你的人了,這事兒,你看著辦吧。」

……真是徹底的坑爹,蕭景琰嘴角抽搐地想著。

梁帝擺明了撒手不管後他不得不拋下愛妻默默指揮起現場,搜捕逃亡的叛軍、整頓受傷的士兵……算算他都已經六天沒有碰梅長蘇了!還能不能好好地進行蜜月旅行啦?!

所以看到蒙摯風風火火地闖進來的時候蕭景琰用力闔上最後一本奏報,抬頭就是一個狠瞪。

再敢給本宮扔工作,本宮就跟你急!

被蕭景琰的滿身怨氣給嚇得腳步頓了一頓的蒙大統領有一瞬間的懵逼,幸好他很快就想起來了,小殊曾經教過,對付氣頭上的殿下首先就是要服軟!

「殿下!大事不好了啊!」蒙摯單膝跪下,用上看起來就很淒楚的表情加上顫音,成功地讓蕭景琰抖了一抖將目光轉向別處後,他才把後面的話一口氣說完,「臣剛才從夏冬那得知,罪人夏江他……他竟給太子妃下了毒!現在太子妃會昏迷不醒全是他害的啊殿下!」

「你說什麼?!」蕭景琰一聽急急忙忙站起身走了過去,將蒙摯拉起,緊盯著他的眼睛,「可是確定的情報?什麼時候下的毒?」

「就……就是太子妃被帶走的那天……」其實蒙大統領也有些心虛,想太子殿下這等護妻狂魔,如今出了這事自己怕是也逃不過被責罰的命運了,然而,小殊的性命安危要緊啊!早知道就不該輕易相信小殊信誓旦旦地保證不會出事……不曉得現在還能從夏江那逼出解藥不?

「什麼?!所以說他中毒了六天?!本宮竟完全不知?!」蕭景琰氣得面孔猙獰,猛地拉了蒙摯就走,「還站著做什麼?現在就隨本宮去要解藥!」

 

來到臨時關押的牢房,夏江正在那扒飯呢,正吃著高興呢,蒙摯一瞥蕭景琰氣得發黑的臉色,當即三步併作兩步地衝上前去把那碗飯給砸了。

「做什麼?這年頭連飯都不給人吃了嗎?!」夏江原本很憤慨,但一看到渾身黑氣的蕭景琰還是明智地選擇了閉嘴,接著他就被蒙摯給拎了起來,想起那天慘痛的回憶夏江幾乎是反射動作地護住頭臉,「別別別不要打臉!」

「哼,還想要命的話,就把解藥交出來!」陰森森的嗓音加上磨牙,要是夏江膽敢不交,蕭景琰絕對會當場斃了他!

「什麼解藥?」夏江話說出口才想起來,對喔譽王對美色圖謀不軌所以他曾對梅長蘇強行餵了一顆污金丸啊!那貨沒解藥只要啪啪啪不就能解決了?所以夏江完全沒猶豫直接答了:「就是你啊,太子殿下。」

這話沒頭沒尾的讓蕭景琰跟蒙摯齊齊愣了一下,先反應過來的蒙大統領用另一隻手狠狠掐住夏江的脖子:「解藥呢?交出來!」

「嗚本座都已經……說了啊……」

可聽在蕭景琰耳裡卻不是這麼回事,蕭景琰第一個想到的是,夏江這話是暗示自己能救梅長蘇?所以那毒不難解?是了,怎麼就只想著逼問解藥呢!自己不是有位醫術高明的母妃嗎?!

「蒙卿,走了。」

想通的蕭景琰連忙示意蒙摯咱們快快離開,可兩人走離牢房一段路了蒙摯都還沒搞懂蕭景琰怎麼會這麼快放棄的。

「殿下,您不要解藥了?!」

「誰說的,沒準他沒帶著,總之先去找我母妃。」

蒙摯一聽原來是要請出靜貴妃娘娘,這懸著的心才終於稍稍放下一些。

 

千言萬語,都在見著床上那人蹙著眉不甚安適的睡顏時化做了滿滿的不捨與心疼。

然而一想到兩人已經六天沒有親密接觸了,蕭景琰心裡壓下的慾火又忍不住咻咻咻地竄了起來。

他只好在房裡跺步,可每次目光移到仍昏睡中、任著自己母妃柔順的把脈擦汗拉被的梅長蘇,他就想不管不顧地壓上床去做他一回。

不行不行,長蘇的身體要緊。

對了他還中了毒呢!竟然都沒告訴我?!

不懲罰他一下他還知不知道我才是他夫君了!

蕭景琰正幻想著要怎麼整♂治他的時候,床上那人就醒了。

「……景琰……別怕……」氣若游絲的低喃從梅長蘇口中唸出,蕭景琰才真的換上了緊張的表情。

「母妃,他怎麼樣?」

「還好。」靜貴妃壓低了聲音,起身拉住蕭景琰的衣袖,「我們去外間說話。」

看到母妃神情不似先前緊張,蕭景琰也稍稍放心了些,同樣壓低了聲音問:「還好?所以毒不要緊了?」

「嗯,他體內有另一層更重的壓制過去了。」考慮到隔牆有耳,靜貴妃沒有明說,「雖說毒性無礙,但是藥性仍是傷身,想必他今天會特別難熬,你幫他紓解紓解吧。」

藥性?什麼藥性?!

蕭景琰還沒有問出口,就只見到母親輕輕搖了搖頭示意自己什麼都別問,然後將一個小瓷瓶和一方絲帕塞進他手中。

……這瓷瓶裡裝的是……!蕭景琰一看到眼熟的東西,腦內頓時炸了。

五、哥!原來你一直對長蘇有非分之想嗎?!

哼哼哼不勞五哥費心了弟弟我會好好疼愛我的王妃既然你都特地對他下藥那我也就不用客氣了三天不眠不休趕路的冤屈加上三天被迫加班沒有親熱的怨念本宮一定會加倍討回來的啊啊啊!

混帳夏江,你竟然藏了這麼好的東西沒有獻給本宮,回頭看我怎麼在父皇面前參你一本!

還有母妃,您真是太懂兒子了啊!!!

即使蕭景琰已經在腦中轉過了N個邪惡念頭,可好在他也執掌國事一段時間了,這臉皮絕對是厚得跟銅牆鐵壁似的,光從表面只能看到他冷著一張臉,就連負責護送靜貴妃身為心腹的列戰英都沒有察覺自己主子的異狀。

「傳令下去,現在開始,給本宮牢牢守住這個院子,不准放任何人進來!」

最後蕭景琰只用一記眼刀,就讓有一堆事想問的蒙摯硬生生地把話給全吞回了肚子裡。 


請戳此解鎖隱藏路線〈污金丸的解毒實況〉


解完毒後身體虛弱下不了床的太子妃殿下只好繼續躺著靜養,而太子殿下為了就近照顧乾脆也就坐到了床邊辦公。

沒有任何伺候的人敢待在這個房間內,可惜他們所以為會閃瞎狗眼的床邊情話其實並沒有發生。

不如說,這氣勢說是事後算帳更貼切一些。

「你反省了嗎?」蕭景琰翻看著奏本,頭也不抬冷冷地問。

「……這事也不能全怪我吧!」梅長蘇的聲音聽起來足夠委屈,可惜某人這次沒領情。

「我已經訓過蒙摯了。」

「……蒙大哥是個老實人,你別欺負他。」梅長蘇才剛開口求了情,蕭景琰就一個挑眉,逼得梅長蘇只好自己先認錯了,「好吧,我承認我就是想試試污金丸的藥性……你也知道我曾經……火寒毒可是天下第一奇毒,污金丸的毒能奈我何?」

「所以呢?」

這真是不問個清楚明白不罷休的架勢啊!梅長蘇無奈,只得乖乖道出自己真正的目的:「……你還記得,祁王哥哥是怎麼死的嗎?」

「當然,我何曾忘記過。」蕭景琰闔上奏本,複雜的神色沒能逃出梅長蘇的眼。

「……我只是懷疑罷了,所以才想親身試一試污金丸的藥性。」梅長蘇低低嘆了一聲,「可惜還是沒撐到七天……」

「你甭想了!我不會讓你親身試毒的!」蕭景琰有些生氣的把梅長蘇偷偷往下挪的被子又拉回原處,「我懂你的意思了,你是說,祁王兄當年很可能不是服毒自盡,而是夏江的手筆對吧?這事你不用擔心了,不管夏江是不是幕後之人,光憑他這樣害你,我就要他加倍奉還!」

「……景琰,你對我真好。」梅長蘇聞言撒嬌似的笑了,蕭景琰則俯身在他唇上親了一大口。

「給我把身體養好,其餘的不要多想,交給我吧。」

 

在蕭景琰的安排之下,所有的人證物證都指明了徐安謨謀反的背後主使確是譽王和夏江,梁帝在聽到懸鏡司竟也插了一手後怒不可遏,回京後當即將二人押來親審。

「你倆到底還瞞了朕多少事?!說!」

譽王從小被捧在手掌心上呵護長大,幾時見過梁帝這種架勢,當場被嚇得心裡喀噔一下立馬招了。

「呃……好吧父皇,其實當年……祁王兄不是畏罪自盡的,是污金丸毒發身亡的……」

譽王搶先爆出真相以後,梁帝大驚轉向夏江:「什麼?!夏江你好大的膽子!竟敢拿懸鏡司的拷問秘藥污金丸毒害朕的皇長子?!」

「陛下~老臣也是逼不得已啊!」夏江急得跪下磕頭,「蕭景禹放話說要裁撤我懸鏡司,還不給資遣費!這讓底下的兄弟們如何養家糊口啊?!我等掌鏡使為國為民,好歹也必須有公務人員18%退休金優惠吧?!老臣率領弟兄要求他出席勞資代表會議當面談判,他又避不見面!林爕還帶了不知多少個赤焰軍人團團圍住現場!兄弟們堅守23天方平安回歸懸鏡司,怎知道全勤獎金就被剋扣了!陛下您要相信老臣只是貪財沒有貪污啊!」

「……你就為這……誣陷林爕謀逆?!」

「陛下!您不明白他帶那麼一大票人對臣叫囂『來來來哩來』臣感到壓力山大有性命危機啊!」

「啊你是不會嗆回去喔?!」

「陛下您說笑嗎?咱懸鏡司多少人、他赤焰軍多少人啊!」

「……你要是不把你幹過的所、有、事、情都給朕招了,你就沒有半毛退休金了懂不?!」

被抓住軟肋的夏江,表情終於裂了。

梁帝頓時覺得心裡解氣了一些,哼哼哼你這亂臣賊子!馬的朕就不信你兩袖清風毫無貪贓枉法!這要不全掀出來,朕還有何顏面給天下人交代?!

後來夏江還招了些什麼蕭景琰就不得而知了,不過之後的發展大抵與他和梅長蘇的猜想相仿。

蒙大統領持金牌查封了懸鏡司,將搜出來的禁藥污金丸打包裝箱,全數交給了太子。

至於那批藥最後是怎麼銷♂毀的,蒙大統領對天發誓他什麼都不知道。

梁帝命太子重審赤焰一案,忠魂終能沉冤昭雪,舉國哀悼。

唯一的漏算是譽王派系的官員不知是怎麼解讀法條的,竟找來太醫宣佈譽王和夏江都罹患了精神病!兩人都落了個死罪可免活罪難逃的下場,把蔡荃給氣得吹鬍子瞪眼睛;梁帝則冷笑准了,譽王判無期徒刑終生監禁,至於夏江嘛~光用剋扣退休金就成功地逼著他後半輩子只有做免費苦力的份了。

蕭景琰默默記下了那批主張廢死官員的姓名,正盤算著要怎麼讓這些傢伙告老還鄉的時候,無意中在房裡發現了刻滿這些官員名字的木牌,梅長蘇對此只是笑一笑表示不用擔心咱倆一起琢磨吧,蕭景琰也就明智地沒有過問這些木牌是做什麼用的了。

事件平息一個月後,太子與太子妃悄悄地進到了林氏祠堂祭拜。

 

「父親、母親,孩兒知道讓你們一直在天上看著。夏江已經伏法,至於謝玉嘛……他試圖謀害景睿詐領保險金的事也暴露了,豫津大鬧了一場,不用擔心景睿,他入贅到言府去了,現在過得很好。」

陪著梅長蘇跪在一旁的蕭景琰頓時抖了一下,他萬萬沒有想到梅長蘇竟然……莫非這就是遲來的見家長?而且還是見不到面的那種……

「想父帥一世英明卻被謝玉夏江這等小人危害,如今冤案已昭,您可以放心了。」

蕭景琰忍不住心想栽在夏江這種智商的人手裡,林帥必定死得非常冤吧……

「我跟景琰很好,今後也會一起扶持走下去的,還望父親母親在天之靈,保佑我們一世平安。」

看著梅長蘇虔誠的跪拜,蕭景琰覺得自己也該表示一些什麼了。

「林帥、晉陽姑姑,請放心把小殊交給我吧,我會給他一世幸福的。」

 

踏出祠堂的路途中,兩人都沉默著沒有說話。

最後還是蕭景琰先按捺不住問了:「之後有什麼打算?」

「還能有什麼打算?剛才不都說了嗎?為了讓你登基之後重振朝局,我會陪你一起走下去啊。」

梅長蘇的笑顏讓蕭景琰的心頭也掠過一絲暖意,他情不自禁地牽起了梅長蘇的手。

正午的陽光灑在兩人緊緊相扣的十指上。

前進未來的路途中有你相伴,一片光明。

 

後記:

好了這次是真的完結了!逗比路線終於不會再有後續了!(含淚撒花)

原本靈感是想腦洞看看逗比路線要如何翻赤焰案~然後在懸鏡司三日遊跟九安山蜜月驚魂中選擇了後者……不過難寫的程度超乎我當初的預料……而且後來還神奇的插了一堆梗(呃)

所以豫津大鬧謝侯府的地方掰不出來我果斷選擇切掉!(喂)

然後來關心一下萌大統領所不知情的污金丸下落--

琰琰把污金丸全部交給了鴿主,要他分析成分然後保持原來的藥♂效但是必須改良成不會傷♂身的~於是江湖上日後就出現了一種新藥,叫情絲繞N!(並不)

最後提一下現在手上的大坑還有倆,一個是逗比路線的姐妹篇,就是婚後日常啥的,因為污的部分佔比較大所以被靈感坑了,這個要是繼續寫不出來的話咱們就當它從沒存在過!(認真)

一個是琰琰腦內選項攻略蘇蘇的,是的這腦洞確定開坑了!為此我換了頭像表示誠意!XD

歡樂撒糖向,HE確定,甜黨愛好者可以放心等~只是劇情還不完整我要邊寫邊想,所以開放點梗!歡迎提供清奇的腦洞!只要設定不跑偏我會努力塞進劇情裡的!(星星眼)大概就是這樣。

评论(6)
热度(30)

© 腐若化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