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若化羽

若跳坑,則產文;離了坑,即休更
然而碼文速度不保證(喂

【文豪/太敦】是什麼風讓我們在一起的

歌詞出自〈什麼風把你吹來的〉,這首歌很可愛,個人覺得滿適合他們倆的(笑)

就是想玩一下快死了與殉情的梗

然而開房間的實況由於敦敦害羞所以沒有直播這回事

求來人告訴我太敦真的不是冷CP吧?!


【太敦】是什麼風讓我們在一起的

已經是早上……了吧?

我睜開雙眼,打算起身的時候,突然發覺手肘碰到了什麼溫熱的東西。

……太宰先生正躺在我身旁熟睡著。

我驚得立刻抱住了被子縮到床角,這才看清自己竟然身處在一個陌生的房間!

呼~冷靜下來,經過偵探社這陣子的訓練之後,我自認應該有能力能夠分析現場的異常狀況了。

現在的疑點有三:

第一、這裡不是社員宿舍,看擺設……應該是旅館之類的?

第二、啊咧?我的衣服呢?!……啊,全都丟在地上,嗯,還有太宰先生的?

第三、總覺得從剛剛開始屁股就隱隱作痛……是我的錯覺嗎?

可惜我還沒有推理出一個大概,嗶嗶嗶的聲音就響起了。

我慌忙從散落一地的衣服中找出自己的手機接起。

「喂喂?」

『是敦君吧!太宰那傢伙跟你在一起嗎?』

「呃……是的,他在我旁邊。」

『那就好,竟敢給我丟下偵探社的工作跑得不見人影!你趕緊給我把他抓回來!中途他要是又做出什麼可疑動作的話,記得阻止他!』

「啊……」我還來不及說些什麼,另一頭的國木田先生就切斷了通話。

還是這麼急性子呢,我苦笑了一下,回頭看到太宰先生並沒有被吵醒,決定先把衣服穿回去再說。

雖然過程,嗯,現在我真的確定屁股在痛了,可是,為什麼會這樣呢?

「太宰先生、太~宰~先生!起床了!」我用力地搖了他好幾下,那人才終於睜開了眼睛。

「啊……敦君,這裡是天國?還是地獄?」

我為這個奇怪的問題停頓了三秒鐘才做出反應。

「……都不是,這裡是旅館。」

「旅館?也就是說,我們還活著呀!」

「……太宰先生你為什麼會認為我們應該死了啊!」

「因為,昨晚敦君不是說快死了嗎?」

「……?!」

 

昨天傍晚,河岸旁。

和太宰先生一起去購物回程的途中,突然遭到了黑手黨的襲擊。

說實話這整個過程我都毫無幫助地抱著東西呆站在原處,因為那些人都被太宰先生俐落的身手給一瞬間擊倒了。

「呼~真的很麻煩呢!要是老碰到這些襲擊的話……」

「我……又給偵探社添麻煩了嗎?」

我很清楚那些傢伙不會這麼輕言放棄,身為目標的我不論待在什麼地方,都註定會傷害到身邊的人。

我不喜歡那樣……手指不自覺地緊緊扣住了紙袋,傳出輕微的聲響。

「啊……其實那些傢伙是來追殺我的。」

可是下一秒,太宰先生就用輕鬆的語調說出了完全背叛我猜想的話,失落感在一瞬間消失殆盡。

「哈啊?!」

「不過這樣下去真的不行呢,不管是敦君,還是我。」

我和太宰先生都是他們追捕的目標,這樣聽起來真的超級不妙,若是哪一天,連累到偵探社的大家的話……

「所以敦君……要不要和我一起,殉情呢?」

 

時間回到現在。

被鎖上的記憶就像是封印被破除了似的如跑馬燈般快速從眼前閃過。

--在太宰先生修長的手指解開我的襯衫鈕扣時,我想,我應該是非常緊張的。

『太宰先生……我現在反悔來得及嗎?!』

『呵呵~你說呢?』明明是笑臉,可貓科動物的直覺肯定地告訴我,這個……是威脅。也就是說我沒有退路了!

『……我想也是。』

--為了減少心裡的緊張感,我一直想要找話題來轉移注意力。

『太宰先生你為什麼身上都纏著繃帶啊?!』

『喔呀?敦君想要看嗎?不行喔~如果現在就把封印在我體內的惡獸給釋放出來的話,我就沒有辦法對敦君溫柔了呢!』

--可是沒辦法,我不是那個人的對手。應該說,從我們見面以來,我就拿他一點辦法也沒有。

--所以我隨波逐流了……

『太宰……先生……不、啊啊!不行了……要死了啦!』

『敦君……!來~手放這邊……深呼吸!』

『啊啊……!!』

--失去意識之前,我最後記得的,是我好像很用力地抓了他……希望他……沒有受傷……才好……

回憶結束,我很確定我的臉現在一定很紅,因為面對著看我的反應而竊笑的太宰先生,我連話都說不好了!!!

「啊啊啊!不不不、不是那樣的!!!」

「哪裡不是?昨晚敦君確實說了……」

「我說的是我不不不、不是那個意思啊!!!」

「是嗎?真是可惜啊,昨晚敦君說著要死了用力掐住我的脖子的時候,我真的覺得這次可以殉情成功呢!」

「才不是這樣的呢!明明是太宰先生你……!而且要死了也不是那個意思好嗎!」

我本來打算繼續辯解的,可是太宰先生只用一句話就把我的嘴給堵住了。

「那麼敦君~那個要死了的感覺還不錯,對吧?」

「…………您您您、您在說什麼啊!!!我、我才沒有說那很舒服呢!絕對沒有!!!」

 

最後我們還是鬧騰到下午才回到偵探社。

已經做好了被國木田先生兇的心理準備了,沒想到一進門就被問了奇怪的問題。

「小子,你該不會一直都跟太宰在一起吧?」

「呃?什麼意思……?」我不敢隨便回答,然而亂步先生卻擅自把話接下去了。

「我就說他們一直都在一起嘛,而且,肯定是被吃了。」

「……哎哎哎???!!!」我誇張地叫出聲來,可偵探社的其他人卻齊齊「嘁」了一聲。

「哈哈哈!這次又是本大爺超推理的完全勝利!賭金快點交上來!」

「可惡!」國木田先生繞過了石化的我,用力勾住了太宰先生的脖子,「你小子下手居然這麼快!這次我輸的賭金要算在你頭上!」

「國木田君,沒有判斷正確可是你的問題喔,我昨天是跟著敦君殉情去了!」

「等等太宰先生!!」那個不是殉情吧!怎麼樣都不算吧?!

「你這個自殺狂能不能別老是加害別人啊!」

「怎麼能說是加害呢?殉情明明指的是兩個人一起去做舒服到快死的事情喔~」

「什麼?!殉情原來是這個意思嗎?!」

「沒錯!所以快點記筆記!」

國木田先生又一如往常地被太宰先生給耍了,拜這之賜,我總算可以不再糾結……那個大家到底是怎麼看出來我跟太宰先生……的事了。

「好了敦君快回神~工作了工作了!」

「等等太宰先生!請不要推我啊!」

曾經想望的吵鬧歡樂的日常,現在就在這裡。

是什麼風讓我和這個人在一起的呢?我不知道。

唯一確認的是,從現在開始,很久很久,我都會為了待在這個人的身邊,持續努力下去。

只要人還活著,不就挺好的嗎?我衷心地這麼相信。

 

整個夏天花都熱翻了 還好有你替我止渴 你有多快樂我就多快樂

當這夜晚星星Shut down了 還好有你聽我唱歌 你聽到累了世界才關燈

告訴我你到底有什麼獨特 連北極的河都為你沸騰

 

什麼風把你吹來的 吹開我愛情的大門 搖滾我的無聊人生

什麼風吹你來的 你打破所有的老梗 我變成煥然一新的人

 

事情沒有想像中單純 我只知道與你有關 大家都說我變得愛笑了

你快跌倒我就開始疼 一皺眉我就開始悶 看你吃零嘴我肚子餓了

 

什麼風把你吹來的 連幸福都讓我獨吞 我有多幸運你說呢

什麼風吹你來的 你打破所有的老梗 我變成煥然一新的人

 

The End

 

後記:

啊啊~太敦看起來也是一個好深的坑耶!這樣直直跳下去的話說不定會死呢!(太宰調)

其實寫完這篇的第一個感想是:牙敗我真的寫了!這不就是妥妥跳坑的節奏了嗎?!

靈感我現在超級害怕妳會坑掉靖蘇妳造嗎!然而我確實是在每日文豪loop中的狀態……

太敦真的好好吃啊!而且官方自己也發糖!最重要的是這兩隻特適合逗比!←重點不對

好想寫半獸化的H啊,只是這樣的話太宰就不能碰,讓敦君自己來什麼的可以玩69玩騎乘最重要的是虎尾啊啊啊腦洞一開就停不下來了!!!口黑口黑

腳踏兩個坑聽起來超驚悚的我不知道我該不該乖乖蹲回去呢?(毆)

评论(21)
热度(46)

© 腐若化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