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若化羽

若跳坑,則產文;離了坑,即休更
然而碼文速度不保證(喂

【東離/殤凜】面對殺手的戰前準備

說好(?)的殤凜啪啪啪,戰前補魔梗

我姑且是以不要走到外連的程度去寫的,但是它本質上應該算是肉吧……

不能接受的請自行繞道www


【東離/殤凜】面對殺手的戰前準備

夜已深,整間客棧都籠罩在靜寂之中。

此時的殤不患悄悄踏進了凜雪鴉的房間。

「這種時間還找我過來,你到底想說什麼?」

「商量方針……吧。」取下髮飾的凜雪鴉,一頭長髮柔順地披在身後,但僅僅是除去披風的穿著,又不像是打算就寢的模樣。

「迴靈笛的事嗎?你打算怎麼做?」

「無論如何都必須從無生手裡拿回來才行啊。」

殤不患沉默了一會兒,他已經猜到凜雪鴉單獨找自己來的打算了。

「……我並不想跟那傢伙交手……他很危險,如果留他活口的話,之後會吃不完兜著走的。」

「可是這也沒辦法,除了你以外,我想不到其他可能獲勝的人選哪~」

「……我能拒絕嗎?再說了你跟他到底是結了多深的怨啊?!你什麼都不肯告訴我的話,要我怎麼相信你?」

凜雪鴉難得地苦笑了一下,不願意回答似的轉移了話題。

「……沒有迴靈笛的話,我們可是連七罪塔都靠近不了唷!」

「你這傢伙……」殤不患本來想要吐槽那你自己上啊!可惜話還沒出口便被打斷了。

「不用擔心,我有絕對致勝的方法。」

「……結論就是你只打算出一張嘴,然後出力的又是我對吧?!」

「唉呀~別說得這麼薄情嘛!」

殤不患覺得自己現在真的很想對著那張笑臉揍個幾拳……或者乾脆把那張嘴堵住!

「別在那邊瞎站著,過來我這裡啦~」坐在床沿的凜雪鴉拍了拍身旁的空位示意,殤不患只得輕輕嘆了口氣,不情願地坐在他身旁。

當然,刻意留了一小段距離。

凜雪鴉有些不悅的嘟起嘴巴,並悄悄地往殤不患的方向移進了一些。

殤不患不著痕跡地又往旁邊再挪了一點。

「……我們能談正事了嗎?你說的致勝方法到底是什麼?」

「喔,那個啊~把我的法力渡給你,結合我和你的力量就沒有問題了,他肯定傷不到你的。」凜雪鴉滿面笑容地又一次阻止了殤不患還未出口的吐槽,「這次我有出力了喔!」

「……算了,姑且聽你的吧。所以呢?真的有把力量轉移給別人的術法?」

「當然有囉!你聽說過交合渡氣嗎?」

「是有聽過,不過實際是怎樣的……我不太清楚。」

就在殤不患還在思索這個似曾聽聞的運功方式之時,忽然驚覺他跟凜雪鴉之間的距離變成了零。

「喂!你靠那麼近幹什麼?!」

「你離我那麼遠,要怎麼把氣渡給你?」

「啊?這就開始了?!你……喂!你幹嘛脫我衣服啊?!」

「……你穿的還真多。」

「等等等!就說叫你等一下啊!!!」

殤不患急忙要制止凜雪鴉的動作,然而就在一來一往的拉扯之間,彼此雙雙倒到了床上。

凜雪鴉看著壓在自己身上,表情明顯不悅的殤不患,很乾脆地放開了抓住他衣裳的雙手。

「……算了,這樣也可以。」

「啊?」殤不患低頭一看……唔,自己的衣服被扒得亂成一團,反倒是凜雪鴉的衣著整整齊齊,不由輕輕嘖了一聲。

「你穿的這到底是什麼玩意?!」

「喔,這個啊~」凜雪鴉微微一笑,握住胸前醒目的紅色,稍微將它下拉了一些,「叫做拉鍊,很方便的喔!」

幾乎是在凜雪鴉鬆手的同時,殤不患很快地握住那支紅色拉鍊,然後,一拉到底。

凜雪鴉瞪大了雙眼。

看著身下的人衣衫大開,露出白皙的胸膛,殤不患終於勾起唇角。

「確實,滿方便的。」

「唔~你啊……意外還挺流氓的?」

「……是誰先煽動我的啊?!」

殤不患有些賭氣似的一不做二不休,乾脆將手伸進了身下人敞開的衣裳之內。

「……啊!」

「別、別發出那麼奇怪的聲音啦!」

「還不是因為你一上來就襲胸……」

「……咳!總之……我們現在是要……渡氣,不是要做……行嗎?」

「是是~」可本質上這兩件事是一樣的……這話凜雪鴉機智的沒有說出口。

「其實你……在緊張吧?」

「……真是的,唯獨不想被你看出來呢~」

殤不患的表情很認真,雙手的動作與其說是撫弄倒更像是在按摩,凜雪鴉也順勢地放鬆了身子。

「……我沒事的,你繼續吧。」

「呃……怎麼……繼續?」

一瞬間凜雪鴉似笑非笑的神情讓殤不患看的有點頭大,可他很快地從床頭扔了一個小瓶子過來。

「傷藥,先用這個將就吧。」

「哎?!等等,這是做什麼用的……你能說清楚點嗎?」

「……真是的~」凜雪鴉稍稍將殤不患推開了些許,褪去自己的褲子。

「先說好,我可不會示範第二次唷!」

殤不患呆呆地看著凜雪鴉屈膝,雙手將修長的雙腿分開,突然轟地臉紅了。

……好吧,看來這次的誤上賊船,玩大了。

 

「唔嗯……」

每當從凜雪鴉口中洩出些許氣音的時候,殤不患便覺得自己身為武人的定力又跟著減少了幾分。

這傢伙……真是意外的……很會煽動人啊!

「喂……你……」

「……已經可以了。」

「啊?真……真的要繼續嗎?」

「都到這個地步了還在說什麼呢!」凜雪鴉的眼睛微微瞇起,讓殤不患難得地感受到了一絲危險的氣息,「你要是敢丟下我這個樣子跑掉的話,我就……」

「咳!沒、沒有啦!我就是問問!」

殤不患抽出埋在凜雪鴉體內的手指,整個人覆了上去。

「那我,進去了。」

「嗯……!」

一瞬間感受到的,陌生的一切,宛如探索未知的領域一般。

殤不患的動作顯得小心翼翼。

反而是凜雪鴉先平順了呼吸。

「你呀……再進來一點。」

「哎?!這、這樣好嗎?!不會弄痛你嗎?!」

看他這個樣子,凜雪鴉乾脆用行動代替回答。

他攬上殤不患的脖頸,雙腿也纏上了腰間。

殤不患頓時呼吸一窒--被這番動作牽引,方才經過充分潤滑的地方……很順利地就滑進了深處。

「啊……!」

「你……!真是的,這麼愛逞強……」

「啊……都說……我沒事……啊……」

「知道了~那我,就保持這樣囉?」

「什麼……嘛……你就……動啦……啊!」

殤不患最終選擇了淺淺的律動,凜雪鴉閉著雙眼像是在忍耐些什麼。

然而吸引了他的注意的,是凜雪鴉身下微微發出光芒的法陣。

柔和的光芒籠罩在兩人的周圍。

殤不患也察覺到了有某種力量逐漸滲透到他的身體之內。

看來這次……沒被誆騙啊……

「……說真的,你現在這樣,比平常可愛多了。」

「什麼呀?」

「呵~我是說我不討厭你這個樣子啦!」

殤不患微笑著俯下身,親吻了凜雪鴉的眼睛。

「……!!」一瞬間心頭揪了一下,凜雪鴉將殤不患摟得更緊。

「哎?你還好吧?」

「……我說啊~要親的話就親嘴啊!」

「……我們不是那種關係吧?!」

「你還是這麼不解風情呢~」凜雪鴉勾起笑容,但那笑容卻讓殤不患有了滿滿的危機感。

「喂喂?!鬼鳥你突然怎麼了啊?!等……!不要突然夾緊啦!哇啊--」

 

當凜雪鴉悠悠醒轉的時候,外頭的天色仍是暗的。

然而殤不患早已整裝完畢,甚至佩好了劍。

「……你現在就要去?」

「還是早解決的好,不然豈不是辜負你的好意了?」殤不患意味深長的看了凜雪鴉一眼,「你就在這裡等著吧!天亮前就能結束……我不會輸給他的。」

「嗯,我相信你喔。」

那個時候的殤不患全神貫注在即將到來的戰鬥上,而絲毫沒有想過--

此後他的命運,將註定和凜雪鴉緊緊地,綁到一塊。

 

The End

 

後記:

看完台語版第五集的預告以後,整個人又不好了!

殤叔跟雪鴉半夜談心啊!還是那個謎之吃醋調!!!之後殤叔就跑去跟殺無生單挑了!!!

姑且不管是殤叔自願還是又被雪鴉坑了一回……總之這倆感情線妥妥的_(:3」∠ )_

所以即使週五會被打臉我也覺得在這裡插個補魔段什麼的完全沒有問題啊!(毆飛)

諏鳥合唱的〈抱きよせてTONIGHT來看滋味應該更牙敗!

縱使第一次的殤叔是被雪鴉給拐上床的,可日後當殤叔發現他可以在床上討回平時被嘴炮被坑的仇以後就……嘿嘿嘿~

我覺得已經可以看見雪鴉被殤叔做到下不了床的未來了σ ゚ ゚) ゚゚)σ

最後爆料一下霹靂手遊的戰力劇透:蔑天骸>殤不患>凜雪鴉>殺無生>其他人

不負責任猜測殺無生可能是曾經敗在雪鴉手下求死不得才這麼恨他www

可惜雪鴉是不出手派……所以這個爛攤子只能靠老公來解決了www

评论(19)
热度(49)

© 腐若化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