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若化羽

若跳坑,則產文;離了坑,即休更
然而碼文速度不保證(喂

【東離/殤凜】都是迷香惹的禍

殤凜啪啪啪第二彈,腦洞詳見上一篇

依舊是不走外連的風格~週更肉到底是什麼巫術啦!www


【東離/殤凜】都是迷香惹的禍

--想要知道的話~就到我的房間來吧!

在好奇心的驅使下,殤不患乖乖地跟著凜雪鴉進了房間。

「所以?那個非我不可的事情到底是什麼?」

「嘛~在討論正事之前,我想我們有一點小小的問題需要先解決。」

結果又賣關子了啊……殤不患有點頭疼,實在是不該相信這人會這麼簡單就說出來的。

「為什麼要單獨去找無生?」出乎意料的是,凜雪鴉的神情異常認真。

「呃……難道你在擔心我?」殤不患覺得胸口像是有什麼東西堵住似的,說不清是感動還是別的情緒,可他還沒想好該怎麼回答,便注意到了身體的異樣。

……使不上力?而且,頭腦昏昏沉沉的……彷彿還有一股熱流逐漸往下腹集中……

「唔……你做了什……啊!該不會是剛才的迷香吧?!」

「嗯~發作的時間比我預想的要慢呢。」凜雪鴉輕輕一笑,「你別生氣唷!這是我對無生一點小小的報復啦~想必他現在挺辛苦的吧!」

「你這傢伙……」

「不過呢~單刀赴會的殤大俠真的只是湊巧被波及的而已唷!所以在下會對你負起責任的。」

凜雪鴉這麼說完,便將殤不患推到床沿,坐下。

「喂喂!你要幹什麼?!」

褲子被扒開的殤不患慌張了起來,尤其是看到自己雙腿中間昂然挺立的時候……可惜雙手使不上力的他,連推開凜雪鴉都辦不到,只能眼睜睜看著對方輕啟雙唇,將前端含入。

腦中轟的一聲有什麼炸開了……殤不患忍不住心想,啊~沒想到……會有用這種方式堵住這傢伙的嘴……的一天哪!

不過現在,他寧願凜雪鴉停下動作像平常那樣對他話嘮,也不想讓注意力停留在溫軟的唇舌觸感上。

殤不患試著移動雙手,這次,他成功了。

然而腦中一片混沌的他,緊緊扣住了凜雪鴉的後腦勺,強硬地逼對方吞得更深。

「唔唔……?!」

沒預料到這個情況的凜雪鴉有些措手不及,但卻沒有反抗,很快便調適過來。

當殤不患終於覺得放鬆了的那一刻,回過神來第一個看到的,便是跪坐在自己面前,一臉哀怨的凜雪鴉。

「…………呃…………你該不會…………吞了吧?!」

凜雪鴉似嗔似怒地瞟了一眼,不願回答。

「哇啊啊!!!對、對不起!!!總之你先吐出來!!!」

「……來不及了啦!」凜雪鴉制止了殤不患手忙腳亂尋找紙巾的行為,緩緩地站起,「沒想到你這麼快就能恢復行動,看來你的體質跟常人不同呢!這是踏足鬼歿之地的影響嗎?」

殤不患這次徹底僵住了。

「……你到底是從哪裡開始聽的?」

「秘密~」

「能讓我跟那傢伙都察覺不到,莫非你……」是個深藏不露的高手?殤不患還沒有問出口,便發現自己的身體又開始不受控制地燥熱。

瞄了一眼再度精神起來的某個部位後,殤不患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你剛才說過,會負起責任的是吧?這話還算數嗎?」

「當然,剛剛那個……只是我對英勇的殤大俠一點小小的服務罷了。」

凜雪鴉像是恢復了好心情似的微微一笑,開始脫去身上的衣物。

「嘛~不過我還是先說一下,好歹也跟人約了中午上路的……」

「你想說什麼?」殤不患不耐煩地打斷,他的呼吸已經漸漸粗重。

「所以等會,請務必~溫柔一點喔!」

 

果然對被迷香所惑的人,做什麼口頭約定都是沒用的呢。

凜雪鴉緊緊抓住床單的時候,忍不住這麼想著。

身後的某人已經完全依循本能在衝撞,該說……體力居然這麼好真是出乎意料……

「啊……你……實在不該……嗯……讓無生……啊……對你……感……興趣的……」

「我才沒做什麼……是那傢伙……擅自……」

「……明明……啊……看著我……嗚啊……就好……了說……」

「什麼意思?」

「所以……快點……啊……喜歡上……嗯……」

凜雪鴉這句話沒頭沒尾,還輕得近乎呢喃,完全不解其意的殤不患終於忍不住了。

「在這種狀態下還跟你說這麼多話是我的錯。」殤不患傾身扣住凜雪鴉的腰,手也強硬地握住要害,凜雪鴉的身體微微顫抖了一下。

「接下來,你只要專心叫就可以了。」

 

久違的頭暈腦脹感,宛如宿醉一般。

殤不患只得起身找水,這才發現他不是待在自己的房間。

「……啊!想起來了!我是來問鬼鳥……」殤不患快步走到床邊,「喂喂!給我醒醒啊!你還沒有告訴我答案呢!」

然而凜雪鴉睡得很沉,完全沒有回應。

「……算了,這傢伙的睡顏,怎麼也無法想像是遭人怨恨的惡徒啊……」

反正還有時間。

鬼鳥若真的不願說也無妨,到七罪塔之前,自己還有時間,能夠好好地摸索、看透他這個人。

殤不患在心裡默默地下了決定。

既然這傢伙會護著自己周全,那麼做為回禮,自己也會一路保護他的。

直到明白他真正的目的為止。

 

The End

 

後記:

明明上個月才說不寫七夕賀文,結果我謎之趕上了七夕……

恭喜殤叔達成了用又硬又大的東西堵住雪鴉嘴的成就!(毆飛)

看了東離見面會的視頻,發現幾個亮點:

一是雪鴉講話依舊是愉悅調~看來之前有人腦洞的魂跟身不同人應該不會發生了www

二是殤叔表示雖然被你坑過很多回,但我就再信你一次……根本口嫌體正直的寵好嗎?!

三是殤叔叫了雪鴉的名字……都第五集了雪鴉仍然使用假名中,所以忍不住腦洞了……

如果殤叔是雪鴉唯一信任願意託付真名的存在,這樣也很萌啊!_(:3」∠ )_

突然想到,這篇如果跟補魔算是同一個時空的話,表示他倆這晚上就做了兩回?!

殤叔我看好你!!!XDDD(不)

评论(15)
热度(61)

© 腐若化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