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若化羽

若跳坑,則產文;離了坑,即休更
然而碼文速度不保證(喂

【東離/殤凜】今天的東離江湖也是一樣和平呢(三)

網遊設定,惡搞與OOC預警

會去夜襲的才是真.女主角!!!

傳送門:十一十二


第三話 七罪塔副本,開團!

即使對方沒有明說,大概也能猜到,會幹出這種事的傢伙是誰。

殤不患幾乎是不抱希望地問了:「你說的熟人是……?」

「當然是我啦!你也想不到其他人了吧?」

聽到身後傳來熟悉的愉悅語調,殤不患這才驚覺,其實距離他們分開也不過就半天時間而已。

果不其然,鬼鳥帶著丹翡跟上來了。

「一段時間沒見了呢,現在該怎麼稱呼啊?」

「叫我鬼鳥就好了喔~」

「了解,指揮還是像之前一樣拜託你了。」

殤不患這下子聽明白了,這位弓手的第一高手,原來是被鬼鳥找來一起推副本的啊!

「多謝啦!話說你身後的那位少俠是?」

「他是最近跟我結拜的義弟,叫做捲殘雲,想著應該能幫上忙就帶他一起過來了。」

「大~家好~我的職業是槍兵,請多多指教啊!」

「我叫做丹翡,職業是護印師,請大家多多關照。」

「護印師?!當初那個只開放一百個名額的超限量職業?!」捲殘雲整個人誇張地向後彈了一下,「而且還是這麼可愛的女孩子!哇啊我真是來對了!給搭訕嗎?」

「……啊?」丹翡似乎相當不習慣捲殘雲的說話方式,害羞地用寬大的長袖遮住了半邊臉。

「別在意,他一向都這樣。」銳眼穿楊出來打了圓場,「我是銳眼穿楊,叫我狩雲霄也可以。」

「能夠和排行榜上的第一高手組隊,是丹翡的榮幸。」

「好啦,這樣大家就互相認識了呢,我們先組隊吧。」鬼鳥輕輕一笑,開始操作隊伍介面。

系統提示:玩家 鬼鳥 向你提出了組隊邀請,是否接受?

殤不患無視了這條訊息,聽這群準備組團闖關的人哈啦了半天,他早就沉不住氣了。

「喂喂!你們別擅自在那裡聊得這麼起勁啊!先給我解釋一下好嗎?!」

「你應該也發現了吧?被玄鬼宗小兵盯上的事。」鬼鳥回答了殤不患的問題,「這正是新開的七罪塔副本的設定,只要砍死過玄鬼宗系列的任一隻怪,就會被視為承接任務,除非副本通關,不然走到哪裡都會被他們主動攻擊喔~」

居然還有這麼麻煩的任務……殤不患嘆了口氣。

「換言之只要副本通關就可以了吧?」

「是啊,我們接下來要前往副本的所在地魔脊山,你就入隊跟我們一起去打嘛!」

「不好意思哪!我是單刷派的,就不跟你們一道了,再會!」

正當殤不患瀟灑地頭也不回快步向前走的時候,鬼鳥輕輕咳了一聲。

「呃、孤高的殤不患大俠~其實在下有件難以啟齒的事情不知道該不該說……」

「又怎麼了啦!」

「魔脊山在那邊喔!」

看到鬼鳥笑咪咪地指著與自己所走的是完全相反的方向,殤不患真恨不得挖個洞把自己埋起來。

「啊哈哈哈哈哈~我第一次看到有人出門不開地圖導航的啦!」捲殘雲笑得實在有點缺德。

「原來是個路痴啊,怪不得你會要我盯著他。」狩雲霄發出的謎之感嘆讓殤不患完全沒法回答。

系統提示:玩家 鬼鳥 向你提出了組隊邀請,是否接受?

這次殤不患乖乖地按下了是。

系統提示:你加入了玩家 鬼鳥 的隊伍

「嗚喔!你居然也是等級封頂的玩家耶!那怎麼還路痴成這樣啊?!」

殤不患完全不想搭理捲殘雲,自顧自地向鬼鳥指的方向走了。

「……有種你們就別跟著我啦!」

「不不~正好相反吧!為了避免你迷路到奇怪的地方去,你最好跟著我們走啦!」

殤不患嘆了口氣,看來這下子,這趟旅程會變得十分熱鬧了。

 

最後,一行人還是共同找了間客棧住宿。

餓了一天的殤不患忙著對整桌的菜餚大快朵頤,然而鬼鳥只吃了一點點便開始了副本解說。

「玄鬼宗的根據地七罪塔,所在的魔脊山位於人界與魔界的交接之處,作為最新開放的地圖,這裡的怪等級都很高;而玄鬼宗的首領名叫蔑天骸,稱號森羅枯骨,據說等級超過90級,即使是封頂的玩家也不見得能夠輕鬆戰勝呢。」鬼鳥停頓了一會,繼續說道,「先不提七罪塔的內部如何,光是魔脊山就設下了三道麻煩的關卡。第一關亡者之谷,這裡的怪全部都是不死系的殭屍,所以我們還得要找個死靈法師入隊才行。」

「死靈法師嗎?你應該有人選了吧。」狩雲霄與鬼鳥對看一眼,鬼鳥輕輕頷首。

「算是吧,這部分先不用擔心了,接著來說第二關傀儡之谷,這裡的守關BOSS是個巨大的機關石人,如果不攻擊它的動力源是沒法對它造成傷害的。」

「那個動力源應該不在可以輕易碰到的地方吧?」殤不患擔心地問。

「沒錯,據說那個動力源在後頸的位置,的確是沒辦法輕易攻擊到。」鬼鳥轉向狩雲霄,微微一笑,「但是用弓箭就不一樣囉!」

「哈哈~怪不得你要徵弓手,交給我吧!」

「第二關就交給狩兄大顯身手啦~最後的第三關是闇之迷宮,採用的是奇門遁甲式的佈陣,只要走錯路就會被傳送回入口……」

狩雲霄和捲殘雲不約而同地齊齊往殤不患的方向望了過來,殤不患只得輕咳一聲。

「……這關才是最麻煩的吧!有解法嗎?!」

「我有一位學了製作系技能的朋友,做出了能夠破解迷宮術法的寶物迴靈笛,已經跟他約好下週碰面了,所以不用擔心的。」

「……你知道得真多。」殤不患忍不住吐槽,「這個副本不是剛開還沒有玩家通關過嗎?你怎麼對攻略方法這麼清楚啊?!該不會是工讀生吧?」

「才~不~是~呢!」鬼鳥賭氣似地嘟起了嘴,「這是我在各大攻略網站、貼吧論壇潛水統整出來的成果好嗎?!我比較希望你能慰勞一下我的辛苦啦~」

「那麼……我們應該先去找鬼鳥先生說的那位死靈法師囉?」一直專心聽著的丹翡此時提出了問題。

「沒錯,其實我已經寄過飛鴿傳書給了值得信賴的死靈法師……可是她一直沒有回信哪!」

「……該不會是拉黑你了吧?」狩雲霄的表情像在忍笑。

「哇啊~如果是那樣的話就糟了啦!」明明是慌張的語調,可鬼鳥的神情看起來卻相當開心,「……幸好我知道她都在哪裡練功,不然我們去堵她吧?」

「也只能這樣了呢。」狩雲霄馬上同意,「地點是在?」

「夜魔叢林,離這裡不遠,明天早上就出發吧。」

「哎?!夜魔叢林……那可是80等的練功區啊!」捲殘雲好奇地問道,「所以隊長你要招攬的死靈法師是誰啊?!」

「是泣宵.刑亥啦~」

「泣宵?!那個死靈法師高手榜第一名的?!」捲殘雲這下完全佩服得五體投地,「真不愧是大哥的朋友!認識的都是高手啊!」

而一直聽著的殤不患則是疑惑更深了。

他忍不住又翻看了一次排行榜,確實如捲殘雲所說,泣宵是死靈法師的高手榜第一名。

可不論怎麼找,排行榜上都沒有鬼鳥的名字。

也就是說他跟自己一樣關閉了稱號。

一個能同時認識兩位高手榜頭名的,絕對不可能是名普通的玩家。

殤不患凝視著隊伍介面,鬼鳥、狩雲霄和自己顯示的等級都是90等封頂。

那麼……鬼鳥會是……排行榜上的哪一位呢?

 

叩叩--

「門沒鎖。」

殤不患正將修復好耐久度的武器重新裝備上,便聽到了敲門聲。

然而來人讓他瞪大了眼睛。

「……這種時間跑來,有什麼事嗎?」

「我是來解任務的。」鬼鳥笑咪咪地說著,毫不客氣地坐到了自己對面。

「解任務?」

「對啊,子時了嘛,任務列表剛剛刷新喔。」

呃……殤不患這才想起來,他接了一個很麻煩的『日行一善』任務。

「呼呼~你剛才的表情像是在嫌棄那個任務呢!」鬼鳥笑著指了指茶壺,「讓我來教你怎麼輕鬆又快速的解完它吧!先幫我倒杯茶。」

「啊?你怎麼不自己倒?」

「你幫我倒嘛!」

殤不患拗不過他,只好乖乖地替他斟滿了一杯。

系統提示:任務『日行一善』已完成,獲得聲望值獎勵1點

殤不患嚇得重重把茶壺砸回了桌上。

「這、這樣就完成了?!不用打怪???!!!」

「本來就沒有說一定要吧~」鬼鳥將那杯茶飲盡,「如何?是不是很簡單啊?以後咱們就互相幫助吧!」

「呃……好,你也接了這個任務?」

出乎意料地,鬼鳥一口否決了。

「我沒接,這個任務加的聲望值對我來說太少了,CP值不夠高啦!我想拜託你的是幫我解另一個任務。」

「嗯,你說。」

「那麼,你先躺到床上去。」

殤不患心裡警鈴大響,不知道為什麼,他本能的感覺到了危險!

「你你你你想幹嘛?!」

「嗯?我不會害你的啦~總之你先躺上去。」

殤不患猶豫了一會,終於還是相當警戒的,躺到了床上。

「再躺進去一點啦~」

殤不患只好往裡側移了一些。

鬼鳥露出了笑容,接著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跟著躺了上來。

「你……!你這是幹嘛?!」

系統提示:任務『節省住宿費』已完成,獲得金錢獎勵+500

殤不患傻眼了,趕緊翻開任務列表,找到了剛完成的這條任務。

任務名稱:節省住宿費

任務內容:覺得客棧住一晚的錢太貴嗎?只要跟人合住就可以只付一半的錢喔!雖然這樣客棧老闆不會高興的

「這是一個每日任務喔~」鬼鳥轉向了他這邊,看起來似乎相當滿足,「以後住客棧的時候,就拜託你啦!」

「……東離的任務為什麼都這麼亂七八糟的啊?!」殤不患有點無奈,「好啦你任務也完成了,可以回自己房間了吧……喂!鬼鳥?!」

萬萬沒想到的是,這個剛才還在和自己聊天的傢伙,居然已經睡著了。

這是傳說中的三秒入睡嗎?!

殤不患這下苦惱了……他躺的是床的內側,要下床的話勢必得先叫鬼鳥起來,可他睡得那麼熟的樣子……

……只能這樣將就一晚了嗎……

 

隔天一早,聚在客棧門口的眾人很快就發現了不對勁。

殤不患頂個黑眼圈打著呵欠,可是鬼鳥卻是一付精神飽滿容光煥發的模樣。

「你們倆這是怎麼了?」狩雲霄的目光在兩人臉上轉了幾圈之後忍不住問了。

「……沒事,昨晚沒睡好罷了。」

「喔,那個啊~因為我昨晚跟殤不患睡了啦!」

「……???!!!你、你胡說些什麼啊!!!」

殤不患正想叫鬼鳥不要說出那種會引人誤會的話,一回頭卻發現這群隊友的反應像炸了鍋。

「……原來你們倆是那種關係啊!」

喂喂獨眼的!不要這麼輕易相信好嗎?!

「隊長你……!所以這傢伙是你的男朋友?!」

怎麼變成男朋友了啦!!!

「那、那個……丹翡會祝福你們!」

祝福什麼啊這個大小姐的腦子沒問題嗎?!

「真是的~你們冷靜一點,我跟殤不患現在還不是那種關係啦~」鬼鳥像個沒事人似的……越描越黑。

現在還不是是什麼意思啊!!!殤不患簡直要崩潰了。

「鬼鳥你這傢伙,給我解釋清楚啊!那只是個任務不是嗎?!」

殤不患遭到隊友三名的目光關愛。

「好了啦你們別欺負他~的確是任務沒錯。每日任務『節省住宿費』,找個玩家同房就可以只付一半的錢啦~」

「哇靠!這麼好康的任務隊長你怎麼不早說啊?!」急忙翻了任務列表的捲殘雲整個人掛到了狩雲霄的肩上,「大哥我今晚跟你睡啊!」

「那個……丹翡也想解這個任務……」丹翡看了看四名男隊友,有點不知所措。

「不用擔心~我們今天要去找的死靈法師是名女玩家,妳可以跟她一起睡喔。」鬼鳥相當親切地替丹翡解決了問題。

……殤不患默默覺得,自己還是當作剛才什麼事都沒發生過好了。

 

夜魔叢林是一個殭屍遍佈的地方。

由於是高等練功區,放眼望去這裡根本沒有任何玩家存在。

「唉……死靈法師為什麼要打不死系的怪物啊!明明屬性不相剋啊?」

鬼鳥很快回答了捲殘雲的疑問:「死靈法師有一招『鎮魂曲』,能夠範圍暈怪並讓它們持續扣血。」

「那不就是坐著吸經驗嗎?!也太輕鬆了吧!」

丹翡看了看整片的怪物,突然提出了要求。

「那個……我的劍技有剋不死系怪物的,可以讓我在這裡練一下功嗎?」

「啊!我的技能都是範圍攻擊的,我陪妳一起練吧!」

捲殘雲很快地接過了話,狩雲霄和鬼鳥對望一眼之後都點了點頭。

「那好,你們兩位就在入口處練功吧,我們去找刑亥……記得不要太勉強喔。」

「好的。」

殤不患目送兩人離去,忍不住問道:「所以我們三個要繼續前進?」

「當然啦!都是封頂玩家,這種等級的怪沒什麼問題吧?」

彷彿贊同狩雲霄的話一般,鬼鳥對殤不患微微一笑。

「接下來就看你的囉~開路吧!」

 

下集待續

 

後記:

果然雪鴉一出手,就知有沒有!

只憑一個每日任務就把殤叔拐上床,還跳到黃河都洗不清了……簡直不能更機智!!!XD

關於殤叔沒睡好的詳細過程……有空的話我再開個番外寫吧www

稍微修改了一些不通順的字句

話說我一直在等大家吐槽雪鴉說在貼吧論壇潛水怎麼都沒人吐呢www

评论(6)
热度(17)

© 腐若化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