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若化羽

若跳坑,則產文;離了坑,即休更
然而碼文速度不保證(喂

【東離/殤凜】讓情人消氣的方法

殤凜啪啪啪第四彈,殤叔被氣走後雪鴉追去哄他的妄想

終於寫到野戰了!不過其實沒有什麼料所以不走外連你們懂的

玄鬼宗小兵表示:好像有聽到什麼聲音一定是我耳朵業障重啊(〃∀〃) 


【東離/殤凜】讓情人消氣的方法

「等等!不患~你要去哪裡啊!等等我!」

……還真的跟上來了啊……

殤不患輕輕嘆了口氣。

或許心裡還是有點慶幸的,幸好追過來的是鬼鳥,否則現在……可是一點也不想面對其他人啊。

「……為什麼要跟過來?」

「真是的~這還用說嗎?要是讓你一個人在這裡迷路就糟了啊!」

……咳!就算對東離再怎麼不熟,在目標近在眼前的情況下,方向感也不可能這麼差好嗎!

這樣的關心太多餘了!

殤不患賭氣地不願回頭。

「……我已經說過,不會再和他們一起走了啦!」

「可是……」

「雖然這樣說對你有點抱歉,不過你的那群朋友真的太過份了!」

「……我知道,惹你生氣了真的很對不起,他們只是……」

「行了,總之你回去吧!讓我一個人靜靜。」

殤不患說完便繼續前行,然而他也知道,鬼鳥一直默默地跟在後頭。

……這又何必呢……

「你要跟到什麼時候?快點回去吧。」

「不,我要跟著你。」

殤不患停下腳步轉回身去,鬼鳥的眼神相當堅定,完全沒有動搖。

結果先心軟的還是自己。

「……你明知道我並不想對你發火的。」

「沒有阻止他們的我也有錯……只要能讓你消氣,想要我做什麼都可以。」

認識至今,殤不患何曾聽過鬼鳥用這麼軟的語氣說話,真要一度以為是自己聽錯了。

「等……你是認真的嗎?!」

「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明明得到的答案如此肯定,殤不患卻覺得心頭有很多情緒翻湧上來。

如果是在最初發現自己被坑的那一瞬間聽到這樣的話,大概會狠狠地給他一拳。

如果是在大家的面前收到這樣的道歉,或許會隨口抱怨個幾句就了事。

可是在早已對這人動心的現在,又是只有兩個人獨處的情況……

那大概只剩下一種方法可以解決了。

所以在殤不患將鬼鳥推至岩壁,頂著對方訝異的目光之時,他不忘記好心地在情人耳邊提醒。

「這可是你說的,千萬別後悔啊。」

 

哎呀~雖然是自己提出的……可真的變成了這種情況,還真是放鬆不了啊!

凜雪鴉難得地全身緊繃。

即便周圍四下無人,也改變不了身處荒野的事實。

尤其是這種……雙腿騰空、每動一下都會被牽引著重重往下坐的姿勢……就各方面來說……刺激都太強了!

「……總覺得你比平常還要興奮呢,是我的錯覺嗎?」

「嗚……別說……啊……」

衣衫大開的胸前被輕輕啃咬著,凜雪鴉不禁將環在殤不患肩上的雙手收得更緊了些。

也許是聽到呻吟意外地比平常來得壓抑,殤不患稍微放緩了速度。

「抱歉,我沒想弄痛你的……」

「啊……別……道歉……啦!要是真……嗚……這麼想……的話……不如……輕點……啊!」

殤不患將凜雪鴉的腰扣得更緊。

「……我盡量吧。」

 

凜雪鴉將整個身子都靠在岩壁上輕輕喘息。

看著他這個樣子,饒是已經幫他穿戴整齊的殤不患,也不禁有些……心虛。

「呃……你還好吧?」

「……腰有點痠。」

「要我背你嗎?」

「……這種時候不是應該公主抱才對嗎?」

「啊?!」殤不患心頭才剛升起的罪惡感立刻消失無蹤,「你還高了我半個頭呢!長得這麼人高馬大的還要我抱著你走?!」

凜雪鴉聽罷委屈似的撇了撇嘴,殤不患只得無奈搖頭。

「算了,你在這裡等著,我去探索一下周圍。」

「你真的不打算回去和大家會合了?」

「……我原諒你,可不代表我原諒他們了。」

凜雪鴉只能苦笑道:「不通過闇之迷宮,那你打算怎麼上七罪塔?」

「……我記得你說過玄鬼宗的那些傢伙走的是空路。這裡離七罪塔已經很近了,說不定有機會遇到巡邏的嘍囉?」

「……你想要弄點動靜出來嗎?」

「嗯,但是你……不,別拿煙管出來!禁止放火!」

「這裡都是荒野,也沒什麼好燒的吧。」

凜雪鴉沉思了一會,突然心生一計,立刻裝作痛苦的樣子扶著腰。

「你沒事吧?!」如同預料,殤不患擔心地趕緊扶住他。

「……幫我按摩一下。」

然而就在殤不患的手剛撫上的那一瞬間,從凜雪鴉口中聽到了相當引人遐想的聲音。

「啊!」

殤不患整個人都僵住了。

「喂喂?!你這是做什麼?!」

「你別管,繼續。」

凜雪鴉橫了他一眼,殤不患只得無奈地繼續動作。

「嗚……不要……啊……那邊……呀啊!」

這簡直……!對才剛經歷完一輪情事的殤不患來說,這樣誘人的嗓音實在殺傷力有點大。

要不是凜雪鴉的表情相當冷靜,完全沒有像要勾引他的意思,殤不患懷疑自己很可能會因此枉顧周圍的動靜而再度……把持不住了。

當身後傳來輕微窸窸窣窣的聲響時,兩人瞬間交換了眼神,殤不患立刻運起身法朝向聲響的來源處飛去。

「呃啊-」還來不及搞清楚狀況的玄鬼宗小兵,就被手刀無情地打暈。

「呼~我們運氣還算不錯呢,真的遇上巡邏的了。」殤不患將那個倒楣的傢伙順手拎起,結果掉出了一樣眼熟的東西。

「那個是……他們用來呼喚魑翼的骨笛嗎?」

「哈哈~正好,這樣就不用通過闇之迷宮,也能前往七罪塔啦!」

殤不患開心地將骨笛撿起,然而回頭看向凜雪鴉的時候,忍不住遲疑了一下。

「不患?」

事到如今,去七罪塔的捷徑已然入手,他沒有必要再回到那群坑人的隊友身邊。

那就乾脆在此將人一併帶走吧。

殤不患回想之前遇到玄鬼宗的傢伙都是怎麼做的,將骨笛丟向空中。

然後緊緊摟住了凜雪鴉。

聞聲而來的魑翼抓住了殤不患伸出的手,將兩人一同帶上了天空。

「……啊!」凜雪鴉將雙手環到殤不患肩上,「真是的……我想都沒有想過,竟有和你在空中漫步的一天呢!」

「你不是說要跟著我的嗎?後悔了?」

「才不呢~只是就憑我們兩人進入七罪塔……往後的計策可得重想了。」

「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吧。」

「是啊~」凜雪鴉的笑容全然無懼,「不過跟你一起的話,就會覺得沒什麼好擔心的呢。」

「……真是的,別說了啦!」

為了掩飾害羞的殤不患,乾脆地吻上懷裡的人,強迫消音。

飛往七罪塔的路上,瀰漫在兩人之間的,是祥和的寧靜。

 

The End

 

後記:

就算會被敲暈被撿屍也好,請務必讓我客串玄鬼宗小兵!我要聽現場的!!!(毆飛)

本來是想要寫騎乘的,結果靈感擅自換成了更耗力的姿勢……你們這樣推塔真的沒問題嗎www

想當年看到新絕參的摟腰御劍飛行,覺得這畫面真是美哭!沒想到多年後我竟也寫出了這幕(倒)

魑翼表示:今天載的客人好像有點重???

至於雪鴉想要的公主抱,我會在東離江湖篇成全他,所以這裡就不寫了(笑)

關於看完第九集預告的感想~那四人居然跳反得比我想的還快!無生flag已立,雪鴉你快點脫身去救老公吧!QQ

评论(11)
热度(33)

© 腐若化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