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若化羽

若跳坑,則產文;離了坑,即休更
然而碼文速度不保證(喂

【東離/殤凜】今天的東離江湖也是一樣和平呢(五)

網遊設定,惡搞與OOC預警

本回的槽點多到滿出來,請小心食用www

小鳥抖S女王上線,另有偽.雪鴉詩號注意(<ゝω・)☆ 

傳送門:十一十二


第五話 來自PK狂魔的爆料

今晚飯桌之上的氣氛,明顯比之前幾天都要來得沉重。

「那個男人名叫殺無生,是以『鳴鳳決殺』這個稱號,稱霸劍士榜的第一高手。」所有人都沉默地聽著鬼鳥繼續說下去,「據說從開服以來,他就不曾掉到第二名過……所以得到了系統獎勵的技能『二刀流』,是全服唯一能夠使用雙劍的玩家,實力相當堅強啊。」

「這樣的高手居然是個PK狂……」殤不患若有所思的看著鬼鳥,「我比較好奇的是,你是怎麼惹上他的?」

「啊哈哈一言難盡啊~」鬼鳥可疑地用乾笑帶過。

「哼,看也知道,這傢伙得罪的人還會少嗎?」刑亥辛辣的言詞意外地沒有引起反駁,於是她繼續質問了,「剛才幹嘛要選擇撤退?以現在隊伍的陣容,群P他還是有勝算的吧!」

「確實是呢,但也不能保證沒有損傷。」鬼鳥坦承了自己的顧慮,「畢竟死亡懲罰可是很重的,在這種情況下不管是掉級還是噴裝,都是戰力上的一大損失啊!」

「的確以大哥和隊長的等級,這樣的損失太大了……」捲殘雲接過了話,一付鬥志高昂的模樣,「可我只有78級啊!就算掉級也不要緊~如果可以拼上我一條命給他最後一擊的話……我的聲望值就能夠解鎖稱號了!這樣就能知道自己在排行榜上的排名啦!」

「你打算隻身對決殺無生?」

鬼鳥似乎對這個提案有些意外,殤不患則是聽得緊張了起來。

「喂,開什麼玩笑啊!那可是排行榜上的第一高手!封頂玩家!你以為你會有勝算嗎?!」

「不試試看怎麼知道啊?」

「啊~不然這樣吧!」刑亥拍了一下手,雙眼放光地說出了極為恐怖的話,「我有一招『屍爆術』,能夠把死人的血液變成硫酸自爆喔!我就先對你施放好,然後你直接跟他同歸於盡吧!」

「我、我才不要咧!男子漢要憑實力啊實力!」

鬼鳥一臉無奈地打斷兩人的對話。

「……先讓我插個嘴,無生是重課玩家喔!就算僥倖得勝好了,也不一定就會噴出迴靈笛……」

「紅名玩家的死亡懲罰不是一般人的兩倍嗎?若能拿到他身上的裝備更好!這樣不就有談判的籌碼了?」

眼看著似乎要朝向PK奪取的方式定案了,殤不患的心情越來越沉重。

一直保持沉默的丹翡居然也在此時表示了贊同。

「丹翡也不是封頂的等級……若是真的只能硬搶的話,那我願意助捲先生一臂之力。」

「嗚哇真的嗎?!丹翡妹妹要幫我!好高興啊~」

這下殤不患再也聽不下去了,正打算說些什麼的時候,鬼鳥卻先一步制止了捲殘雲。

「這個話題就到此為止,我希望能有點思考的時間……若是沒有更好的辦法再說。大家先去休息吧,總之挑戰的事情就等到明早再議。」

眾人紛紛起身離去,最後,只餘下殤不患坐在鬼鳥的正對面。

「……講真的,你有什麼好法子嗎?」

「恐怕很難,畢竟無生就是一個PK狂啊……」鬼鳥這次倒是誠實的承認了,「估計除了動手以外的選擇,他都不會答應的。」

「原來如此,那的確是別無他法了。」殤不患終於下定決心,握緊了佩劍起身。

「等等,不患,難道你……?!」

「你如果信任我,就在這裡,等我回來。」說完這句話,殤不患便頭也不回地離開。

 

桂花園距離他們下榻的客棧,不過兩個街口。

但是殤不患走得很慢。

沒想到自己的東離之行,能夠這麼快就遇到這些排行榜上的高手們……

雖然鳴鳳決殺跟自己預想的差別有點大,可這一切,說不定也是托了鬼鳥的福呢。

現在他由衷感謝這個遊戲的稱號系統……幸虧這裡沒有人知道自己就是西幽劍士榜的第一高手「刃無鋒」,否則「東離VS西幽!第一劍士的世紀對決」估計就要成為明天貼吧論壇的頭條了。

殺無生正悠閒地坐在酒樓露天的座位,對月獨飲。

「果然哪!如果有人敢來的話,我也猜會是你呢。」

殤不患在他對面的空位坐下,看似不經意地側過了身,翹起腿來。

「我的隊友說明天早上要來圍毆你喔!」

「啊哈哈~那可真是求之不得!我一向很喜歡跟高手對決的,反正結果都只有一種。」

「……你就這麼喜歡PK?」

「怎麼,你沒聽過關於我的傳聞嗎?」

「不好意思哪,我才剛來到這裡,對你的事情我完全不清楚。」

「剛來?」殺無生狐疑地打量了殤不患幾眼,「你看起來不像新手。」

「……我是從別的大陸過來的。」

「別的大陸?!」這下殺無生真的被挑起興趣了,「是哪一個?說來聽聽。」

「西幽。」

「……你在開玩笑吧?這怎麼可能!你是怎麼通過鬼歿之地的?!」

「就用雙腳走過來的啊。」

「哼,你以為這種瘋話我會信嗎?」

「我也沒有要你相信。」殤不患冷淡地掃了他一眼,迴靈笛就這麼大剌剌地放在桌上。

這傢伙……敢情還真是來引人上鈎的啊……

「不提我的事了,我來是要跟你商量,關於你手上的迴靈笛。」殤不患指著桌上的笛子說道,「我不知道你跟鬼鳥之間有什麼恩怨,總之你倆可以私下解決嗎?這笛子可不是給你尋仇用的啊。」

讓殤不患意外的是,最先引起殺無生反應的,竟是鬼鳥的名字。

「鬼鳥?原來那小子又改名了!我還以為他把我拉黑了!」

「……」殤不患無言了,這樣一想突然覺得鬼鳥的心胸說不定意外寬廣?一般人根本不會特地去課金改名,而是直接拉黑了事吧!

「算了,看你什麼都不清楚的樣子,我就大發慈悲地告訴你。」殺無生灌下一口酒,開始侃侃而談,「我在這遊戲裡是經營殺人生意的!簡單地說,只要出得起錢,不論對象是怪物還是玩家,我都殺!」

……原來這傢伙的PK狂魔屬性是這樣養成的啊!

「而我又是排行榜第一名,實力是掛保證的好嗎?!就只有那小子……至今只有他一人,是成功從我手下逃脫的!為了我的招牌著想,你說我能夠放過他嗎?!」

「這……」殤不患繼續無言,果然是各人有各人的難處啊,不過……

「能夠從第一高手的你手下逃脫……鬼鳥出乎意料地不簡單啊!可是排行榜上好像沒看到他的名字?」

「哼,你聽說過『掠風竊塵』嗎?」

「……我對東離的事不熟啦!」

「那小子是,名人榜第一名。」

「名人榜?那個聲望值任務的?」

「沒錯,而且是妥妥的第一名,他的聲望值整整高出第二名一個位數。」

不會吧?!殤不患驚訝得立刻翻看了排行榜,正如殺無生所說,第一名掠風竊塵的聲望值,硬是比第二名還要多出了一個位數。

「個十百千……十萬?!他是怎麼解的啊?!聲望值任務有必要解這麼多嗎?!一般人只會解到兩千解鎖稱號而已吧!」

「聽說聲望值越高,跟NPC交易的折扣似乎越多的樣子。」殺無生又喝了一杯酒,冷冷地道,「誰知道呢!反正網遊魔人多。」

……你自己好像也算是個怪人啊……殤不患默默地心想。

「也說不定那小子就是因為上不了高手榜,所以才全力衝名人榜的呢!」殺無生此時的語調是幸災樂禍的,「活該,誰叫他的技能樹要點歪!」

殤不患想起鬼鳥的製杖技能……在心裡同意了這番說詞。

「總之,那小子在東離也算是個名人,事實上,還流傳了一首關於他的詩。」殺無生清清喉嚨,表情相當認真地唸了,「『名人榜首,掠風竊塵,嘴砲無敵,最會坑人!』說的就是那小子!」

「…………這詩…………該不會是你做的吧?」

「是啊,有什麼問題嗎?這只是上聯,我還做了下聯呢!」殺無生一臉得意地繼續唸了下去,「『仇敵無數,都想殺他,誰能得手?鳴鳳決殺!』」

「…………你的語文老師會哭的…………」

「為啥?雖然我是數學比較好沒錯啦。」

……這尼瑪我該從哪裡吐槽啊!!!

殤不患萬萬沒有想到,自己原是抱著決心來找他單挑的,卻莫名其妙地得到了一堆關於鬼鳥的情報……而且這個傢伙,為什麼會這麼多話啊!!!該不會是因為紅名玩家太惡名昭彰的關係所以沒朋友,好不容易有人願意跟他說話了就纏著自己說個不停吧?!

「呃……我們……回到正題。」殤不患擦掉額邊的汗,故作沒事地道,「我大概……知道你跟鬼鳥之間的恩怨了……不過這跟迴靈笛……聽起來好像沒有關係啊?」

「大有關係!」殺無生生氣地反駁道,「因為這支笛子是那小子想要的東西!只要笛子在我手裡,他就不得不來找我!這樣我看他還能逃到哪裡去!」

「……如果鬼鳥不打算來,你就這麼霸佔笛子了?」

殺無生淡淡地掃了殤不患一眼,意有所指地道:「不然你來代替他也可以,只要PK贏我,笛子就給你。」

……終於!說到重點了!殤不患長長吐出一口氣。

本來是沒有想要介入他們之間的私人恩怨的。

不過能跟高手過招,也算是自己的心願。

兩人非常有默契地同時起身拔劍。

「最後問你一個問題,我們隊伍裡都是名人……為什麼你會覺得由我來也可以?」

「哼,簡單!因為你一看就是那小子會喜歡的類型。」

……什麼???!!!殤不患忽然覺得自己彷彿聽到了比剛才聊的所有八卦都要來得更加震驚的事情。

「喂?!什麼意思啊!你給我說清……」

「殺你跟殺他是一樣的,看劍!!!」

看來是沒辦法再套話了,殤不患握緊手中劍,緊盯著殺無生的一舉一動。

系統提示:有玩家對你使用了幻術『錯視幻影』,將暫時失去視覺五秒鐘

……什!居然挑在這種時候!殤不患差點要哀號了……不是要他在客棧裡等著的嗎?!

「無生~~~你居然大半夜的勾引我男朋友!節操何在啊?!」

……喂喂喂誰是你男朋友啊!!!

恢復視覺以後,殤不患第一眼看到的便是,鬼鳥擋在了自己身前。

「可惡!你又……」殺無生揉著雙眼,不甘心地道,「你剛才開了PK對吧?一定開了吧?!」

「不,我沒開。」然而鬼鳥依舊是輕輕鬆鬆地予以否認。

「難道你不想為你男朋友報仇嗎?!」

喂喂喂報什麼仇啊!我還沒死好嗎?!

「你以為我會這樣讓你稱心如意嗎?」鬼鳥冷冷一笑,完全佔據了對話的上風。

「可惡!究竟要怎麼樣你才肯開PK……對了!你忘了迴靈笛還在我手上了嗎?!」

「啊~那個啊……你那麼想要的話,就送你好了。」殤不患發誓,他絕對在鬼鳥的眼神裡看到了滿滿的得意與算計,「反正我有點製作系的技能呢,要再做一支也不是不可以啊~」

「不!!!那樣我不就做白工了嗎?!重、重新做一支是很麻煩的不是嗎?跟我PK比較快啊!」

「嗯?我不這麼認為耶~」

殺無生頓時變得氣場全失,近乎絕望地妥協了:「只要你跟我PK,要我做什麼都可以啊!!!」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正好我們隊伍還差一個輸出呢!只要你跟我們一起去打七罪塔副本,通關之後,我就跟你PK,如何?」

「成交!就這麼說定了!!!」

系統提示:玩家 鳴鳳決殺 加入了隊伍

殤不患徹底懵了,這是個……什麼發展啊?!

或許是時間已近子夜,大家全都睡了的緣故吧,隊伍頻道意外地沒有絲毫動靜。

「那麼明天午時,在碼頭集合唷!」

鬼鳥說完便輕輕拉了一下殤不患的衣袖,殤不患只好收起劍,默默地跟上。

 

兩人一路無話,直到住宿的客棧映入眼簾,殤不患才終於開口。

「我明明要你等我的……你又何必淌這渾水?」

「難道你以為我會忍心看你受到死亡懲罰?」

「……也不一定就是我會輸吧!」

「喔呀?原來殤大俠很有自信呢!即使對手是鳴鳳決殺也能獲勝?」

再這樣下去,也許自己的身份會被套出來也說不定……殤不患只好轉移話題。

「……我看你跟他的關係似乎也沒我想的那麼壞啊!」

「啊~那個啊……大概是因為……沒有人敢那樣跟無生說話的關係吧!」鬼鳥歪著頭想了一下,「就某種程度來說,算是……談得來?」

不,那不叫做談得來,殤不患非常確定,那是某人單方面被耍得團團轉好嗎!

「你可不要誤會喔!我只是因為認識某個無藥可救的抖M,所以才懂得該怎麼對付這種人啦!除此之外沒有什麼特別的關係……我的身心都是屬於你的喔~」

鬼鳥愉悅的語調聽得殤不患頭痛了起來,他現在只想把這些亂七八糟的事全部拋到一邊趕緊睡覺去。

「……算了,我累了……你今晚還過來嗎?」

「那是當然的啊~沒有你在身邊我睡不著嘛!」

……無力吐槽,殤不患等鬼鳥進門後直接將門關上落鎖。

鬼鳥張開了雙臂,笑容可掬地道:「幫我寬衣吧~」

殤不患替他把披風一脫,在接收到任務完成的系統提示後立刻躺上了床。

「哎?!怎麼只有脫披風啊?!」

「我說我累了,剩下的你自己折騰,晚安!」

殤不患閉上眼睛,可接下來他卻感覺到,鬼鳥坐上了床沿,遲遲沒有躺下。

「你在做什麼?」殤不患好奇地睜開眼睛,只看到鬼鳥不停地在操作介面。

「差點要忘記了……我得先解除無生的黑名單狀態啊!」

「……原來你真的拉黑他了啊!!!」

「嗯?這個嘛……」鬼鳥回過頭,將食指抵在唇邊俏皮地一笑,「要對無生保密喔!」

 

下集待續

 

後記:

殺無生,劍士榜第一高手,惡名昭彰的PK狂魔,弱點是沒朋友……

你這麼容易就被殤叔套話好嗎!又這麼輕易就被雪鴉給S了真的可以嗎!

……可我個人覺得,如此殘念的無生簡直……萌、爆、了!XDDD(毆飛)

看完第九集以後再回來寫這個會不會太愉悅了?幸好這篇是網遊設定,即使掛了也不會便當的www

有沒有人跟我一樣覺得雪鴉點歪的技能不是製杖,根本就是嘴砲跟撩漢啊!www

评论(18)
热度(29)

© 腐若化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