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若化羽

若跳坑,則產文;離了坑,即休更
然而碼文速度不保證(喂

【東離/殤凜】今天的東離江湖也是一樣和平呢(六)

網遊設定,惡搞與OOC預警

這篇快要改名為:今天的殤凜也是一樣愉♂悅了!逆求婚加船震注意報www

傳送門:十一十二


第六話 搖擺不定的心

早上被聊天頻道的提示音吵醒時,殤不患便知道自己擔心的事情……終究還是發生了。

[隊伍]捲殘雲:這是怎麼回事啊?!為什麼鳴鳳決殺會在隊伍裡!!!

[隊伍]鳴鳳決殺:小子,就算我現在還在桂花園吃早點,你信不信我也能很快殺過去砍了你!

[隊伍]捲殘雲:你、說、什、麼?!

殤不患將手放上額頭嘆了口氣,這才發覺身體左側似乎多了些重量……

這一看,嚇得立刻睡意全無。

鬼鳥的頭竟然枕在自己的肩上!這是怎麼睡的啊?!

「喂!鬼鳥!你給我起來!」

「……嗯……再讓我……睡一會兒……」

鬼鳥不但沒有睜開眼睛,還調整了感覺更舒服的睡姿。

「喂!你……」

[隊伍]捲殘雲:隊長~~~起床沒啊?!快出來解釋一下!!!

[隊伍]殤不患:等等,他還在睡,我馬上叫醒他

[隊伍]鳴鳳決殺:……一起睡的?那小子出手真快

[隊伍]泣宵:喔呵呵呵哈哈哈~~~你追了他這麼久,現在他跟別的男人睡了!你感覺如何啊?感覺如何啊?!

[隊伍]鳴鳳決殺:當初我就問過他,是他自己不要的

……什麼?!從這對話看起來,他們之間的關係似乎沒有鬼鳥說得這麼簡單啊……

殤不患突然覺得心裡頭有點悶。

他索性翻了身,直接靠近鬼鳥的耳邊說道:「鬼鳥!快給我醒醒!」

「……嗯?」這回,鬼鳥終於睜開雙眼了。

兩人一瞬間在極近的距離對視,呼吸的熱氣都噴到了彼此的臉上。

「難道……我是被morning kiss 叫醒的?」

「怎怎怎、怎麼可能啊!!!」殤不患一臉尷尬地急急起身,「我……我餓了!總之我想去吃早餐了!你快起來!」

「總覺得剛才……好像有聽到聊天頻道的提示音……」

眼見鬼鳥抬手準備操作介面,殤不患也不明白自己此時的心慌是怎麼回事。

然而他下意識地選擇了阻止。

「還看什麼聊天記錄啊!大家都在餐廳等著了,我們直接過去會合吧!」

 

被刻意迴避的話題,理所當然也得不到回答。

其結果就是殤不患的臭臉擺了一個早上。

偏偏捲殘雲還相當不識相地硬要追問昨晚跟殺無生和解的過程。

「我已經說過好幾遍了吧?!」殤不患也解釋得不耐煩了起來,「我根本沒做什麼,是鬼鳥答應通關後跟他PK,他就不請自來了啊!」

「可、可是……居然跟紅名玩家組隊,還答應PK!隊長到底在想什麼啊?!」

……一針見血,殤不患終於知道自己是為何而生氣了。

除去狀況外的捲殘雲跟看起來不諳世事的丹翡,這裡就只有自己,對鬼鳥的事情一無所知。

「小子,你若是有意見的話,隨時都可以跟我私下PK喔!」

「你~這~傢~伙!!!」

「夠了別吵了啦你們!!!」

「嗚哇好可怕,原來西幽人兇起來都這麼有氣勢啊!」殺無生笑得很賊,「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我看你最好也別惹他比較好喔!哈哈哈~」

目送殺無生大笑著往碼頭走去,殤不患突然發覺這群隊友們之間的氣氛有了些許變化。

「西幽?!你是從西幽大陸過來的?!不可能吧!鬼歿之地至今根本沒有人成功通過啊!」

「殘雲,你當真做什麼?紅名玩家的話能信嗎?」狩雲霄冷冷一哼,眼神也充滿了鄙視,「再說這傢伙可是鬼鳥的男朋友……跟著他學壞也是有可能的!」

……喂喂喂說殺無生也就罷了,後面那句是什麼意思啊?!

「你們在做什麼?船已經準備好了喔!直達魔脊山的航線~」

鬼鳥適時的化解了緊繃起來的氣氛,不過這也讓殤不患意識到了另一個問題。

「有直達的航線嗎?!」

「包下整艘船就行了啊!」

「包下……整艘船?!」殤不患聽得傻眼了,這得花多少錢啊!而自己……貌似半毛都沒出!

還不只如此……雖說住宿費是各人負擔自己的……可是餐費呢!從組隊以來就不曾付過了啊!

「你……!難道我們這些天來的餐費……也全部都是你……?!」

「嗯啊~我全部買單了。」鬼鳥似乎不太明白殤不患為何這麼激動,「不是什麼很大的花費啦~反正都有打折的。」

殤不患想起殺無生說過聲望值越高,跟NPC交易的折扣就越多的事情……假如鬼鳥真的就是那個掠風竊塵,那或許如他所說不過九牛一毛吧,可是……

「不!我不喜歡欠別人錢!說吧,我的部分花了多少,我一次還你!」

「哎?不用啦!」鬼鳥突然笑得有些曖昧,「包養男朋友這種小錢,我還出得起的~」

……什麼?!開開開、開什麼玩笑啊做為男人的自尊!怎怎怎、怎麼能容許自己被另一個男的包養呢?!

「你你你、你是嫌錢多嗎?!那拿來我替你管也行!總、總之你這個花錢的方式給我改改!」

沒想到鬼鳥聽完竟然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地用雙手掩住了嘴。

「你說的……難道是婚後財產共有制嗎?原來你已經在為我們的未來做打算了啊!我好高興喔~~~」

殤不患頓時覺得背後被很多道目光刺得渾身都不對勁。

「你……!唉~算了!我不跟你說了……都中午了,差不多該上船了吧?」

「哎?上床?現在嗎?!雖、雖然大白天做這樣的事情好像有點……不過沒關係我完全可以配合喔~」

……後方似乎傳來有人摔了一跤的聲音。

殤不患覺得自己的精神快崩潰了。

「你能別再說了嗎?!」

「好啊~你親我一下,我就不說了!」

看著鬼鳥閃亮亮的期盼眼神,殤不患停格了許久……最後……妥協了。

玩家 殤不患 對 鬼鳥 使用了表情包『飛吻么么噠』

玩家 鬼鳥 對 殤不患 使用了表情包『臉紅害羞』

……結果第一個看不下去的是狩雲霄。

「你們倆個是十幾歲的小女生嗎?!玩什麼表情包啊!!!」

玩家 捲殘雲 對 銳眼穿楊 使用了表情包『啊哈哈你看看你』

玩家 銳眼穿楊 對 捲殘雲 使用了表情包『怒比中指』

「……那個,我可以請問一下嗎?」丹翡的聲音弱弱地從後面傳來,「你們的表情包是從哪裡按的啊?」

此時的四個大男人,非常一致地在聊天視窗同時打出了:「「「「……」」」」

 

殤不患見刑亥房間的門開著,便在門板上輕輕敲了兩聲。

「有什麼事嗎?」

「呃……那個……有點事想請教妳。」殤不患深呼吸了一口氣,像是下定決心一般地問了,「是關於……鬼鳥的事,什麼都可以,希望妳能夠……告訴我。」

「鬼鳥?那麼想知道的話,幹嘛不去問他本人啊?他不是你的枕邊人嗎?」刑亥狐疑地看了殤不患一眼,恍然大悟般地繼續說道,「啊!我知道了!是不方便問出口的事?不得其門而入之類的?呵呵~那我可以推薦你一個網站喔!裡面有很多耽美漫……」

「啊!不不不,我不是要問那個啦!」聽見話題朝向奇怪的方向了,殤不患趕緊出聲打斷。

「……也是,省得事後還要被他怪罪我教壞你,那種事你還是自己跟他琢磨吧!不過你不用太擔心,那方面的事他似乎懂得很多。」

殤不患覺得自己頭上彷彿有三條黑線直直掉下來,只好無奈地告退離開。

……不但什麼都沒有問出來,疑問還越來越多了。

鬼鳥的行事就像是一團謎,在自己的心上纏了無數個死結,無法忽視,卻又解不開。

殤不患緩慢地走上樓梯,卻在踏上甲板的那一刻,遇到了意外的人。

「啊!殤先生……你也是上來吹風的嗎?」

「嗯……算是吧,怎麼了?」

「我有點暈船。」丹翡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這是我生平第一次坐船,不過現在好多了。」

「……今晚的風確實很舒服。」

殤不患頓時覺得心裡也輕鬆了些,雖然問一名少女這種問題好像怪怪的,但他還是決定賭一把。

「冒昧問妳一件事……鬼鳥這個人,妳怎麼看?」

然而丹翡的回答出乎他的意料。

「跟殤先生很相配呢!」丹翡掩嘴輕笑,「我的哥哥也有男朋友,所以我並不會對這樣的事情不能接受喔~在我看來,鬼鳥先生真的很喜歡您呢!」

「呃……那……你哥跟他男朋友……平常也是這樣的相處模式嗎?!」

「哥哥比較嚴肅,不是那種會說甜言蜜語的人呢。」丹翡稍作思考後,投下了更讓殤不患震撼的爆彈,「所以一直將心意付諸行動的鬼鳥先生,絕對是真心喜歡您的!」

 

走回自己房間的路途,突然變得像穿過鬼歿之地一樣地遙遠。

回想起來,從開始組隊以後,鬼鳥就一直不停地對自己示好。

周圍的人也在不知不覺中默認了自己跟他的「情侶」關係。

……事到如今就算辯解,也已經無法抹滅某些既成的事實了……

此時那個讓自己心亂如麻的傢伙,正面帶微笑地站在房間門口。

殤不患輕輕嘆了口氣。

「這裡可不是客棧喔!別告訴我你還想解那個節省住宿費的任務。」

「當然不是啦~我說過的吧?沒有你在身邊我就睡不著啊~所以睡不著的我,只好來找你聊聊囉!」

……總覺得自己好像又被算計了。

然而殤不患還是讓他進了門。

想問的事情太多,見到本人之後,卻突然不知道該從何問起了。

「難道……你是在意中午狩兄的態度嗎?」鬼鳥擅自找了解釋,而殤不患也沒有否認。

被這邊的高手當成笑話,確實也是心裡不舒服的原因之一。

「他會那樣倒也不是沒有原因,目前的確沒有成功通過鬼歿之地的玩家……要不然就是有,但是卻不聲張。」鬼鳥的思考相當精準,「畢竟你是封頂玩家,在西幽應該也是排行榜上的名人吧,然而好不容易到達東離之後卻受到這樣的待遇……你的心情我不是不能理解,可你仍舊沒有選擇打開稱號,想必也有你的理由吧。」

的確,被誣賴為說謊什麼的,只要打開稱號就能解決……可是這違背了自己的初衷啊!

既不想讓人知道身份,又不想被看低。

殤不患沉默地把茶當酒,狠狠灌了一杯下肚。

「……你想要上東離的排行榜嗎?」鬼鳥這句話讓殤不患訝異了。

「我的出生地可是在西幽……有辦法上東離的排行榜?!」

「高手榜是沒辦法啦~可是名人榜可以唷!只要解東離這裡的聲望值任務,自然就會上東離的排行榜啦!」

「……可是『日行一善』不是每天完成只會給一點嗎……」

「那個任務真的CP值不夠高啦!我知道有一個任務,只要解完它,包準馬上就會登上排行榜。」

殤不患這下被挑起了興致,可是鬼鳥的下一句話卻讓他徹底驚呆了。

「很簡單,只要跟我結婚就好了。」

「……啥???!!!」

「我說的是真的喔~」鬼鳥神秘地笑了笑,「你自己看任務列表,特殊任務轉到底。」

殤不患立刻照辦,就在看到那條任務的時候,眼睛瞪得幾乎要凸出眼眶。

任務名稱:支持多元成家

任務內容:心儀的對象是同性?在遊戲裡可以不用在意世人的目光,放心大膽地領證去吧!

「限解一次……獎勵是……聲望值十萬???!!!」

「沒錯,這個任務至今沒有人完成過,只要解了這個任務,你就會瞬間成為名人榜第二名了唷!」

面對鬼鳥笑咪咪的神情,殤不患卻覺得困擾自己的問題莫名得到了解答。

……對自己示好的理由。

一路上完全不避嫌還越抹越黑的舉動。

這小子真的是個解聲望值任務的狂魔啊!!!

「你……!原來你就是為了解這個任務……才一路上利用我的啊!!!」

「說這什麼話呢!」鬼鳥嘟起嘴,有些不太開心地否認了,「正是因為喜歡你,我才告訴你這個任務的存在喔!難道你以為我是那種誰都好的人?」

……那麼殺無生的事又如何解釋啊!!!殤不患真想這麼質問。

然而在他說出口之前,便被鬼鳥抓住了領子。

鬼鳥此時的神情,大概是有史以來見過最認真的一次。

「也就是說呢~你和聲望值,兩個我都要。」

「…………太、太近了啦!!!」

心頭狠狠一跳的感覺讓殤不患緊張了起來,幾乎是下意識地將鬼鳥推開。

此時鬼鳥還拉著殤不患的領子沒放呢!兩人就這麼陰錯陽差地同時向後倒到了床上。

這是今天的第二次在極近距離的情況下對視了,殤不患不得不承認……這傢伙真的長得挺好看的。

基於遊戲創角時就是按照真實的樣貌進行投影的……換言之,除去鬼鳥刻意改過的髮色瞳色,他本人也絕對是個帥哥一枚。

……到底為什麼會看上自己這樣的大叔啊?!

「唔……沒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被你推倒呢……」鬼鳥放開了衣領,將雙手輕輕地繞上殤不患的肩頭,意有所指地笑了,「如果繼續下去的話~你就得對我負責了呢!」

「你……這是意外啦意外!」

雖說是一場意外,可是卻沒法掩蓋自己越來越快的心跳。

察覺到這點的鬼鳥閉上了眼睛。

自己的身體正在不受控制地持續往身下的人靠近。

眼看著……就是即將親到的距離……

聊天視窗的提示音在此時相當不識相地響起。

[隊伍]丹翡:剛才船好像晃了好大一下!!!

[隊伍]捲殘雲:我也感覺到了!!!

[隊伍]泣宵:臥槽難道他們倆在船震?!不行這次我一定要去圍觀!!!

看到這條訊息的殤不患嚇得立刻起身。

「鬼鳥你!現在給我睡覺!像平常那樣給我馬上睡著!」

「哎?你還欠我晚安吻啊!」

「那種事以後再說!給我睡覺!!!」

殤不患急忙在床上躺好並將棉被拉上,轉頭一看,鬼鳥這次倒是聽話,即使是遭遇這樣的情況也……像平常那樣秒睡著了。

[隊伍]泣宵:該死他們居然鎖門了!!!我什麼都聽不到啊~~~

殤不患稍稍慶幸了自己平常的好習慣,這樣就不怕被那些傢伙打擾了。

可是轉念一想……

這下子他更加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

 

「喔喔~看到岸邊了!那裡就是魔脊山?」捲殘雲站在船頭眺望,高興地驚呼,「好多小怪!啊!有精英藍怪!不要跟我搶喔這批讓我來清!」

船剛停下,捲殘雲便迫不及待衝進了怪群之中。

「讓他一個人打會不會太冒險啊?」

殤不患想起上回……都是狩雲霄出的手,不過這次率先回應的卻是刑亥。

「我看他清得挺快啊!那我施個『死靈術』幫他好了~」刑亥從背包中拿出符咒,「如果幫我把這些貼遠一點的話,可以擴大施法範圍喔!」

「沒問題,交給我吧!」狩雲霄自動請纓,用箭將符咒朝向怪物群中連續射去。

岸上傳來捲殘雲的哀號。

「大哥~~~我背後跟著一堆殭屍這樣超奇怪的啦!!!」

「小子,有人幫你就該偷笑了吧!」殺無生氣定神閒地閃現到了精英藍怪的面前,「既然你應付不過來,那麼這隻我就替你收下了。」

「不啊啊啊你這個搶別人怪的傢伙~~~」

「……他們倆意外談得來呢。」

狩雲霄提出的觀點,獲得了船上眾人的一致同意。

岸上的怪物群很快被清光,然而全員下船通過沙灘之後,前方的路上卻出現了一位長髮飄揚戴著詭譎面具,全身佈滿誇張骷髏飾品的黑衣男子。

「那個是……」丹翡忍不住驚呼出聲,「七罪塔副本的BOSS,蔑天骸!」

 

下集待續

 

後記:

爆字數了……本來想把最後一段移到下集,不過想想還是跟動畫切到一樣的地方好了

我決定要來統計一下這篇底下的評論,到底會有多少人留「刑亥大姐求詳細」了!

自己先算一票www 期限到正文完結為止,超過一定人數的話~

我就把雪鴉的徵公黑歷史寫成番外……如果沒有人想看的話那麼這篇我就略過不寫了!(毆)

第十集預告……好不容易合流又要兵分兩路了 ,這樣我還能找到梗玩嗎?(一臉阿庫婭)

评论(20)
热度(29)

© 腐若化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