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若化羽

若跳坑,則產文;離了坑,即休更
然而碼文速度不保證(喂

【東離/殤凜】分離之前~與他共度的夜晚~

殤凜啪啪啪第五彈,因為內容很本本所以標題也很本本(毆)

關於殤叔壞心眼的梗請自行品味www


【東離/殤凜】分離之前~與他共度的夜晚~

一直懸著的心,在看到微笑歸來的人兒時,不著痕跡地落了下來。

「……情況,怎麼樣了?」

「大有進展喔!蔑天骸總算是答應了呢~接下來就可以按照我們預定的計劃行動了。」

「是嗎……那太好了。」

殤不患的語氣平平淡淡地毫無起伏,凜雪鴉也因此敏銳地發現了某人正在生悶氣的事實。

「感覺你不是很高興?」

「……你把我丟在這裡跑去跟別的男人把酒言歡,還指望我高興?!」

殤不患不願再看凜雪鴉臉上越來越濃的笑意,賭氣似的走到了窗戶旁。

「呼呼~沒想到能看到你吃醋呢~」

「哼!所以呢?什麼時候進行下一步?」

「……他說準備黃金需要一天的時間。」凜雪鴉低頭思索了一下,「那就是明天了吧。」

「也就是說,現在最好把握時間休息囉!」

殤不患坐上床沿,然而當凜雪鴉坐到他身旁的時候,手腕卻被握了住。

被執起的左手牽引至了唇邊,殤不患輕輕地在凜雪鴉的手背上落下一吻。

「……不患?」

「明天以後,就要暫時跟你分別了哪……」

截至目前為止從未想過,這趟被意外捲入的旅程當中,竟然還有這樣的變數。

殤不患說不上來自己現在複雜的心情是怎麼回事。

跟凜雪鴉相處的這些日子以來……明明一直被玩弄、辛苦的都是自己,可是真的等到了分道揚鑣的那一日,卻又不捨了起來。

凜雪鴉一直柔順地任由手被握著。

不僅如此還主動靠得更近了。

等到殤不患終於回過神來,才驚覺他們倆之間的距離,竟又變得如此曖昧。

「你……咳!不是說要把握時間休息、養精蓄銳嗎?睡覺啦睡覺!」

「可是你剛剛這樣……我有點想要了。」

「啊?!」殤不患相當懷疑自己是不是聽錯了,「喂你是認真的嗎?!這、這裡可是七罪塔!敵人的大本營耶!你在想什麼啊?!」

「至少現在是安全的嘛~」凜雪鴉掏出煙管,笑得一付理所當然的模樣,「而且我會隔音的魔法啊!」

「……」這下子,殤不患好像也找不到拒絕的理由了。

既然情人一點都不擔心,那還有什麼好怕的!

也該是時候身體力行地讓某人明白,這麼撩人的後果……可是很嚴重的了。

 

「嗚……不患……你……哈啊……別、別弄了……」

凜雪鴉滿臉通紅地喘息著,他現在正雙腿大開地跨坐在殤不患身上,然而……

殤不患卻相當認真的在鼓搗……他那件拉鍊卡住的外衫。

「不行,線跟布都卡進去了,硬拉會壞的,等我一下。」

「嗚……都……這、樣了……你……啊!專……心點……呀啊……」

「要是有意見的話,你可以自己動。」

「唔嗯……」凜雪鴉只得半放棄地將頭靠到了殤不患肩上。

不,做這種事不專心……也就算了,偏偏這人還一心二用!一邊解拉鍊一邊……動,這不是更折磨人嗎!

「好了,解開了。」殤不患順暢地將凜雪鴉外衣的拉鍊拉下,「你還好嗎?」

「嗚……故意的吧!你剛才一定是故意的吧!」

「……真要說的話,這只是回敬而已呢!」殤不患別有深意地笑了笑,擁住了凜雪鴉的腰。

「啊!我、我還以為……你應該……唔……是更正直……的人……哈啊……才對的……」

「我現在不是『正直直的進到裡面』嗎?」殤不患笑著,又是深深地一個挺進。

凜雪鴉頓時被頂得說不出話來,濕潤的雙眼眨了眨,滿臉的不敢相信。

反倒是看著他這個樣子的殤不患,率先感到過意不去了。

該不會……有點欺負過頭了吧?

「……呃,這樣……太刺激了嗎?」

「不,怎麼……說呢……」凜雪鴉深深吐出了一口氣,緊緊抱住殤不患,「沒想到會聽到你說出這種話……我有點……興奮呢!」

……哎?!

該不會,反而意外打開了這傢伙什麼奇怪的開關了吧?!

在越來越投入的情事當中,殤不患如此分心地想著……

 

「凜公子,出發的準備已經完成了,魔主大人正在等您。」

「唉呀~真是糟糕!偏偏在這個時候……」

「怎麼了嗎?」

「我的衣服不巧破了!不好意思,能不能幫我準備一件替換的?」

「我明白了,請稍等。」

躲在屏風後頭聽著凜雪鴉跟凋命之間對話的殤不患忍不住滴了滴汗。

這演技也太逼真了!

雖、雖說目的是為了變裝需要……但殤不患強烈懷疑凜雪鴉完全是因為昨晚的那一齣~才想到要用衣服破了當作藉口……

幸虧沒有真的把他的衣服扯破,否則這還怎麼跟他交代啊……

「衣服我就放在這裡了。」

「多謝。」

確定凋命離去以後,殤不患從屏風後閃出。

計劃是自己變裝成凜雪鴉的樣子帶著蔑天骸繞遠路,讓留在塔裡的凜雪鴉有開啟金庫的機會。

……說不緊張也是騙人的。

凜雪鴉對著換上玄鬼宗服飾的殤不患忍不住多打量了幾眼,那欣賞般的目光實在讓殤不患有些在意。

「接下來就拜託你了哪~萬事小心。」

「你也是啊,可別失手了。」

從凜雪鴉手中接過頭巾的時候,殤不患停頓了一會。

幾乎是本能反應般地,趁機吻上了凜雪鴉的唇。

「……?!」

看著凜雪鴉一臉意外的表情,殤不患也不禁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了。

「你、你可不要太想我啊!那就這樣,我走了,到時候見!」

凜雪鴉聞言給了一個甜甜的微笑。

「嗯,一路順風。」

即便是戴上頭巾,唇上殘留著的觸感仍然沒有馬上消失。

察覺到這點的殤不患在心裡嘆了口氣。

……也許,會是我比較想他也說不定……

 

The End

 

後記:

這次意外地成了颱風受災戶之一,被迫斷水了兩天

媽呀我開始懷念在水裡打滾的日子啦!不能洗澡真是太痛苦了!!!Q口Q

衝著這股怨念我決定偷偷在東離江湖的污污污番外中追加一篇浴室Play(毆)

其實這篇的互動已經跟那邊很像了……如此軟萌的雪鴉簡直!而且殤叔完全被帶壞了(謎)

所以把這篇當成東離江湖的IF路線看也未嘗不可喔~畢竟他們倆之後就是這種相處模式(笑)

對別人都很S的雪鴉只有在殤叔面前會變M……這樣超萌的對不對!(毆飛)

评论(17)
热度(22)

© 腐若化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