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若化羽

若跳坑,則產文;離了坑,即休更
然而碼文速度不保證(喂

【東離/殤凜】今天的東離江湖也是一樣和平呢(七)

網遊設定,惡搞與OOC預警

本回是殤叔受難記(X) 殤凜花式秀恩愛記(O) 

傳送門:十一十二


第七話 坦怪這檔事,錯了嗎?

「那就是蔑天骸?!為什麼BOSS會出現在這裡啊?!」

意料之外的情況讓殤不患下意識地握緊了劍,尤其是在聽到丹翡慌張的回答之後。

「嗚……不知道啊!我上次來的時候明明不是這樣的!」

「……妄圖踏入魔脊山的愚者們啊!明知前方為玄鬼宗的領地,仍要執意進犯嗎?!」

黑衣男子威嚴低沉的聲音隨風傳來,但在緊張的氛圍蔓延至全隊之前,就被鬼鳥輕輕鬆鬆的一句話給化解得乾乾淨淨。

「別慌~那只是幻術罷了。」

「……幻術?!」殤不患眨了眨眼,這才發現蔑天骸的腳下沒有影子……所以是立體投影啊!

「哈哈哈哈哈哈~原來如此,是熟人再臨啊!」伴隨著狂氣的笑聲,黑衣男子拿下了面具並直直指向丹翡的位置,「那邊那個,不正是上次敗在吾手下的護印師嗎?!」

「嗚哇!為什麼要說出來!好丟臉~~~」丹翡羞得用寬大的袖子將整個臉龐都給遮住。

「這次的BOSS個性真差。」刑亥忍不住吐槽,「不過這種程度的帥哥,我還可以接受啦!」

殤不患盯著蔑天骸的臉看了一陣……確實是相當美型,但硬要說的話,好像還是鬼鳥看著順眼一點……

等等我在想什麼啊!!!

殤不患有點心虛地瞄向了鬼鳥的方向,卻發現他同樣盯著BOSS看,還不太高興地撇了撇嘴。

這難道是……帥哥之間的同性相斥?

而BOSS的幻影在裝模作樣地環視隊伍一圈之後,再度開了口。

「喔?這是……鳴鳳決殺、銳眼穿楊、泣宵?都是江湖上有名的人士啊!哈哈哈哈哈哈~好吧!吾也有興致了,就在七罪塔等候你們的到來吧!前提是,你們到得了的話啊!哈哈哈哈哈哈~」

在張狂的笑聲中,蔑天骸的身影憑空消失了。

「……剛才,難道是對有上排行榜玩家的特殊殺必死?」沉默了一陣後,殺無生率先說出了應該算是最中肯的解釋。

「……好像是。」狩雲霄很快附議,而捲殘雲則一臉崇拜地望向了結拜大哥。

「嗚哇好羨慕喔!啊啊我也想要上榜啦~~~」

看來這個前所未有的特殊服務意外引起了好評哪……殤不患無奈地搖搖頭,這才發現,自己身旁的鬼鳥竟在不知不覺間變得臉色鐵青。

「……開什麼玩笑啊!我絕對不接受!」

「哎?!喂喂鬼鳥你……突然怎麼了啊!」

「我明明也有上排行榜!為什麼獨獨漏了我啊?!這太過份了!我、要、客、訴!!!」

回過頭,大家似乎還在熱烈討論剛才的意外驚喜,沒有人注意到鬼鳥此時的碎碎唸。

殤不患只得小聲地靠近他耳邊說道:「我也沒被點名啊!會不會是沒開稱號的關係啊?」

「……唔,有道理。」鬼鳥嘟著嘴,不甘心地認同了,「好吧,這次進BOSS房間前,我會記得開稱號的!」

……不過就是被AI點名而已,是有多榮耀啦!

看著莫名燃起鬥志的鬼鳥,殤不患只得無奈地,再次搖了搖頭。

 

「前方就是亡者之谷了呢!大家準備好了嗎?」

隊伍在踏入戰鬥地圖之前停下整裝,先前在魔脊山入口處發生的小插曲確實讓氣氛輕鬆了不少,可接下來在等著的,就是未知的戰鬥了。

「說起來……不患你好像說過從來沒有組團打過副本?」

見鬼鳥似乎相當關心自己的樣子,殤不患也實話回答了。

「嗯啊,之前一向是單刷一些簡單的關卡啦……像這樣的大型副本,我還是第一次挑戰呢。」

「是時候做為前輩展示一下正確的分工合作了呢~」鬼鳥掩嘴輕笑,「那麼我就把最簡單但是最神聖的任務交給你吧!等會進入地圖以後,你只要專心坦怪就可以囉!」

殤不患沉默地點了點頭……嘛,意料之內,確實也不曉得該怎麼跟其他人配合,那還是專心吸引怪物的仇恨值來得相對輕鬆些。

反正這群隊友們的等級都很高,應該不會有什麼大問題吧。

得到殤不患同意之後,鬼鳥繼續分派了其他人的工作。

「刑亥妳就全程使用鎮魂曲,沒有問題吧?」

「當然!對了丹翡妹妹,妳應該有剋不死系怪物的結界吧?等會要記得先放喔!」

「好的,啊!不過為了擴張結界範圍,我還需要兩位幫我圍成一個圈……」

「嘿嘿~這個任務就交給我和大哥吧!」

「都準備就緒了?那麼,開始啦!」

隨著鬼鳥的一聲令下,眾人一同踏入了亡者之谷的地界。

才剛走進地圖,殤不患就覺得全身不舒服。

居然自帶瘴氣毒霧!這味道真是讓人聞不下去啊!

徘徊的殭屍群正逐漸地朝向眾人的方向走來。

丹翡率先拉出了衣服的絲帶交給捲殘雲和狩雲霄,將眾人圍在中間。

殤不患很有自覺地向前踏出了被保護的範圍。

畢竟,職責是坦怪啊!

「辟邪聖印!」「鎮魂曲!」

丹翡和刑亥幾乎是同時施放,聖光屬性的結界將殭屍群全部震退一步,而鎮魂曲隨之讓它們全部陷入了暈眩狀態。

「喔喔!滿有效的嘛!」

殤不患本來還心想這下或許不用自己出手了……可沒想到暈眩的時間完全不能跟在夜魔叢林的時候比擬,很快地這群殭屍就恢復了行動。

「暈眩判定失敗?!這些殭屍的等級比我還高啊!」刑亥氣急敗壞地開始操作介面,「你們先撐住,等我!」

殭屍群沒有辦法踏入聖光的結界之中,所以根本不需要使用嘲諷,它們的攻擊對象也就只有一個。

收到了隊友給的攻防上升的BUFF以後,殤不患開始對這群殭屍進行反擊。

可是看著自己的血條狂掉……這樣還是很有壓力啊!

「喂喂你們怎麼就讓我一個人坦啊!幫補一下!」

「對、對不起殤先生!放結界的時候如果使用其他技能會被中斷的……」

好吧補師沒指望了……殤不患只得繼續大喊:「那至少幫打啊!」

「呃,丹翡妹妹,要不我們先放開絲帶?」

「不行啦!放開的話結界就會縮小了!」

好吧範圍攻擊也沒指望了……殤不患只好向高手求助:「無生你出來幫我清怪啊!」

「如果我幫你的話,你會給我什麼好處?」

……無言!鳴鳳決殺原來你是這種人!!!

然而在殤不患還沒有將抱怨說出口的時候,鬼鳥就先一步甩了一記冷冷的瞪視過去。

殺無生的肩膀震了一震。

「開玩笑的,我只是覺得……介入你們之間不太好。」

「哎呀~真不愧是無生!果然夠瞭解我呢~」

一直專心在閃躲怪物攻擊的殤不患完全不明白後方的暗潮洶湧,只是下意識地選擇求助。

「不然鬼鳥你幫我啊!!!」

「沒問題~可是我沒有練補血技,只有練補魔的耶……」

「唉呀隨便啦!快點幫補!」

「好喔~」

治療的光輝出現在身體周圍,殤不患注視著介面,魔力值突破了上限……很好,可以放兩招技能!

「運功療傷、八方氣至!」

眼前的第一波殭屍群被大絕清了個乾淨,然而後頭又有一批逼近。

殤不患發覺自己的身上再次被加好了攻防上升的BUFF。

嗯?丹翡說過她現在沒辦法使用其他技能……那麼這個BUFF,到底是誰施放的?

「……呼,終於好了!看我的!」一直埋頭操作介面的刑亥大大吐出了一口氣,「究級.屍爆鎮魂曲!!!」

這次倒真的可稱為效果拔群,放眼望去,全部的殭屍都被一招打倒了。

「喔喔,漂亮!大家都辛苦啦!」

「真是的,還好我有留一些技能點起來……居然逼我當場練技!」刑亥把長髮撥到肩後,轉向了鬼鳥,「害我的魔力值都用光了!你也幫我補一下吧?」

「反正接下來沒妳的事了,自然回復就好了啦!」

「你……!為什麼你可以幫殤不患補,就不幫我補啊!你這個見色忘友的傢伙!」

殤不患累得坐在地上喘氣,聽到這句話忍不住抬起頭來。

站在鬼鳥那邊的刑亥身著性感的黑色長禮服,而坐在這邊的自己怎麼看都是模樣狼狽的糟大叔。

……怎麼感覺這對話哪裡不太對啊?!

「不患,你還好吧?」然而鬼鳥理都不理刑亥,就徑直走了過來。

「唔……瘴氣的毒還沒解,血條一直在扣……」

殤不患正想問問有沒有人修練解毒技能的,就看到鬼鳥從背包裡面掏出了解毒藥丸。

「喔!原來你有帶啊!太好了,可以的話順便給我一杯水……」

話還沒有說完,鬼鳥就在自己面將那顆藥丸丟進了口中。

在殤不患愣住的當下,鬼鳥的臉在眼前放大。

「……唔唔!」等到殤不患終於回過神來的時候,已經是兩人雙唇相貼,藥丸被舌推送著滑進自己嘴裡的情況了。

鬼鳥的背後傳來了陣陣抽氣聲。

一不小心就把藥丸給順利吞掉的殤不患,嚇得急忙捂住嘴巴,整個人彈了起來。

然而鬼鳥的表情還是那麼鎮定自若,好像他們剛剛……什麼都沒有發生一樣。

……喂喂你好歹也有點反應啊!我可是初吻耶!!!

可惜這種話殤不患根本就不敢說出口。

「毒解了?那麼我們快點趁怪物還沒重生的時候,前往下一個關卡吧!」

 

傀儡之谷意外地空曠,這裡並沒有其他的小怪,就只有作為標識的巨大石像矗立在地圖中央。

狩雲霄盯著不動的石像看了看,有些困擾地道:「不是說弱點在後頸嗎?可我完全看不出來啊!」

「攻略上是這樣說的沒錯,或許得繞到它後面?」

「再靠近一步的話,就會觸動機關了吧!」

見鬼鳥和狩雲霄討論不出結果來,殤不患心想,看來這關也是得乖乖戰鬥了哪。

「觸動就觸動吧!我去坦怪了,你們做好準備喔!」

殤不患走到石像旁邊,敲了敲巨人的腳,然後轉過身做了拍拍屁股的姿勢。

「當鬼的~有種來抓我啊!」

「……哇哈哈哈你那是什麼動作啦笑死我了!!!」

捲殘雲超級沒形象的笑彎了腰,可是鬼鳥的反應就相當微妙。

他瞪大了眼睛,雙手捂住嘴巴,不敢置信地道:「不患……剛剛那樣好萌!」

「喂喂你們那是什麼反應啦!小孩子玩鬼抓人嘛都是這樣做的好不好!」

殤不患本來還想繼續數落一下這群隊友,可惜石像此時真的動了起來,他只好面對石像,專心地閃躲攻擊。

身上出現了速度提升的BUFF。

殤不患這下真好奇了,到底是誰放的?這人會玩啊!現在最需要的就是這個呢!

「啊,看到了!原來石像的脖子施了術法啊!狩兄,攻擊吧!」

「沒問題!術法是吧?破魔箭!」

……之後,所有人一齊注視著那支箭畫出漂亮的拋物線,在石像的脖子旁邊出現了斗大的MISS字樣。

「居然MISS了?!」狩雲霄一臉的不敢相信。

「大哥我第一次看到你射偏耶!」

「這石像的迴避率這麼高嗎……好吧!狙擊!」

這次射出的箭矢筆直地朝向目標飛去,然而石像的脖子處,再一次出現了MISS的字樣。

專心躲閃的殤不患忍不住搖頭,這命中率真是給跪了!

「……怎麼……可能……」

「別難過了,不管是誰都有人品不好的時候啦!」

比起刑亥那個不算安慰的安慰,丹翡顯然更擔心正在孤軍奮鬥的殤不患。

「那個,狩先生,請繼續射下一箭吧!」

「可是技能CD中……」

「不然用連矢試試?」

鬼鳥提了建議,但是遭到心灰意冷的狩雲霄拒絕。

「連命中率最高的狙擊都打不中了!連矢我覺得也會全部落空的……」

「喂喂你們別聊天了!我感覺被它打中穩掛的!快點想想辦法!」

一直帶著石像兜圈子的殤不患也有些煩躁了,然後他便看見,除了鬼鳥在操作介面之外,這群隊友還真的一直站在安全區看戲啊!

自己的身上同時出現了攻防上升、速度與迴避上升的BUFF。

……咦?!所以這些輔助技能都是鬼鳥一個人放的?!

殤不患決定賭一把。

「鬼鳥,幫我補個魔!」

「好喔~」

治療的光輝出現後,魔力值又一次突破了上限,殤不患當機立斷按下了輕功,順利地跳到了石像的手臂上。

接下來的過程真是自己有史以來做過最冒險的事了。

殤不患完全憑藉著平衡感一路小跑步跳到了石像肩上,對準脖頸的弱點處使用了技能。

「直立斬!」

石像終於停下了動作,而殤不患也沒辦法再保持平衡了,身體從高空中摔下--

「哇啊啊--」

「狙擊!」

一道箭矢直直朝向自己飛了過來,精準地射中了衣服,反而把自己釘在了石像的手臂上。

「……咳!幸好命中了,不然我都要懷疑系統是怎麼判定的了!」

「哈哈~沒關係啦!你今天的失手,我們會裝作不知道的~」刑亥給了一個飛吻。

「你……你們是故意的嗎?一定是故意的吧!」

欲哭無淚啊簡直!殤不患這下才終於明白,組野團永遠不曉得隊員會有多坑!

釘著自己的箭矢終於消失了,殤不患絕望地等待身體再次墜落……

「浮空術!」

殤不患的身體沒有直直地摔下,而是像用了降落傘一般慢慢地飄下。

鬼鳥不知何時走到了自己降落地點的下方,雙手大開。

於是殤不患整個人就這樣撞進了鬼鳥的懷裡。

撿回一條命……這本來應該是值得鬆了口氣的事情才對的,可殤不患卻發現完全不是這樣。

他整個頭都埋在鬼鳥的胸前,鮮紅拉鍊之下的白皙肌膚在眼前若隱若現。

更糟糕的是……為什麼鬼鳥的身上會有一股香氣啊!!!

兩人現在抱著對方的狀態,完全可以感受到所謂的……身體曲線。

殤不患發覺自己的身體似乎起了某種要命的生理變化。

「喂!鬼鳥你……先放開我啦!」

好不容易掙脫了懷抱,然而後面那群隊友的反應卻一個比一個糟糕。

「嗚哇哇我剛才好像看到了什麼類似襲胸的畫面~~~」

「沒眼看啊。」

「真的沒眼看了。」

「乾脆把他們倆個放生吧?」

「喂~我說你們~我聽到了喔!」鬼鳥回過頭去,這群隊友馬上假裝成什麼事都沒有的狀態。

……除了天真無邪的丹翡。

「啊!我知道了!這時候就要用這個!」

玩家 丹翡 對 鬼鳥 使用了表情包『戴上墨鏡,酷!』

「……丹翡妹妹,妳明明會打顏文字,為什麼不會用表情包啊……」

「咦咦咦?!難道我按錯了嗎?!對、對不起~~~哥哥沒有教過我這個啊!」

這個天然的大小姐……殤不患嘆了口氣,這回說不定得感謝她呢,要不然……

如果那邊一直消不下來的話……被鬼鳥發現,可就……不太妙了。

 

第三關闇之迷宮,則是一個氛圍相當陰冷的地方。

從外面完全無法窺視裡頭的情況,殺無生拿出迴靈笛,相當自信地走到了最前頭。

「等等,我有個提案,為了避免走散,我建議我們乾脆兩個人一組進去吧!」刑亥有意無意地往鬼鳥和殤不患的方向瞟了一眼,「然後某兩個人給我走最後面!」

「我倒是無所謂啦~」鬼鳥聳聳肩,轉向了殤不患,「所以……牽著手進去嗎?」

看向鬼鳥對自己伸出的手,剛才的情景又在腦中浮現了。

若有似無的香氣、宛若絲緞的肌膚、纖細的腰身曲線……

「等、給我等一下!」殤不患急急忙忙地喊道,「我說真的!讓我休息一會!不然的話,我就不跟你們玩了啦!」

 

下集待續

 

後記:

刑亥那裡沒有用到的門牌梗被我留到這邊來了!畢竟是BOSS,不好讓他出來嗆個聲就跑啊www

不過還是有亮點的喔~只有某人的反應全程不對(笑)

結論是這群隊友裡面只有雪鴉認真的在打副本(X) 認真的在刷殤叔的好感度(O)

殤叔專用的究級補魔技就是交合渡氣啊你們懂的!!!(毆飛)

下一集,該來的還是會來……但是殤叔威脅要脫隊的原因換成了……反正就是污的方向

嗯……我還在想要不要讓他趁機揩點油? 畢竟雪鴉應該不介意野戰(喂)

评论(3)
热度(25)
  1. 秩序圣神腐若化羽 转载了此文字

© 腐若化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