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若化羽

若跳坑,則產文;離了坑,即休更
然而碼文速度不保證(喂

【東離/殤凜】今天的東離江湖也是一樣和平呢(八)

網遊設定,惡搞與OOC預警

基本上跟正劇一樣超展開www另外本回有頻繁的視點切換請注意

傳送門:十一十二


第八話 七罪塔裡的變數

「……不患?」

凜雪鴉眨了眨眼,試圖伸手去拉殤不患,卻被刻意地避開了。

「總之就是這樣,我累了!先讓我休息一會,通關的事等會再說!」

「啊……」目送著殤不患跑掉,凜雪鴉周身的氣息瞬間冷了三倍。

隊友們此時非常團結的齊齊後退了一步。

「你們……你們怎麼把我男朋友給氣跑了啦!!!」

「這、這能怪我們嗎?拜託你也為我們想想啊!」狩雲霄只得不甘心地說出了憋在心底已久的話,「在這裡的人可全都是單身黨!誰受得了你們倆個一路上不停不停地秀恩愛啊?!」

「就是說嘛!」刑亥馬上附和,「別說我們沒給你機會,既然要休息那就大家一起休息!反正這裡也沒怪,我們就先在這邊野餐了~你快點去跟他把該辦的事都給辦完……等會要是再繼續閃瞎我們,這回真的放生你們倆個喔!」

凜雪鴉沉默地掃了大家一眼,終於還是放棄了追究,急急朝著殤不患離開的方向飛奔過去。

「不患~~~等等我~~~」

 

殤不患漫無目的地走到了一塊大岩壁之後,將背靠上岩壁喘息。

呼~這下……可以稍微……清靜一點了吧。

體內的熱度正在慢慢消退,就好像方才的衝動……只是意識過剩的錯覺一樣。

這裡是遊戲裡面……不可能有那種機能的吧?

所以……必須快點平靜下來才行……沒錯,就像以往那樣……

殤不患深呼吸了一口氣。

「……找到你了!」

「嗚哇!」看到鬼鳥從岩壁後探頭過來的那一瞬間,殤不患結結實實地被嚇了一跳,「你……怎麼跟過來了啊!」

「當然是因為擔心你啊!你還好吧?」

「我……沒事啦,真的,休息一會就好了。」殤不患不太自然地別過頭去,但是這個舉動反而讓鬼鳥起了疑心。

「要真是這樣的話,請看著我的眼睛重說一遍。」

「你……」

殤不患只得無奈地轉回來面對鬼鳥,而鬼鳥在細細打量自己的表情後,突然將額頭貼了上來。

「……你的臉有點紅,該不會是感冒了吧?」

……這!!!這傢伙~~~

在這種情況下想要避開直視的目光,當然只能往下看。

於是殤不患再次不由自主地瞄到了鬼鳥的胸前,頓時感覺頭腦一陣暈眩。

幾乎是本能一般地,殤不患雙手握住鬼鳥的肩膀,將人給推到了岩壁。

鬼鳥似乎對這樣的發展有些措手不及,只是露出意外的表情眨了眨眼,完全沒有反抗。

然而殤不患卻先意識到了……他們現在的姿勢有多麼糟糕的這回事。

自己的右腳正跨在鬼鳥的雙腿之間……下半身……呃……碰、碰到了啊!!!

所以當鬼鳥察覺到了什麼而將目光下移的時候……殤不患真的慌了。

……完了!被發現了!萬事休矣!!!

殤不患緊張得直冒冷汗,但意外的是,鬼鳥沒有推開他,甚至沒有任何生氣的跡象。

他只是再平淡不過地問了句:「嗯~需要我幫忙嗎?」

……啊?!等等……這反應不太對吧!

「原來你一直在忍著啊……弄出來會舒服點吧?」

「……別、別說得那麼輕鬆!我們……又不是那種關係!」

「嗯?但是對我來說,你對我原來有這種感覺啊~我很高興喔!」鬼鳥輕輕地笑了,將手環上了殤不患的頸子。

「……你能自愛一點嗎?!別隨便對認識不久的男人講這種話--」

「為什麼?正是因為喜歡你,所以想要碰觸是很正常的吧?」

殤不患覺得自己現在的心情有如萬馬奔騰。

自從知道擁有這麼不耐撩的體質以來,自己便下定了不輕易談情說愛、要跟人保持距離的決心。

修練至今的淡然和不斷忍耐的堅持……為什麼偏偏、一碰到這個傢伙、就破功了啊?!

「……都是你害的……」

「哎?」

「……我現在會變得這麼奇怪,都是你害的!」殤不患強硬地抬起鬼鳥的下巴,「你會負起責任吧?!」

「嗯~當然囉!」鬼鳥笑著閉上了眼睛。

殤不患終於放棄了忍耐,朝向鬼鳥的嘴唇狠狠地靠近--

窸窸窣窣--

「……好像有聽到什麼聲音?」鬼鳥睜開了眼睛,但語氣滿滿的是不甘心的意味。

「……我也聽到了。」殤不患同樣無奈,這還怎麼繼續下去……只好放開了鬼鳥。

「哎?!你不繼續了嗎?!」

「……我可沒有給別人看的興趣啊!總、總之……先探查一下這附近吧。」

「……好吧,也只能這樣了。」

殤不患背對著鬼鳥走向另一邊的時候,心裡頭其實是有點慶幸的。

幸虧這一次也被中途打斷了哪……要是真的親下去的話,自己可沒有把持得住的自信啊!

……這樣也算是意外取得一些時間了。

到底該拿鬼鳥怎麼辦才好……在還沒有想清楚以前,果然還是……別輕易對他出手吧。

 

凜雪鴉沿著岩壁的盡頭走去,很快就看到了,瑟縮著身體躲在後方的丹翡。

「……丹翡姑娘,妳在做什麼?」

「對對對、對不起!我、我只是擔心你們倆位這麼久了還沒回來……真的不是故意要打擾你們的啊!」

看丹翡驚嚇得連話都說不好了,凜雪鴉只好稍微放軟了語氣。

「不,我沒有生氣……真的啦,所以妳先起來吧!」

原本打算攙扶丹翡起來,可是手在碰到丹翡的袖子之前,便被一道無形的障壁給擋住了。

凜雪鴉不著痕跡地挑了挑眉。

她有開禁止其他玩家肢體接觸的設定?不,肯定是某人要她開的吧!還真是……護妹心切啊~

「……丹翡姑娘,妳打算一直蹲在這裡嗎?正如妳所說,我們是該回去跟大家會合了喔~」

好不容易讓一直不停低頭道歉的丹翡乖乖站起身了,凜雪鴉只得帶上她去找殤不患。

殤不患正躲在另一座岩壁的後面窺伺著前方不遠處。

「你們過來看,他們在做什麼?」

入眼的是一群行為奇特的玄鬼宗小兵,不同於以往遭遇到只會在地圖上徘徊的行動模式,這群AI小怪正在堆枯枝。

原來如此……凜雪鴉幾乎是馬上就明白了。

「他們在捕捉魑翼吧。」

「啊?魑翼?!那是什麼?」

凜雪鴉指了指在高空盤旋的骨鳥,對殤不患道:「就是那個,一種外型為骨鳥的魔界生物,根據七罪塔副本的設定,因為這裡交通不便……所以這些小怪平常都是搭魑翼下山的。」

「居然有這麼詳細的設定啊……那麼,玩家應該也能抓?」

「你想抓魑翼?」

「是啊!有那個的話,不就能直接飛到七罪塔了嗎!」

望著殤不患閃閃發亮的眼神,凜雪鴉不禁煩惱了起來。

搭乘魑翼前往七罪塔確實也是一種通關方式……只是關鍵的道具……

……本來是打算到BOSS戰之前都不要動用那個的……

可是不患都那麼說了……算了,那就回應他的期待吧!

「……好吧,交給我來。」凜雪鴉向前跨了一步,掏出煙管。

從煙管內噴出了大量的水珠,一瞬間迷惑了那些小怪的視野。

「迷霧凝霜!」

下一秒,這陣霧氣在急速冷凍下,將那群玄鬼宗小兵給全數化做了冰塊。

「你……你不是火法嗎?!怎麼還點了冰系的法術啊?!」

「魔法這種東西就是要挑實用的點嘛!我又不是非爆裂魔法不練的~」

凜雪鴉半開玩笑的迴避了殤不患的質問,方才的一擊成功將玄鬼宗小兵給全部擊殺,於是他看了看背包,掏出了怪物所掉落的三支骨笛。

 

系統提示:玩家 鬼鳥 向您申請交易,是否接受?

殤不患按下接受以後,只見鬼鳥丟了一個奇怪的東西過來。

物品名稱:呼喚魑翼的骨笛

物品介紹:丟向空中即可呼喚魑翼過來,限乘一次(使用後消失)

「……居然還真的有啊!這東西……要怎麼用?」

「就照說明上面寫的囉!」鬼鳥率先將骨笛像扔迴力鏢一般地丟到半空,然後伸出手,果然馬上就有一隻魑翼飛了過來,將鬼鳥帶到了上空。

殤不患跟丹翡也有樣學樣,三人一同飛上了空中。

「呼~早知道這麼方便就能去七罪塔,一開始乾脆就這麼做嘛!」

「可是殤先生……我們從來沒有打到過骨笛耶!會不會是要觸發什麼條件才會掉啊?」

殤不患想想也對,這樣看來,發現那群行跡可疑的小怪真是太幸運了!

「對了,要在心裡默念前往七罪塔喔!不然魑翼只會在空中盤旋……」

被鬼鳥這麼一提,殤不患才發現……怪不得感覺有點暈啊!

一個不小心,眼睛就向下看了。

「嗚哇……好高!!!」

「不患,原來你怕高?」

「沒沒沒、沒事啦!總之默念往七罪塔就對了吧?!」殤不患連忙閉上眼睛,開始專心地默念。

啊!不過這麼一來……豈不是變成放生其他隊友了?!

正如殤不患想的一樣,聊天視窗的提示音在此時叮叮咚咚地響起。

[隊伍]捲殘雲:啊!!!為什麼你們從我們頭上飛過去了啊?!

[隊伍]鬼鳥:我們先往七罪塔了喔~你們快點跟上!

[隊伍]鳴鳳決殺:當然,很快就會追上的。

瞥了一眼聊天視窗,殤不患真心佩服鬼鳥居然有辦法在這種掛在半空的狀態下單手打字,自己光是……努力地不要向下看,就已經是極限了。

幸好五分鐘之後,他們就成功降落在七罪塔的一處寬廣平台之上。

「這裡應該位在七罪塔的中央……所以是四樓吧!」鬼鳥看了看四周,詢問他們倆,「該怎麼辦呢?是要在這裡探索一下,還是先往下走跟大家會合?」

殤不患跟丹翡對看一眼,似乎也覺得就憑三個人想要探索未知的地圖太過勉強,於是回答道:「那就先往下走吧,途中可得小心不要引到太多怪哪!」

可萬萬沒想到的是,才剛踏入七罪塔內,就看到了一堆玄鬼宗小兵。

蔑天骸站在怪物群之中,狂妄地笑了。

「哈哈哈~你們真當吾的七罪塔是如此不懂招待客人的地方嗎?!」

「居然會在這裡遇到BOSS?!沒辦法了,強行突破吧!」殤不患急忙拔出劍。

「請不用擔心,做為護印師我還是有一些輸出技能的!」丹翡也跟著拔劍進入了備戰狀態。

系統提示:有玩家對你使用了幻術『錯視幻影』,將暫時失去視覺五秒鐘

……什麼???!!!

「……我們暫時兵分兩路吧。」

「喂!鬼鳥!怎麼回事……」本來想要質問的殤不患,突然發覺腳底一輕--

「嗚哇哇哇--」

「呀啊啊啊--」

伴隨著丹翡的尖叫,恢復視覺的殤不患唯一看到的,是自己向無邊的黑暗墜落。

 

凜雪鴉放開了偽裝成燭台的機關,開啟的地面因而闔上。

「喔?在吾的面前讓隊友墜落陷阱……這樣好嗎?」

「……這張地圖我熟,從這裡摔下去是死不了的。要是我沒出手的話,難不成還眼睜睜地看你把他們殺回重生點嗎!」凜雪鴉冷笑一聲,「你也差不多該招認了吧?是哪一位GM啊?」

「哈哈哈~原來你早就發現了啊!」

「……BOSS不待在自己房間卻出現在這裡,當然只可能是人為控制的,你們這招也只能騙騙無知的玩家罷了。」

「……真不愧是掠風竊塵,你果然如同傳聞中的一樣難搞啊!」蔑天骸突然深深地鞠了個躬,「不,凜雪鴉少爺。」

凜雪鴉沉默地看著四周的玄鬼宗小兵在蔑天骸一擺手後漸漸散去,這才開口:「……現在這裡沒有外人了,說吧,特地用這種方式來堵我,是有什麼事嗎?」

「還請您見諒,是上頭交代無論如何都要關注您的行蹤……不過您的謹慎超乎想像,要不是收到了『幸運竊賊』在魔脊山被啟動的訊息,我們還真不敢相信您已經到這麼近的地方來了呢!」

「……」雖然早有預期,不過沒想到那個混蛋真的敢做到這種地步啊?!凜雪鴉不禁有點光火。

「還請您務必撥冗接受我們的招待……不用擔心您的隊友們,相信這裡的怪物足以讓他們慢慢享受過關的樂趣。」

「……好吧。」凜雪鴉下定了決心,跟在蔑天骸的身後邁出了步伐。

 

「嗚……痛痛痛!」摔在堅硬的地面上,殤不患忍不住揉了揉背後。

雖然血條掉了大半,但幸好沒有掛掉啊!

「殤先生,你沒事吧?我這就放治癒術!」

看來丹翡也逃過一劫了,趁著治療的光輝出現時,殤不患藉機看清了四周。

原來自己現在身處在像是地牢一樣的地方啊。

血條緩慢地恢復了,殤不患起身走到了牢門的旁邊,正思考著要不要強行破壞的時候--

[隊伍]捲殘雲:嘿嘿~我們通過闇之迷宮到達七罪塔了喔!你們在哪裡啊?

喔喔!來的真是時候啊!

[隊伍]殤不患:能先繞過來我們這邊嗎?

[隊伍]捲殘雲:等等喔……啊!我看到你們的座標了!馬上到!

捲殘雲如同他宣言的一般急急衝了過來,但是在看清兩人的狀態後還是忍不住咋了咋舌。

「喂喂?!虧你們還先走一步的……怎麼掉進陷阱裡了啊?!所以說你這個路痴真是……」

「咳!先別說那個了行嗎?!」

「好啦~馬上就放你們出來!等等喔~」

然而捲殘雲準備用長槍破壞牢鎖的時候,被隨後趕到的狩雲霄給阻止了。

「大哥?」

「鬼鳥呢?不是跟你們一道走的嗎?」

「呃……他突然說什麼要兵分兩路,然後我跟丹翡就不小心踩到陷阱了。」殤不患也說不出現在的違和感是怎麼回事,總之下意識地袒護了鬼鳥。

「原來如此,那接下來鬼鳥該不會打算搜括完七罪塔的寶物庫之後,就解散隊伍放生我們全部的人吧?」

刑亥出乎意料的辛辣言詞引起了捲殘雲的反駁。

「妳胡說什麼呢!隊長沒有這麼不負責任吧?!」

「……這可不好說喔。」殺無生冷冷地補了一句,「畢竟是那個坑人無數的掠風竊塵啊!」

「什麼?!鬼鳥先生是……那個掠風竊塵?!」

居然連丹翡都如此驚訝……殤不患心裡升起了一道不好的預感。

「等等,怎麼回事啊?給我解釋一下!」

「嗚哇你居然不知道掠風竊塵?!你一定沒有在逛貼吧論壇喔~~~」

對捲殘雲的指摘,殤不患冷冷地吐槽回去:「我是西幽大陸的,誰會去看東離版啊!」

「呃……那本大爺就告訴你吧!掠風竊塵就是那個惡名昭彰、至今還沒有受到制裁的外掛玩家啊!」

外掛?!鬼鳥會開外掛?!不對……這樣的全息網遊,怎麼可能會有外掛啊?!

殤不患不敢置信地反問:「一定是搞錯了吧!這遊戲開服至今,從來沒聽說過有外掛啊?」

「確實是呢,不過,那小子開外掛是無庸至疑的。」

「這已經是人身毀謗的等級了喔!無生,你有什麼證據嗎?!」

「……沒有,可是除此之外無法解釋了。」

「哼,是因為那小子的掉寶運好得太離譜了啦!」

刑亥接過了話,於是殤不患繼續反駁:「就憑掉寶的運氣好了點你們就說他開外掛?!那是人品問題吧!」

「……當然不是沒有根據的,你自己聽聽就會知道了。」刑亥握緊了長鞭,像是光回想就相當不愉快的模樣,「只要一開放什麼新的副本之類的啦,那小子都會衝第一個,然後最扯的就是,他每次都會撿到王才會掉落的限定神裝!是每次!!!其他人不管刷了十次還上百次也撿不到的寶,他永遠都會一次就撿到,這還不叫外掛嗎?想想那小子的名字有多麼常出現在拍賣所……你就會明白他有多可惡了!」

殤不患聽得啞口無言,而狩雲霄趁勝追擊:「其實已經有不少玩家舉報過他了,只可惜……官方調查的結果回覆竟然是……這名玩家沒有使用外掛,哼,根本沒有人相信好嗎!」

「……所以我才會接到不少要殺了他的生意啊!就算他用的不是外掛,也肯定是什麼官方查不出的手段吧。」

「……既然你們一致認定他耍了什麼手段,那為何還要跟他組隊?」

「很簡單啊!因為王一定會掉寶嘛!」刑亥此時笑的非常邪惡,「跟他買總比怎麼刷都不掉好吧?」

殤不患搖了搖頭……他實在不願意相信鬼鳥會使什麼遊戲公司查不出來的手段……可是……

不由自主地想起,在魔脊山上,遇到的那群捕捉魑翼的小怪。

……從踏入副本地圖以來,鬼鳥只是不停地放輔助技能,明明也可以輸出的,卻不肯出手打怪。

為什麼那個時候……他會搶先自己一步,放了冰系法術呢?

……從來沒有人打到過的骨笛……除非他早就知道,只有他才打得到……!!!

殤不患急忙打開了隊伍介面,然而隊長位置的鬼鳥,不知何時已經變更名字為掠風竊塵。

……他說過進BOSS房間之前會開稱號的!!!莫非……?!

你密了 掠風竊塵:鬼鳥!是你對吧?在的話就回我一下啊!

你密了 掠風竊塵:鬼鳥!!!

 

聊天視窗的訊息無聲的捲動。

原本已經抬起的手,最後又無力地垂下。

「凜雪鴉少爺,已經為您備好筵席了,請移步。」

「……我明白了。」

輕輕嘆息一聲,凜雪鴉抬手將聊天視窗給關閉。

「抱歉,不患……但是接下來,是我一個人的戰鬥了……」

 

下集待續

 

後記:

為了讓大家對雪鴉恢復點信心~我來做個情報統整吧!www

雪鴉的聲望值超乎常人的高→跟NPC交易折扣很多→出手大方

疑似開了外掛永遠能打到好寶神裝→拍賣所常客→本人說過販劍能賺很多錢

結論就是雪鴉絕對不缺錢用!那麼如此有錢的雪鴉……為什麼要解節省住宿費的任務呢?

還是在隊友們都不曉得有這個任務的情況下、就選擇了跟殤叔一起解……

目的當然只有一個!!!就是把殤叔拐上床真愛不解釋啊!!!(毆飛)

基於下集開始就走原創路線了,我就放個雪鴉視點的下集預告吧!XD

 

果然是你啊!第一眼看到蔑天骸的時候我就知道了……

居然把BOSS的外貌設定成跟你長得一模一樣!就這麼想要噁心我嗎?!

……要我幫忙也不是不可以,但相對的,你會給我什麼好處?

……只要在這裡打倒你,不就會噴出天刑劍了?

--下集,雪鴉VS蔑總?!

「我改變主意了,你還是乖乖留在這裡吧。」從蔑天骸的手中,出現了謎樣的魔法陣……

评论(7)
热度(26)
  1. 涅槃·凤舞腐若化羽 转载了此文字

© 腐若化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