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若化羽

若跳坑,則產文;離了坑,即休更
然而碼文速度不保證(喂

【東離/殤凜】今天的東離江湖也是一樣和平呢(九)

網遊設定,惡搞與OOC什麼的……不是理所當然的嗎!(喂)

蔑總形象崩壞注意、蔑總形象崩壞注意、蔑總形象崩壞注意!!!很重要所以我說了三遍

本集標題雙關~不管是要從拼音聯想還是字面意義聯想都沒有任何問題(笑)

偷渡了蔑衡CP, 雖然丹哥目前只會出現在對話裡,不過他會在番外篇大活躍的

傳送門:十一十二


第九話 S與M

殤不患煩躁地關掉了聊天視窗。

一直戰戰兢兢看著他動作的丹翡忍不住問了:「殤先生……你剛才是在?」

「我嘗試密鬼鳥,可是他都不回我!」殤不患沒好氣地道,「該不會被怪打趴了,現在是求幫復的狀態吧?!」

「……你居然還有那個閒情逸緻擔心他啊!」殺無生似乎對殤不患的反應相當意外,「算了吧!那小子的潛行練得可好了!不可能會發生那種事的。」

「潛行?那不是盜賊的技能嗎?!」

「那小子練的是盜賊啊!不然你以為他的職業是什麼?」

……晴天霹靂!!!不敢相信!!!

殤不患覺得自己的下巴都要嚇得合不回去了……鬼鳥的職業原來是盜賊?!

確、確實他說過他是練敏捷的……可是!有哪個盜賊會去學習製杖、練火法冰法、還有點一堆輔助技能的啦!

這技能樹究竟是有多奇葩!怪不得上不了高手榜!!!

「好啦別管那些了~現在怎麼辦?」刑亥撥弄自己的長髮,事不關己地問道。

「……那小子還欠我一場PK,這次絕對不能讓他跑掉,否則我沒法對要他命的買主交代了!」殺無生對大家比了一個再會的手勢,「我就先走一步了,你們看著辦吧。」

「啊……走掉了……」

剩下的人面面相覷,似乎一時間也拿不定主意。

殤不患將所有的內勁都灌注到雙掌之上。

「喝!」

脆弱的牢門不堪一擊地整面倒了下來。

「哇啊啊!」站得離門最近的捲殘雲被嚇退了幾步,「你、你居然空手就破壞了?!」

「……繼續站在這裡也不是辦法吧!我們不是來推副本的嗎?!」殤不患此時的氣勢強得讓所有人都只能愣愣地看著,然後服從,「既然無生先去找鬼鳥了,那我們就……慢慢地殺上去!」

 

「讓您久等了,老闆說要與您親自談話。」

凜雪鴉聞言放下了手中的酒杯。

蔑天骸低下頭,像是連線中斷一般地動也不動,不過須臾,再度抬起頭來的時候,氣質已然換了個人似的與剛才完全不同了。

「啊!雪鴉!我可愛的弟弟喔~~~見到你真是高興啊!」

凜雪鴉馬上露出了像看到什麼噁心東西般的嫌惡表情。

「……果然是你啊!第一眼看到蔑天骸的時候我就知道了……居然把BOSS的外貌設定成跟你長得一模一樣!就這麼想要噁心我嗎?!」

誰知蔑天骸聽了不但完全沒有生氣,還一臉陶醉的神情。

「好懷念~果然沒有聽到你這樣罵我,就沒有一天開始的感覺啊!」

「哼!我可是很忙的,一點都不想跟你在這裡浪費時間!」凜雪鴉生氣地翹起了腿,「說吧,特地用這種手段跑到遊戲裡來堵我,到底是有什麼事?!」

「我擔心自己可愛的弟弟有什麼不對嗎?雪鴉~~~誰叫你都不接我電話嘛~~~」

「少來!我無視你的騷擾電話也不是一天兩天的事了吧!」吼完這話的凜雪鴉冷靜了下來,露出了狡黠的微笑,「啊~我知道了!你一定是惹了什麼麻煩,沒辦法處理,所以想來拜託我幫你善後對不對?」

「……這怎麼可能呢?」

蔑天骸的笑容稍微僵硬了一點,於是凜雪鴉繼續尖銳地問了。

「讓我猜猜看吧~嗯?該不會……是丹衡哥的事?」

蔑天骸這下笑不出來了。

「果然啊!」凜雪鴉此時的笑容滿是幸災樂禍的意味,「終於要鬧分手了?」

「你……你怎麼會知……」

「我的隊友裡有一位名叫丹翡的女性護印師,認識的第一天,她就告訴我了,說她哥哥來打七罪塔副本的時候被王打掛噴裝,從此氣得不上線的事。」凜雪鴉滿意地看著蔑天骸冷汗直流,「護印師本來就是限定名額的職業……再加上姓丹……想不知道都難吧?呵呵~世界可真小啊!」

蔑天骸表情絕望地張大了嘴,然而他什麼話也回不了。

「丹衡哥肯定也一眼就認出來了吧!居然在遊戲裡被長得跟你一模一樣的BOSS打掛還受到了死亡懲罰……唉~總覺得他的心情我能理解啊~」

「……拜託你了!」蔑天骸突然將整顆頭都叩到了桌子上,「阿衡從來沒有跟我冷戰這麼久過……這次真的很嚴重啊!!!」

凜雪鴉冷漠地掃了他一眼,將身子稍微側坐,右手搭上了椅背。

「……要我幫忙也不是不可以,但相對的,你會給我什麼好處?」

「什、什麼都可以啊!只要你想要的,哥哥我都買給你!」

「嗯……那麼……借個五萬來花花吧。」

「那有什麼問題!我等一下就匯到你的戶頭!」

凜雪鴉聽得沉下了臉:「……台幣五萬能幹嘛啊?!」

「啊?還是你要人民幣?……也行,我明天跑一趟銀行。」

「……通用貨幣是美金吧、美金!!!」

「美金五萬元?!」這下蔑天骸有意見了,「雪鴉~你要這麼多錢做什麼?!」

然而凜雪鴉一本正經、義正詞嚴地回答了:「買跑車、追漢子。」

「是、是那個殤不患嗎?!不行~~~哥哥我絕對不同意~~~」

「你知道殤不患的事?」

凜雪鴉有點意外,可蔑天骸的答覆更加出乎他意料之外。

「哼!做為唯一一個腦筋秀逗從西幽隨便亂跑到東離來的玩家,我當然也派人盯住他了!」蔑天骸越講越激動得握起了拳頭,「可惡啊~~~雪鴉你從十歲開始就沒有再跟哥哥我一起睡了!那個男人竟敢每天跟你躺在同一張床上!他憑什麼……!」

凜雪鴉的雙眸瞬間冷了幾分,不開心地回嗆:「連自己男朋友都顧不好的傢伙,沒有資格管我跟誰睡啦!」

「可、可是!雪鴉你聽哥哥的!那個男人真的配不上你啊~~~」

「嗯哼~那我改變一下條件好了,要我幫忙可以,給我殤不患的玩家資料吧!」

「什、什麼?!不不,雪鴉……這個有點……」蔑天骸一臉為難地道,「現在有個資法的啊!」

「不然拉倒!」

「畢、畢竟這種事要是被玩家發現的話……我們會……」

「那我就勸丹衡哥跟你分手吧!」

「……我……我知道了……」最終這場拉鋸戰,以蔑天骸的完敗結束。

「那好,沒事了吧?沒事的話我去跟隊友們會合了。」

凜雪鴉滿意地作勢起身要走,蔑天骸只得慌張地揮舞雙手阻止。

「別別別、我還沒說正事啊!」

「……你還有正事?!敢情你剛才都是在耍我玩呢!」

「呃……這個……不不,阿衡的事當然也很重要……總之雪鴉你聽我解釋啦!」蔑天骸深呼吸了一口氣,開始自怨自艾地道,「其實是這樣的……這個七罪塔副本呢,現在有BUG還沒解決,所以……是沒辦法正常通關的。」

凜雪鴉眨了眨眼,又默默地坐了回去。

「我本來以為可以就很快處理好的……沒想到……至今仍然找不出問題在哪裡……所以……」蔑天骸直視著凜雪鴉,討好般地懇求道,「雪鴉~你回來團隊吧!」

「才不要!我現在還在休假中呢!」凜雪鴉嘟起嘴,不太開心地拒絕了。

「……可是除了你以外沒人能解決了……」

「你手下的工程師都是吃素的嗎?!抓個蟲而已,需要這麼麻煩?大不了維修啊!」

「不行啊!這可是公告新開的副本,要是關服維修的話,對收益跟聲譽都會有影響的!」蔑天骸搖了搖頭,「總之我目前先把BOSS的等級設定為高於玩家的95級,而且一直派人手動操控,就是為了能在這裡阻止玩家啊!可是……你知道的……還是會有死亡懲罰……」

「這不是反效果嗎?!就為了這麼個理由,犧牲玩家的權益?!」凜雪鴉瞇起了眼,「……這才是丹衡哥不上線的真正原因吧?」

蔑天骸只得乾笑,凜雪鴉沉默地瞪著他良久,嘆了口氣。

「……好吧,我知道了,但是我有個條件。先讓我把我的隊友們勸離七罪塔,之後再下線去處理,行嗎?」

「行行行!雪鴉~~~我就知道你才是我的救星~~~」

「住嘴!噁心死了!」凜雪鴉撇過頭,突然想起了更重要的事,「等等,既然你說這個副本目前沒辦法正常通關……那你乾脆現在就把獎勵給我吧!這樣我要勸離他們也方便些。」

「沒問題啊!除了天刑劍以外的都可以給你喔~~~」

「喂!你明知道這個副本最有價值的寶物就是天刑劍啊!」

「唉~雪鴉!真不是我不幫你的,我說了有BUG,所以天刑劍沒法給啊!」

「啊,是嗎?」凜雪鴉站起身,倏地亮出了一把銀色的短刀指向蔑天骸的咽喉,「我可是有你給我的『幸運竊賊』呢!只要在這裡打倒你,不就會噴出天刑劍了?」

「哈哈哈~雪鴉,這種程度的威脅對我是沒用的喔!」落於下風這麼久的蔑天骸難得露出了勝利的微笑,「你那隻角色的技能點得有多歪我是再清楚不過了!就憑你一個人,是沒辦法打倒我的啦!」

「……呿!」凜雪鴉不甘心地將刀收起。

「好啦雪鴉~別生氣了!那樣只會糟蹋你可愛的臉蛋啊!」蔑天骸笑得一臉邪惡地站起了身,「跟我來吧,想要什麼寶物都行!……不過沒有天刑劍喔!」

 

七罪塔的寶物庫內,牆壁上掛滿了各式各樣的劍。

凜雪鴉不禁看得有些傻眼。

「你是把蔑天骸給設定成刀劍宅嗎?!」

「啊哈哈~沒錯!來,慢慢選吧!想要哪些我都可以拿給你喔!」

凜雪鴉大致環視了一圈,確實都是史詩級的寶劍無誤,只可惜……

「……這些劍市面上都已經有了,就算拿去賣,也賣不到當初的一手價錢了啊!果然你還是給我天刑劍吧!光是可以解劇情這點,價格就能翻倍了!」

面對凜雪鴉這種半是撒嬌半是耍賴的態度,蔑天骸也只能苦笑。

「別為難我啊!又不是我不給,是真的……嗯?」蔑天骸的面前跳出了一條警示訊息,「唉呀~有玩家朝這裡靠近了,這是……鳴鳳決殺?」

凜雪鴉心裡一驚,無生單獨殺過來了?!

「掠風竊塵!你、真的跑到寶物庫來了!」殺無生氣勢洶洶地拿著雙劍大步跨進,「該不會打算開完寶箱之後就解散隊伍遠遁吧?!我是不會讓你逃走的喔!你還欠我一場PK呢!」

「……無生,我答應你的是通關之後才跟你PK吧?」

「確實如此,不過……」殺無生轉向一旁站著的蔑天骸,「BOSS也在這裡不是嗎!正好!我這就把BOSS給打掛,然後你得遵守約定乖乖跟我PK!」

「……!等等!無生……」

凜雪鴉著急的想要阻止,可是殺無生已經直直往蔑天骸衝去。

「喔?居然要單獨挑戰吾?鳴鳳決殺……你可真有勇氣!好吧!吾就與你一戰!」

面對瞬間入戲的兄長,凜雪鴉只能焦急的在原地看著。

對普通玩家來說,周圍遍佈的刀劍不過就是佈景罷了,可是對身為副本BOSS的蔑天骸來說,這些都是供他使用的武器。

殺無生的臉上露出了驚訝的神情,每一次劍技就要攻擊到BOSS的時候,就會有一把劍憑空飛過來擋下殺招,其結果就是自己不論怎麼進攻,都完全打不到王啊!

「無生,別打了!趁現在快跟我撤退……」

「喔喔喔!這次的BOSS超強啊!好久、好久沒有遇到這麼厲害的狠角色了!不要阻止我~」

……這個沒救的PK狂!

再一次喪失阻止機會的凜雪鴉,看見了兄長臉上揚起的殘酷笑意。

「……說起來~這個鳴鳳決殺,也是一直在騷擾你的玩家之一吧?雪鴉,哥哥我現在就幫你把他解決掉--」

「啊?!這BOSS突然說什麼呢?!」被蔑天骸意味不明的言詞給干擾的殺無生,一瞬間忘記了攻擊。

「嗚呃!」下一秒,蔑天骸手中的劍從背後貫穿了殺無生的身體。

「這到底……怎麼……回事……」殺無生疑惑地望向了不知所措的凜雪鴉,之後便化為一道光消失了。

地上遺留了兩樣東西。

凜雪鴉撿起了它們,一件是當初引發衝突的迴靈笛,而另一個……是無生原來裝備的羽毛頭飾。

……正常的副本設定應該是,死亡的時候不會受到噴裝掉級的懲罰,僅僅被送回副本入口處才對。

可是無生噴裝了……而且是紅名玩家的雙倍罰則,這是真正的死亡懲罰啊!

從與丹翡初遇到現在……副本不能正常通關也就罷了,居然完全沒有對這部分做任何處理嗎?!

凜雪鴉的心底突然生出一股無可言喻的憤怒。

「……為什麼……為什麼這麼獨斷的就動手了?!你答應過我讓我勸離他們的啊!」

「沒差吧?那傢伙不是也煩了你很久了嗎?現在他不但掉級還噴裝了~之後應該會安份一點不再煩你了吧。」

「你……!到底要無視玩家權益到什麼程度?!這個副本有BUG明明不是無生的錯!為什麼要讓他承受這些!」

蔑天骸嘆了口氣:「事到如今你還幫那種傢伙說話做什麼?」

「……原來你一直以來都是用這種態度在經營的啊!怪不得會給我那種破壞平衡的技能!」凜雪鴉握緊了拳頭,努力壓抑著顫抖的聲音,「你……就這麼想把我從遊戲裡逼走嗎?!」

蔑天骸聞言狂妄地笑了笑。

「正是如此,我早就想告訴你了,雪鴉~放棄那個角色吧。技能都點這麼歪了虧你還玩得下去……要不是有我苦思了三天三夜才想出來送給你的那個最強技能,你那隻角色根本就廢了啊!結果還讓我收到了一堆玩家對你的投訴……真是夠了!我看這樣吧,我給你一隻滿級的GM帳號,然後你把角色給刪了好不好?」

「……我又不是為了這個才玩遊戲的!!!」

「唉~所以說有個頑固的弟弟就是這點麻煩啊……完全不能理解我是有多麼多麼的為你著想……哥哥我好傷心喔!」蔑天骸裝模作樣地搖了搖頭,「算了,我改變主意了,你還是乖乖留在這裡吧。」

「你說什……?!」

從蔑天骸的手中,出現了謎樣的魔法陣,強光直直對著自己而來,凜雪鴉只能下意識地閉上眼睛。

等到張開雙眼的時候,已經來到了陌生的房間。

有床舖、桌子、檯燈,甚至門窗都是透明玻璃,完全現代感的家具跟七罪塔的風格簡直格格不入。

凜雪鴉心中覺得不妙,然而試圖叫出遊戲介面的時候,卻發現毫無反應。

「……這裡……該不會是……?!」

急忙對整個房間進行了地毯式搜索,這才糟糕的確認了,沒有離開這個房間的手段。

「那個……混蛋老哥!!!」

 

殤不患一直偷偷地在注意著隊伍介面。

在系統提示鳴鳳決殺離開隊伍之後不久,掠風竊塵的座標便再也不曾移動過。

……機會終於來了!

「呼啊~這些玄鬼宗小兵的經驗值真的好多喔!我連升了兩級耶!」捲殘雲正在開心地點學習技能。

「我也是!」

「啊哈哈~看來慢慢殺上去的決策是對的呢!我們要不要等這層樓的怪重生以後再屠殺一遍啊?」

「這主意聽起來不錯。」

趁著狩雲霄附和刑亥提議的當頭,殤不患悄悄往樓梯的方向靠近。

「我說~那你們在這邊慢慢練吧!我先走一步了啊!」

「啊……殤先生!」

「喂喂你個路痴還敢自己一個人跑掉啊?!」

不顧背後丹翡跟捲殘雲的話語,殤不患朝向掠風竊塵所在的座標一路急奔。

七罪塔的樓上其實很空曠。

也許怪都被無生清光了也說不定……真是幫了大忙啊。

眼看著逼近目標,殤不患對入眼的景象狠狠地吃了一驚。

「這是……?!」

「……不患?」

 

下集待續

 

後記:

蔑總的本質其實就只是無藥可救的妻奴加弟控而已啦!要是雪鴉是我弟弟,我大概也會一樣痴漢(喂)

雪鴉的身份已經爆料了一半,剩下的下回解決~所以……殤叔被徹底攻略的倒數計時www

不過下集再讓我理一下思路……靈感給了我兩條路線,虐心的跟愉悅的

講真虐心線比較帶感,不過我被虐哭了啦不能忍!現在只好努力尋找這兩條路線的平衡點(毆)

姑且還是放個下集預告吧!(對話順序:蔑總、雪鴉、殤叔、雪鴉)

 

終於見到你了啊!殤不患!要不要乾脆就這樣~把你殺回西幽去啊?!

你要是敢對不患做出那種事的話,我絕對不會原諒你!

你就是……凜雪鴉?!

……算我拜託你了,剛才的事情,請你忘掉吧!

--下集,終於合流的殤不患,意外知道了真相?!

……所有的一切,都因為凜雪鴉這個名字,得到解答。

评论(13)
热度(28)
  1. 涅槃·凤舞腐若化羽 转载了此文字

© 腐若化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