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若化羽

若跳坑,則產文;離了坑,即休更
然而碼文速度不保證(喂

【東離/殤凜】今天的東離江湖也是一樣和平呢(十)

網遊設定,惡搞與OOC……依舊通常運轉!(毆飛)

真相解答篇,基本上這集……殤叔正式被雪鴉攻略成功了!不過走的是先虐後甜的路線

連我自己都被虐哭了所以不要說我沒有提醒喔!(喂)

傳送門:十一十二


第十話 隱藏的真意

入眼的是一個與周圍佈景格格不入的空間。

從透明玻璃的門窗看進去,純白色調與充斥著現代感的家具……怎麼看都像是商務旅館的單人套房啊喂!為什麼遊戲副本裡會有這種地方啊?!

「不患~你能來這裡真是太好了!」站在房間裡頭的鬼鳥將雙手貼到了玻璃窗上,欣喜地望著自己,「幫我個忙吧!這門沒辦法從裡面打開啊哈哈……也許開關會在外面?」

「……你到底是怎麼被關進去的啊……」

「嗯~就……不小心踩到陷阱囉!」

殤不患只得搖頭,這傢伙怎的也這麼粗心……算了,先把人放出來再問個清楚吧。

「我找找喔……有了!」環視四周後,殤不患很快就在門邊的柱子上發現了有數字鍵盤的電子鎖,「呃……這個……看起來像是密碼鎖耶?!」

「什麼?!居然是密碼鎖?!」鬼鳥用力地捶了玻璃窗一下,難得地爆了粗口,「那個混蛋~~~」

殤不患還來不及問這微妙的反應是怎麼回事,就感覺到了背後傳來的殺氣。

急忙回頭一看,BOSS在一片黑暗中悄然現身。

「哈哈哈哈哈哈~終於見到你了啊!殤不患!」蔑天骸依舊笑得狂妄,「你能自己過來送死真是太感謝了!要不要乾脆就這樣~把你殺回西幽去啊?!」

咦?!之前BOSS明明只會喊玩家稱號的不是嗎?……怎麼現在居然被點名了啊喂!

更讓殤不患驚異的,是鬼鳥那從未聽過的憤怒語氣。

「你、敢!!!」身後的鬼鳥隔著玻璃窗惡狠狠地嗆了回去,「你要是敢對不患做出那種事的話,我絕對不會原諒你的啦!」

「都到這地步了你還在袒護這個男的?!哥哥我沒有同意你們交往啊!!!」

「給我閉嘴!你沒資格管我!」鬼鳥突然對殤不患發出了指示,「不患!攻擊他的腰!」

……雖然不太明白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但殤不患還是當機立斷地按下了居合斬。

蔑天骸雖然急急向後閃避,可掛在腰間的吊飾仍被俐落的一刀斬斷,除去散落地面的骷髏飾品以外,另一樣較大的環被勾上刀尖,飛到了殤不患手中。

……那是一個電動遙控鎖。

殤不患按下按鈕,身後的玻璃門便應聲而開。

「不啊啊啊啊啊啊~~~你、你幹了什麼!!!」蔑天骸驚恐地雙手抱頭,「我好不容易可以對雪鴉玩監禁Play的啊!!!都、都被你給破壞了!!!」

終於脫出房間的鬼鳥一步步走到了自己旁邊,渾身散發著異常恐怖的殺氣。

「原、來、如、此~特地把我關在GM休息室……就是為了這個打算啊~」殤不患發誓,他絕對從鬼鳥交握的拳頭處聽到了骨節格格作響的聲音,「你已經做好覺悟了吧!啊?!」

之後的發展讓殤不患徹底懵了。

鬼鳥賞了蔑天骸一記漂亮的右勾拳、迴旋踢,等到蔑天骸重重摔在地上後,又立刻毫不留情地朝他胯下狠狠踩了下去--

「啊--」……看、看起來應該超痛的不過蔑天骸卻露出了異常享受的表情,「好、好棒!啊啊!雪鴉~~~再用力的踩我吧!」

……這到底是什麼情況啊???!!!

……對了,鬼鳥說過他認識一個無藥可救的抖M……難不成、就是這傢伙?!

鬼鳥稍微把腿抬起來了些,冷冷地瞪著此時一臉陶醉的蔑天骸。

「哼,還想要我繼續踩你的話,就給我聽好!乖乖滾回你的BOSS房間去、不准再干涉我的行動!懂了嗎?!」

「懂懂懂!雪鴉你說什麼我都聽你的!」蔑天骸點頭如搗蒜,「只要你繼續……」

「啊啊--」最終在鬼鳥用力地朝他胯下狠狠一踹以後,BOSS發出慘叫,化為一道光消失了。

四周立刻陷入了詭異的寂靜。

「呼……」鬼鳥長長吐出一口氣,看起來……相當疲憊的樣子。

殤不患很想催眠自己剛才什麼都沒有看見……可是!衝擊性太強了啊!

「你……原來是這種性格的啊……」

鬼鳥猛地回頭,像是現在才注意到殤不患其實全程旁觀了他對BOSS施暴的過程似的,表情變得相當驚悚。

然後便直直衝了過來,雙手緊緊抓住殤不患的衣裳,將整個臉都埋到了殤不患胸前。

「喂!你……?!」

「……算我拜託你了,剛才的事情,請你忘掉吧!」

哀求的語調、微微顫抖的身軀,認識至今何曾看過鬼鳥這樣失態……殤不患真的是很想答應他的。

無奈受到的衝擊太大,一時半刻根本就不可能忘得掉啊!

以前從來沒有想過,為什麼遊戲裡面只有BOSS的AI能夠溝通,現在看來真相明瞭了……原來根本就是人為操控的啊!

……還有一個更關鍵的問題,這才是最讓殤不患在意的。

「剛才……BOSS叫了你……雪鴉,對吧?該不會……你就是……凜雪鴉?!」

聽到這話的鬼鳥抬起頭來,瞬間退開了三尺遠。

……被說中心事的那種想要掩飾的表情。

……這樣,算是默認了嗎?!

殤不患頓時覺得,眼前一片天旋地轉。

 

第一款應用了VR虛擬實境技術的全息網遊,TBF Online,是由一位年僅23歲的天才工程師開發成功的。

良好的談吐、優雅的氣質、俊秀的外貌、聰穎與知性的形象,使他在一部分人的心中被譽為了偶像一般的存在。

而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員。

……明明比我的年紀還要小,就這麼了不起了啊!

正是抱持著對凜雪鴉的憧憬,才讓殤不患踏入了這款遊戲。

然而萬萬沒有想到的是……自己居然會在跨越鬼歿之地的另一塊大陸上,遇到本尊啊!!!

為什麼一直以來都沒有注意到呢?!明明五官是那麼的相似啊!

「……不患?」

「……怎麼可能……你居然是、凜雪鴉!」殤不患扶著額頭,努力地想要站穩晃動的身軀,「總覺得……我心目中的偶像幻滅了……」

「哎?!不患你振作點啊!可惡~~~早知道會變成這樣,當初即使用上強硬的手段也應該跟你生米煮成熟飯的!這樣你就得對我負責了……」鬼鳥自怨自艾地說完,便將雙手交握,閃著水汪汪的眼神看過來,「吶~不患!看在我們都睡過了的份上,你不會對我始亂終棄的對吧?!」

殤不患覺得自己的頭更痛了。

「……你能稍微讓我保留一點對凜雪鴉的美好形象嗎?!」

聽到這話的鬼鳥沉默了。

他轉過頭去,背影看起來竟然有些落寞。

「……雖說被那個笨蛋哥哥攪局的時候,就已經有不好的預感了……可沒想到真的朝著最壞的事態發展了哪……明明就差一點了……好不甘心……」

那刻意壓低的語氣讓殤不患怔住了,而鬼鳥罕見地連聲招呼都不打便邁開了步伐。

「喂、你要去哪裡啊!鬼鳥?!」

「……去一趟寶物庫。」被那樣稱呼的鬼鳥瞬間停下了腳步,可仍然沒有回頭。

殤不患只得跟了上去,然而鬼鳥完全沒有搭理他的意願,逕自加快了腳步。

……呃……該不會…是我把話說得太重了吧?!

 

為什麼要來寶物庫啊?殤不患其實很想問出口的。

可蔓延在兩人之間詭異的沉默讓他卻步。

現在才察覺到……從認識以來,鬼鳥根本不曾這樣刻意無視自己過。

……原來自己才是單方面接受好意的那邊嗎?

可惡……快想想能說點什麼啊!

彷彿沒有注意到殤不患此時內心的糾結似的,鬼鳥從背包裡掏出了一根鐵絲,開始熟練地打開寶箱。

「呃、你……原來有練開鎖啊?」

「……開鎖是盜賊的必修技能吧。」

呼……終、終於肯說話了……雖然聽起來好像還是在生氣……

「既然如此,那你為什麼還要點其他職業的技能啊?」

「……不患,你覺得遊戲的樂趣是什麼呢?」

殤不患很認真的思考了一下,然而猜不透鬼鳥真意的他,只得保守地給予模稜兩可的答案。

「這個應該是因人而異的吧!」

「……現在的貼吧論壇,總是能看到這樣的帖子『求配點教學、求修練技能建議』等等的,」鬼鳥冷笑了一聲,「依照模板複製出來的『強者』,就是玩遊戲唯一的價值了嗎?」

殤不患無法反駁,於是他沉默地聽著鬼鳥繼續說下去。

「遊戲真正從玩家這裡奪走的最重要的東西,不是金錢,是時間!我能理解大家求速成的心態,但是我不認為那是遊戲唯一的玩法。」鬼鳥一邊說著,一邊繼續開著寶箱,「來到與現實完全不同的幻想世界,不認為拿來達成不同的人生成就會更有意思嗎?比方說收集特定的寶物、或者研究不靠武力碾壓的通關方法之類的……這才是遊戲的樂趣所在吧!真要靠攻略的話,我自己就能寫了,為什麼還得依照一般大眾的方法練角啊?再說了我若真的想要成為最強的話,拿一隻GM角色把參數全部調到最高就能屌打所有玩家了,不過那樣有意思嗎?沒有什麼事情,會比不能親自享受自己創造出來的世界、只能看著別人玩要更難受的了……我,只是單純地為了發掘這個世界更多可能性而來的,僅此而已。」

殤不患心裡突然生出了一種奇異的感受。

……彷彿看見了與報導上完全不同的,凜雪鴉的另外一面。

現在站在自己眼前的,不是那個戴著虛偽的交際面具,拒所有人於千里之外的偶像,而是真實的、活在這個世界上的凜雪鴉。

「……只可惜,這一切都被那個笨蛋哥哥給破壞了。」

「怎麼說?」

又開好一個寶箱的鬼鳥,停下來操作了介面,然後將它滑到了自己眼前。

上面顯示的是一招技能。

技能名稱:幸運竊賊

技能解說:【來自系統的贈禮】在組隊狀態下,幸運值將固定為最高(被動技能)

「這是……?!」

「我身為名人榜榜首獲得的系統贈禮技。照理來說送給排行榜第一名玩家的技能,應該經過開會討論的……就只有我的是那個笨蛋哥哥獨斷決定的!」鬼鳥不開心地關掉了介面,「根據我的實測,這技能的能力是掉寶率為百分之百!」

「原來……外掛的真相是這麼一回事啊!」

「很過份對吧?掉寶機率明明也是遊戲樂趣的一環,居然就被這麼破壞了!」

「呃……」殤不患看著憤憤不平的鬼鳥,實在說不出也許那是哥哥想對弟弟表示關心的方式……只好轉移話題,「那你為什麼不上貼吧論壇澄清呢?」

「說了有誰會信嗎?反而會增加身份曝光的危險……要是被大家發現我就是凜雪鴉,那我在遊戲裡還怎麼混啊!」

……這倒是真的,殤不患不得不同意,身為遊戲開發者,簡直可以說是創世神一般的存在……居然當起普通玩家跑進來了!不管是誰知道了都會受到跟自己一樣的衝擊的吧……

「好了,這下就全部打開了。」趁著談話的期間,鬼鳥已經將寶物庫裡全部的寶箱都給解鎖完畢,打開了隊伍介面,「他們也差不多該到了。」

「你打算做什麼?」

「畢竟已經答應了笨蛋哥哥嘛!」鬼鳥自嘲地笑了笑,「這個副本現在有BUG沒法正常通關,為了不讓大家被捲進來,所以接下來我要勸退他們,你在一旁看著就好了。」

……這樣沒問題嗎?殤不患有些疑惑,但此時背後傳來了捲殘雲元氣滿滿的聲音。

「耶!我是第一個到的!啊!兩個人都在呢~」

「被我猜中了!你小子果然跑到寶物庫來了!」刑亥隨後跟進,「還以為你會把寶物通通帶走然後解散隊伍落跑呢!」

「嗚哇~好過份喔!我是那種人嗎?!我才剛把寶箱通通解鎖而已耶……見者有份,你們自己挑吧!」

「真的嗎?!謝謝隊長~~~萬歲!」

殤不患看著鬼鳥完全恢復成平常的樣子後,不禁愣住了。

……真的是演技派啊!!!

要不是自己從頭到尾旁觀了發展,肯定也會被唬住吧……

其他人果然毫無所覺地分頭去開寶箱了,殤不患忍不住直盯著鬼鳥的臉看。

……偽裝得毫無破綻像平常一樣笑著的你,心裡……是真的在笑嗎?

肯定早就知道這些隊友在背後是怎樣猜忌你的,即使如此,也沒有打算澄清嗎?

殤不患悄悄地走到了鬼鳥的旁邊,握住了他的手。

鬼鳥終於願意看向自己了……殤不患動動食指,輕輕地在他掌心寫下了三個字。

有、我、在。

那一瞬間,鬼鳥……不,凜雪鴉在明白自己寫了什麼以後,露出了有史以來見過的,最甜美的微笑。

殤不患覺得自己大概一輩子也忘不掉那一幕。

握著的手在不知不覺中悄然鬆開。

不過已經不要緊了……不管那些傢伙之後會怎樣質疑都好,自己已經下定了決心。

……你不是一個人,還有我在。

我會成為你的同伴,保護你,直到最後。

「啊啊~結果這些寶箱裡面都只有補品耶?這次的副本也未免太小氣了吧!」刑亥看了看大家翻完寶箱後拿出來的東西,不甘心地撥弄著頭髮,「算啦!幸好BOSS房間就在前面了,我們……」

「啊、各位!有件重要的事情我要在這裡宣布一下~」鬼鳥拍了拍手引起大家的注意後,從背包裡掏出了兩樣東西--

「喂!那個不是鳴鳳決殺戴的羽毛頭飾嗎?!」不光是捲殘雲,大夥都震驚了。

「沒錯,而這邊這個是迴靈笛。」鬼鳥解釋道,「無生在我眼前跑去單挑BOSS,結果被打掛了,這就是從他身上噴出來的裝備。」

「什麼?!可是在副本裡死亡應該不會噴裝的啊!」狩雲霄提出質疑,而丹翡卻在此時幫了腔。

「不,確實會噴裝的……我上次跟哥哥來的時候就這樣了。」

「這、丹翡妹妹這麼嚴重的事妳要早點說啊!」

「好啦~大家稍安勿躁。」鬼鳥晃了晃手上的兩件裝備,開始分析道,「正如丹翡姑娘所說,不管這是七罪塔副本的特殊設定,還是根本就是BUG,總之這個副本存在死亡懲罰是事實,而在無生離隊的現在……我認為隊伍少了一個輸出來說對我們極為不利,要不乾脆先撤退吧?」

「……有道理,也只能這樣了。」一陣沉默之後,狩雲霄率先同意,「我可不想用死亡懲罰去賭,那樣得不償失啊。」

「既然大哥都這麼說了,那我也同意。」

「丹翡會下線跟哥哥討論過後去向遊戲公司回報的。」

「唉~好吧!雖然有點可惜……下次出團還要記得找我喔!」刑亥看著鬼鳥手上的兩件裝備,忽然道,「你那個……該不會不打算還殺無生了吧?」

「嗯?迴靈笛本來就不是他的,當然是物歸原主啊!」鬼鳥將兩件裝備收回背包,賊賊地笑了笑,「至於無生的裝備嘛……妳說過的,這是跟他談判的籌碼啊!怎麼能不好好利用呢?」

「哈哈~果然是你小子的作風啊!」

一行人走出了寶物庫外,幾乎所有人都忍不住望向了前方不遠處的BOSS房間。

可惜近在咫尺,卻沒辦法用高價的死亡懲罰來賭啊!

正當大家準備就此離開的時候,BOSS的房間門口突然憑空出現了一大群玄鬼宗小兵。

「怎、怎麼回事?!難道這層樓的怪物重生點……是這裡?!」

捲殘雲原本躍躍欲試地向前踏了一步,可是沒過多久就垮下臉來。

怪物還在不斷地重生,甚至夾雜了許多精英藍怪在裡頭。

鬼鳥掏出煙管轉了一圈,隊伍全員的身上都出現了速度上升的狀態。

「好啦!各位~看來我們別無選擇了……逃跑吧!」

 

下集待續

 

後記:

寫這章的過程我被虐哭了N次……已經努力把虐的部分給壓低了,不過為了讓殤叔之後主動出擊……請當作是必要的過程吧!傲嬌真的很難搞啊

放個輕鬆一點的讓大家轉換一下心情吧!這集的劇情可以簡單概括成一個惡搞選擇題~

我的偶像居然是我的枕邊人!而且每次都主動撩我還投懷送抱,請問我應該?

A 好好疼愛他

B 上他

C 睡他

D 幹他

E 以上皆是

……差不多就是這麼個意思!另外選E的自重!XDDD(喂)

剩下的就是兩場BOSS戰了,考慮讓大家本氣出演彌補一下正劇的遺憾www

最後是慣例的下集預告!(對話順序:殤叔、蔑總、雪鴉)

 

不就是要坦嗎?我來!

這個BOSS還真是喜歡亂跑耶……

雪鴉,已經沒有時間了喔!

……所以我才說我討厭你。

--下集,準備撤離七罪塔的過程,竟被蔑總攔路?!

「危險!」在千鈞一髮之際,殤不患緊緊地抱住了凜雪鴉……

评论(9)
热度(26)
  1. 秩序圣神腐若化羽 转载了此文字
    舔舔舔舔wwwww

© 腐若化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