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若化羽

若跳坑,則產文;離了坑,即休更
然而碼文速度不保證(喂

【東離/殤凜】今天的東離江湖也是一樣和平呢(十一)

網遊設定,惡搞與OOC……依舊通常運轉!(喂)

原則上這集就是為了彌補正劇的,一篇很正常(?)的BOSS戰 

傳送門:十二


第十一話 逃離七罪塔

緊張的氣氛在隊伍中蔓延。

殤不患特意走在了隊伍的最後頭,將蜂擁而上的玄鬼宗小兵一一秒殺。

直到背後撞上了什麼,殤不患回頭,才發現狩雲霄一臉凝重地盯著樓梯的方向。

樓梯上面也滿滿的都是怪物。

「嗚哇哇~我不喜歡站在樓梯上打怪啦!」捲殘雲一邊揮舞長槍一邊哀號著。

「不就是要坦嗎?我來!」殤不患當機立斷地往扶手上一坐,直接溜到了樓梯中央的平台,開始大殺特殺。

「迷霧凝霜!」鬼鳥趁機將從後方追來的玄鬼宗小兵全部凍結。

「死靈甦醒!」刑亥抓到機會施放了大範圍的法術,原先掛掉的怪物屍體瞬間復甦,反過來替眾人擋下了進攻。

「很好,大家就保持這樣子進攻,一口氣衝到一樓!」

對於鬼鳥的這個命令,所有人都鬥志高昂地接受了。

 

有驚無險地殺到了一樓後,頓時覺得整個大廳異常地空曠。

四周靜悄悄的,居然沒有半隻怪。

「總算消停了哪……」殤不患趁機提議,「乾脆在這裡稍微休息一下,吃個補品吧?」

「好的,殤先生,請用補藥。」看到大家陸續從背包裡掏出紅藍瓶以後,丹翡也相當好心地給了殤不患一份。

唯有凜雪鴉沉著一張臉。

剛才的怪物fever模式……絕對是笨蛋哥哥搞的鬼吧?!

明明要他什麼也別做的……是打算幫助我們撤離嗎?真是多管閒事……

凜雪鴉下意識地看往殤不患的方向。

然而僅僅是這樣望著,心跳便不由自主的加速。

……從寶物庫離開之後就沒有機會單獨談話了,不知道不患對我……是怎麼想的呢?

……會不會覺得……我真的很奇怪呢?

凜雪鴉輕輕嘆了口氣。

唔唔唔~一想到離開這裡以後就要去幫笨蛋哥哥善後、短期內沒法上線就覺得好討厭啊!

……要不乾脆在現實跟不患見個面?可是這樣突然跑去找他的話……會被當成偷窺狂的吧?!

啊~~~只有我被單方面的知道身份真是太不公平了啦!

思緒越跑越遠的凜雪鴉,直到感覺臉頰上傳來冰涼的觸感,才驟然回神。

 

殤不患將丹翡給的藍瓶刻意地貼到了凜雪鴉的臉上。

「哎?!」

「你在發什麼呆啊!喏,這是給你的,趁現在快喝了吧!」

「……謝謝。」

凜雪鴉沉默地打開藥水喝了起來,然而仍然是一付心不在焉的模樣。

這傢伙果然不在狀態啊……

也難怪,這半天發生了太多事情,連自己都還沒有消化完畢呢!更何況是這傢伙……

看他一直在硬撐的樣子……是不是應該安慰他一下比較好?

殤不患摸摸鼻子,絞盡腦汁思索著。

我想想……喂!不用跟我客氣,我的肩膀無論何時都可以借你靠喔!

……呃,感覺沒什麼安慰效果,換一個好了。

嗯……想哭的話隨時都可以到我的懷裡哭喔!

……好像更奇怪了啊!!!

為自己想到的謎之台詞汗顏的殤不患只得心虛地看向凜雪鴉,然而一瞄到對方濕潤的嘴唇,自己反而口乾舌燥了起來。

……好想碰觸他……

「不患?你怎麼了?」似乎是察覺了被灼熱的目光盯著,凜雪鴉不解地歪了歪頭。

「呃!沒、沒事啦!」殤不患只得轉過身去,並將方才升起的想法給驅逐出腦海。

「此地不宜久留,我們還是趕緊上路吧!」

在狩雲霄的催促之下,隊伍整裝完畢後繼續前進。

終於七罪塔的出口近在眼前。

「啊!看到出口了!」

正當捲殘雲開心地準備加快腳步之時,蔑天骸的身影突然出現在出口的正前方。

大夥立刻驚訝地後退了一步。

「啊哈哈哈哈哈~你們真當吾的七罪塔是可以來去自如的地方嗎?!」

「這個BOSS還真是喜歡亂跑耶……」殤不患咋舌,偷偷看向身旁的凜雪鴉,只見他一臉凝重。

「現在怎麼辦?!」狩雲霄握著弓,語氣也緊張了起來。

「哼!既然這個BOSS自己送上門來給我們殺,那我們也只能幹掉他了不是嗎?」凜雪鴉似乎被這意外的發展給徹底燃起了戰意,說話毫不留情。

「我同意,不過缺少的輸出怎麼辦呢?」刑亥對鬼鳥眨了眨眼,相當期待他的回答。

「沒辦法了,我來頂吧!」

凜雪鴉打開了介面,翻到了另一個模組點下了一鍵裝備。

殤不患覺得自己剛才似乎瞄到了橙光閃閃。

然而全身穿著課金時裝的凜雪鴉,從外表是完全看不出來他換了裝備的。

可當他亮出了銀色短刀的一瞬間,刑亥竟然吹了口哨。

「你終於要認真了啊!我等好久囉~」

「不患,等會你正面坦住BOSS的攻擊,丹翡姑娘待在不患身後留意大家的血量,其他人隨我散開包圍他!」

鬼鳥不慌不忙地下完了指令之後,眾人立刻遵從地各就各的戰鬥定位。

「有趣!就讓吾看看你們的實力吧!」

蔑天骸拔出了腰間佩戴的魔劍,殤不患見狀連忙擋下了這一擊。

劍上傳來的勁力出乎意料地沉,此時四周閃爍著紅色的術法光芒,殤不患定睛一看,才發現自己身上竟然加了狂戰士的狀態!

喂喂不帶這樣玩的吧?!這個BUFF對坦來說超級不親切啊!!!

不過捲殘雲卻歡呼了。

「太好了我喜歡這個狀態啊!接招吧~赫雷撼天!」

「狙擊!」「殭屍召喚!」

場面一下子混亂了起來,殤不患只得專心地盯住BOSS的一舉一動,以防他攻擊到其他的隊友。

「嘖!這個BOSS果然是設定成比玩家還要高等級啊!裝備耐久度掉得很快,大家注意一下!」

不等狩雲霄提醒其實殤不患早就察覺了,正面擋住攻擊的他,武器的耐久度正以驚人的速度狂掉。

幾陣交鋒過後,蔑天骸開始蓄力了。

「小心!BOSS要開大了!」狩雲霄急忙拉著捲殘雲後撤。

「聖光護盾!」身後的丹翡立刻張開了防護罩。

「役魔陣.暴亂黃泉!」

「不是吧?!BOSS自己也上了狂戰士狀態?!」捲殘雲看到蔑天骸身上的BUFF後不禁驚呼。

殤不患只好全力格擋,正面挨了這一招後,血量竟一口氣掉了半條!

……這BOSS打人也未免太痛了!而且,居然還是全體攻擊技啊?!

幸好其他人早就退得遠遠的,血量的消耗沒有自己來得大,不過丹翡也急忙放了全體治療。

「居合反擊!」成功觸發反擊技能的殤不患,意外地將BOSS打成了硬直狀態。

一直冷著臉站在一旁的凜雪鴉,突然在此時發動了攻擊。

蔑天骸身上立刻爆出了超高的紅字傷害值。

「……你的爆擊傷害還是這麼猛啊!」狩雲霄看著那所有人聯手也打不出來的驚人數字,不禁感嘆。

「那當然了,他全身神裝啊!」刑亥曖昧的笑了笑,「更何況現在還有狂戰士狀態加持呢!」

「只能打掉四分之一條嗎……」凜雪鴉收刀退後,「磨血就交給你們,最後讓我尾刀就好。」

「「「收到!」」」

眼見蔑天骸恢復了行動,殤不患只好繼續坦住。

原先還擔心BOSS會不會轉移目標去攻擊凜雪鴉……可看到BOSS在完全沒使用嘲諷的狀態下竟也只乖乖地攻擊自己,殤不患幾乎可以確定,這絕對是雪鴉他哥在操控了。

眼見BOSS的血條也在眾人的努力之下被磨去了一半以上,蔑天骸再度開始蓄力。

「可惡!得想個辦法……鬼神辟易!」殤不患在開啟大絕攻擊之後,劍便在眼前斷成了兩半。

「殤先生!你的劍……!」目睹這一幕的丹翡不禁驚呼。

「先別管我了!總之妳做好防禦準備啊!」

「役魔陣.萬象盡……」

「魔女之眼!」刑亥抓準時機對BOSS放了石化,成功斷了大招。

「趁現在!死門鏡影、連矢!」狩雲霄使用了影分身之術,BOSS的身上立刻跳出了超多重的傷害。

一直盯著BOSS血條的凜雪鴉終於再度出手。

「背刺!」

又是超高的爆擊傷害數字,眾人看著蔑天骸的血條歸零,不禁都鬆了口氣。

「啊哈哈哈哈哈哈~你們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嗎?」蔑天骸臨死前不忘稟持著副本BOSS的傳統對玩家嗆一下聲,「接下來等著你們的……才是地獄啊!」

「真是的~怎麼每個BOSS死掉之前都要來這套。」刑亥撥弄著頭髮,有些不耐煩地抱怨道。

「我說的……是真的……雪鴉,已經沒有時間了喔!」

「……所以我才說我討厭你。」凜雪鴉聽到自己竟然在大家面前被點名,不客氣地將刀抽出。

蔑天骸的屍體沒了支撐,頓時跪倒在地。

最先反應過來的是丹翡。

「那個……剛才BOSS說的雪鴉……難道是?」

……糟糕!殤不患正想阻止叫她現在什麼也別問,刑亥就先一步轉移了話題。

「怎、怎麼樣?!有掉寶嗎?!」

「可惜,沒噴。」凜雪鴉翻看著背包,冷冷地吐出這麼一句。

「居然?!」刑亥本來還打算再追問,卻被狩雲霄給打斷。

「等等!這陣晃動是怎麼回事?!」

「不好啦大哥!天花板要塌啦!我們快逃啊~~~」

眾人急忙往出口方向跑去,殤不患卻發現凜雪鴉還站在原地翻看背包,好像完全沒有察覺這個危險事態似的。

「喂!別發呆了!快點逃啊!」

本來想要去拉他的手,可殤不患眼尖地發現其中一塊落石正往凜雪鴉的方向直直落下。

「危險!」在千鈞一髮之際,殤不患緊緊地抱住了凜雪鴉,順著撲過去的勢頭兩人一同向後滑了數步,堪堪避過了被砸中的危機。

伴隨著石塊落地,煙塵揚起,四周又歸於平靜。

兩人在極近的距離對視。

殤不患這才發覺自己……呃……還抱著人家不放,慌張地鬆開了雙手。

回過頭,出口已經完全被落石給堵住了。

「糟了!現在該怎麼辦啊?!」

「嗯……去四樓吧!我們搭魑翼來的地方,應該還沒有被封住才對……」

系統提示:玩家 捲殘雲 離開隊伍

系統提示:玩家 丹翡 離開隊伍

系統提示:玩家 泣宵 離開隊伍

系統提示:玩家 銳眼穿楊 離開隊伍

一連收到大家離隊的提示,殤不患不禁愣住了。

「怎、怎麼回事啊?!難不成他們……」

「原來如此,離開副本之後就強制離隊啊……真像是那個笨蛋哥哥會做的事,治標不治本。」凜雪鴉對此不置可否。

「不是在闇之迷宮出事了嗎?!迴靈笛在你這吧?!」

「闇之迷宮的設定是走錯路就會傳回入口啊!只有進來困難,要出去倒是很容易的。」

原來如此……殤不患終於放下心來。

「那你剛才,到底是在看什麼看得這麼出神啊?」

「是這個。」凜雪鴉從背包中掏出了一張紙條,「那個笨蛋哥哥死掉唯一噴出來的東西。」

殤不患湊過去看,只見上面寫了一串數字。

「這是什麼?」

「是密碼喔!」凜雪鴉握緊紙張,輕輕嘆了口氣,「看來,我無論如何都得折回去一趟了……」

 

下集待續

 

後記:

看到老虛的訪談裡面說到凜雪鴉的煙管跟魔法少女的法杖差不多的時候,我笑了www

還有雪鴉才是全劇中擁有最大外掛的人,嗯……跟本文的設定謎一般地不謀而合(笑)

線下相認的Flag已經立好了、殤叔的新手用木刀我也讓它斷了,所以下一集的魔神……

放心吧我絕對不會讓它憋屈地死於吸塵器的啦!!!(毆飛)

當初雖然預定十三話完結,可其實十三話只剩下短短的尾聲……決定跟十二一起發

也就是完結倒計時!XD

最後一次的下集預告~(對話順序:殤叔、雪鴉、殤叔、雪鴉)

 

為什麼這裡還有一隻怪物啊?!

原來BUG是這麼回事啊……到底是誰把魔神放出來的啦!

……本來是不想用的,但現在沒辦法了。

不患,幫我撐十秒!

--下集,BUG原來是……?殤凜VS妖荼黎!

「算我拜託你了不管是浮空術還是什麼都好!總之有什麼能用的就快點用啊!」殤不患抱著凜雪鴉衝到了盡頭,對著無盡的荒野縱身一跳……

评论(4)
热度(11)

© 腐若化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