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若化羽

若跳坑,則產文;離了坑,即休更
然而碼文速度不保證(喂

【東離/殤凜】今天的東離江湖也是一樣和平呢(十二)

網遊設定,單純想看殤凜夫夫聯手而追加的最終BOSS戰!(喂)

可我覺得這集實際上也是殤凜的秀恩愛回,恭喜雪鴉終於實現了他想要的公主抱(笑)

傳送門:十一


第十二話 魔神,襲來!

……結果,又回到這裡了啊……

跟著凜雪鴉東拐西轉,最後到達的地方竟還是那個跟周圍佈景格格不入的奇怪房間。

殤不患看了看玻璃門窗內宛如旅館套房的裝潢,再看了看直接走到電子鎖旁邊開始輸入密碼的凜雪鴉,突然有種感覺……

這樣簡直就像是來開房間似的……

……等等、我在想什麼啊!!!

正當殤不患心虛地猛搖頭試圖把剛才的想法甩出腦海時,就聽到凜雪鴉輕輕說了句:「好了。」

隨著最後一個數字的鍵入,鍵盤的四周發出了金色的光芒,慢慢地擴散到了整個空間。

「這是……?」

殤不患下意識地看向了玻璃門,卻發現它紋風不動。

取而代之的,是突如其來的劇烈晃動。

「怎、怎麼回事啊?!」

凜雪鴉不知何時退到了自己眼前,殤不患想也不想便將人摟進了懷裡。

直到鼻端嗅到陣陣幽香,殤不患這才驚覺……

……呃……這姿勢好像有點……太親密了?

殤不患只好努力地將目光從懷中人白皙的頸項上移開,可這一抬頭,便看到了更加不可思議的光景。

……那是宛如科幻電影才會出現的奇異畫面。

充斥著0與1的金色數字海,漸漸地將七罪塔的佈景給覆蓋住了。

「這到底是什麼啊?!」

「強制資料刪除嗎……這可是最後手段呢~真的是這麼嚴重的BUG嗎?」

凜雪鴉的低語殤不患沒有聽漏,他想到的是更糟糕的事。

「等等,那也就是說……要是我們碰到那個的話……!」

「沒錯,角色資料會消失喔!」凜雪鴉回過頭,表情非常認真,「我們快點離開這裡吧。」

殤不患這才依依不捨地放開他。

地面的晃動早在不知不覺中停下了,在一片靜寂之中,唯有那金色的數字海持續向四周擴散。

兩人無聲地朝樓梯的方向走去。

然而事與願違,偏偏就在走至樓梯口的時候,地面再度開始晃動。

殤不患注意到了走廊盡頭的巨大影子。

「怎、怎麼回事?!」影子緩慢地朝向他們靠近,殤不患這才看清,那竟然是一隻螳螂外形、高至天花板的巨大怪物!「為什麼這裡還有一隻怪物啊?!」

「那是……100級的BOSS怪,魔神.妖荼黎?!」凜雪鴉將手握成拳,輕輕敲著頭上的髮飾,思索了幾秒便恍然大悟,「原來BUG是這麼回事啊……到底是誰把魔神放出來的啦!」

「現在不是在乎這種事的時候了吧?!它追過來了啦!!!」

殤不患急忙捉住凜雪鴉的手,直直往樓梯衝了下去。

魔物的嘶吼聲一直在他們背後盤旋,兩人完全不敢停留,就這麼跑到了四樓。

搭乘魑翼前來的平台果然沒有被落石封住,眼看著離開的出口就在前方不遠處。

下一秒,魔神便突然出現在眼前,阻住了他們的去路。

「什……!這BOSS居然會瞬間移動?!」殤不患急急煞住,然而回頭一看,金色的數字海已經將樓梯吞沒,逐漸朝向他們進逼而來。

「……沒辦法了,」凜雪鴉輕輕掙脫交握的手,面色凝重地道,「等會我吸引魔神的注意力,你就趁機逃走吧。」

「什麼?!那你怎麼辦?!」殤不患不敢置信地問。

「……反正掠風竊塵是個惡名昭彰的外掛玩家嘛!」凜雪鴉自嘲地笑了笑,「從此消失也能平息眾怒吧,只是這麼輕鬆就遂了混蛋哥哥的意感覺有點……」

「別開玩笑了!那些明明都只是惡意中傷啊!」

「不用擔心啦~不患,」凜雪鴉望了過來,殤不患清楚地在他眼中看見了自己的倒影,「如果下次以GM的身份和你見面的話,我會偷偷給你一點過關提示的。」

殤不患覺得自己隱忍許久的感情終於忍不住爆發出來了。

「別給我擅自決定!誰允許你隨便送死了?!我可沒有同意啊!這隻角色也是你花了時間與心血的吧?既然如此就不要這麼輕易放棄啊!」殤不患一把拉過了凜雪鴉的衣領,在極近的對視中大聲地宣言了,「再說了,你不是還要跟我結婚的嗎?!」

凜雪鴉萬萬沒有想到會在這種情況下從殤不患口中聽到這樣的話,一時之間愣在了當場。

殤不患放開了他,打開裝備介面。

「……本來是不想用的,但現在沒辦法了。」殤不患手中出現了一把閃爍著橙色光輝的水晶劍,「該你上場了,須彌天幻.劫荒劍!」

「……不患?!」

「我先擋住這傢伙的攻擊!你快點想想辦法!」殤不患這麼說完便衝上前去,與魔神進入了戰鬥。

凜雪鴉呆呆地看著他的背影,口中喃喃唸道:「對了,如果是神誨魔械的話,就能夠……」

用劍抵擋住魔神雙臂攻擊的殤不患,看著武器耐久度開始狂掉也不禁緊張了起來。

……別啊!一直捨不得使用的橙裝,要是在這裡弄壞了該怎麼辦啊?!

此時凜雪鴉在他身後喊道:「不患,幫我撐十秒!」

「哈啊?!」殤不患不敢相信地回頭,但在看清凜雪鴉的行動之後,不由得愣住了。

只見凜雪鴉解開了戴在脖子上那條皮帶外型的頸飾,隨手將它往面前一丟,頸飾隨即幻化成了一個虛擬鍵盤,散發出淡淡的銀色光輝。

殤不患不禁看呆了。

「登入系統管理員帳號,coldsnowcrow!」凜雪鴉的十指在鍵盤上神速飛舞,「強制物品召喚--天刑劍!」

一把閃耀著橙色光輝,劍身為褐色的大劍出現在虛空之中,凜雪鴉立刻雙手握住劍柄將它拔出,運用輕功猛地躍至了魔神的面前。

「致命刺擊!」

劍身狠狠地刺進了魔神的前額,凜雪鴉不敢放鬆,奮力地將劍不斷往前刺入,魔神發出了淒厲地哀號,終於踉蹌地向一旁讓開。

凜雪鴉見狀鬆開了手,任由身軀輕飄飄地落下--

卻無預警地落入了溫暖的懷抱。

「不患?!」

殤不患不顧他的叫喚,將人打橫抱起之後便直直地往出口方向衝去。

兩人的後方是已將魔神身影吞沒,正滾滾進逼而來的金色數字海。

「算我拜託你了不管是浮空術還是什麼都好!總之有什麼能用的就快點用啊!」殤不患抱著凜雪鴉衝到了盡頭,對著無盡的荒野縱身一跳--

「嗚哇哇哇--」

「浮空術!」

落下的速度總算慢了下來,殤不患不著痕跡地鬆了一口氣。

凜雪鴉一手攬著他的肩,另一手則繼續飛快地在鍵盤上輸入指令。

「魑翼--騎乘模式。」

下一秒,兩人便直直降落在一隻魑翼的背上。

「什……!原來這是可以坐的啊?!」

「嗯~是還未開放的功能啦!」凜雪鴉將變回原狀的頸飾給重新戴上,「就這樣直接飛到安全區去吧。」

殤不患輕輕將他放下,忍不住回過頭去。

七罪塔已經完全被金色的光芒包圍了。

「之後會怎麼樣呢……」

「既然資料都刪除了,那也只能重寫程式了嘛……」凜雪鴉聳聳肩,突然表情變得非常認真,「對了,不患,剛才你說的……我應該可以接受吧?」

「……啊?」殤不患不解地看向他,似乎在思索自己剛才有說過什麼。

「就是……我可以當作……那是對我的求婚對吧?」

「啊!」想起那時候情急之下脫口而出的話,殤不患立刻燒紅了臉,「才才才、才不是呢!你不要誤會啊!那那那、那只是順勢說出來的而已啦!!!」

「哎~~~?!可是你明明就說了!」

「都說了我不是那個意思啦!!!」

「怎麼這樣~~~」

風聲呼嘯而過,隨著魑翼的飛翔,兩人的爭吵聲也逐漸遠去。

 

下集待續

 

後記:

殤叔一句求婚台詞就成功幫雪鴉迴避掉了犧牲Flag,真是可喜可賀!XD

於是殤叔在不知不覺間跟蔑總的樑子結大了www

不過雪鴉肯定會幫著老公的,所以跟岳丈的對決(?)也不見得就會落於下風的啦www

评论(18)
热度(19)

© 腐若化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