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若化羽

若跳坑,則產文;離了坑,即休更
然而碼文速度不保證(喂

【東離/殤凜】甜蜜陷阱

東離江湖的網遊設定,事先聲明……這篇非、常、有、病!!!(喂)

雖然是殤凜不過這篇的殤叔基本是黑鴉扮相, 是的我就是想玩自攻自受(毆)


【東離/殤凜】甜蜜陷阱

「這個『雙子的迷宮』是這樣的……從入口進去之後有左右兩條路,不管走哪一條路線最終都會到達BOSS的房間……可是一定要同一個人兩條路線都走過,才能拿到隱藏的獎勵。」

「……聽起來挺麻煩的。」

「是啊,拐回來再走另一邊實在太浪費時間了!所以我做了一個幫助快速通關的小道具~」凜雪鴉得意洋洋地從懷中掏出了一條頭巾,「這個是魔法的頭巾喔!只要戴上去外表就會變成我的模樣~然後我們兵分兩路……這樣就可以一次解完啦!」

「……這也行?!」殤不患幾乎不敢相信……這系統到底是怎麼判定的啊!

「當然啦!程式是我寫的嘛!」

……就知道情人一定留了一手……殤不患嘴角抽搐地想著,表面上是個普通玩家但實際是遊戲開發者的凜雪鴉,怎麼可能會設計給自己找麻煩的設定呢?!

即使如此,殤不患依舊沒有打算拂了凜雪鴉的興致,反正只要其他玩家不知道那就好了嘛!

於是他聽話地戴上了頭巾。

「……這個……比想像中還緊耶……」

「忍耐一下吧。」凜雪鴉將鏡子給殤不患調整好儀容後,遞出了一張手繪的詳細地圖,「地圖我幫你畫好了~機關和陷阱也標示上去了!那麼我們就在BOSS的房間會合囉!」

殤不患點點頭,看著凜雪鴉的身影消失在另一邊的轉角,他才在仔細地端詳地圖後,邁出了步伐。

 

正如預料,抵達迷宮尾端的BOSS房間之時,凜雪鴉已經在那裡等著了。

可是……會大喇喇地坐在房間中央的床舖上……好像還是有點不太對勁。

而且這間BOSS的房間……怎麼會掛滿了粉紅色的紗幔啊?!一點也沒有戰鬥地圖的感覺,反而看著像是姑娘家的閨房啊!

「不患~~~等你好久了!」

聽到情人的叫喚,殤不患暫且壓下心中的疑慮,走進了房間。

可直到走近情人他才吃了一驚。

原來凜雪鴉並不是全然無事地坐在那兒……而是全身上下纏滿了彩色的絲線……是被綁在那裡的啊!

「怎、怎麼回事?!陷阱嗎?!」

「差不多就是這樣啦~可以幫我嗎?」

「……這還真麻煩。」

殤不患的手指沒有凜雪鴉的靈巧,光是解開絲線就耗掉了不少時間。

「……該不會……你是故意選了陷阱比較多的路線走吧?!」

「那當然囉~我怎麼能讓不患你涉險嘛!」

「如果是這種陷阱的話拜託你下次早點說!解這個明明就是你比較在行啊!」

「哎唷沒關係啦~偶爾讓你服務一次感覺也不錯嘛~~~」

好不容易將凜雪鴉身上綁著的線全部解開了……殤不患這才糟糕的發現,凜雪鴉的雙手竟然是被銬在身後的。

「這……!你該不會要叫我開鎖吧?!」

「不然呢???」

「…………雪鴉,你可以解釋一下為什麼你會掉進這種亂七八糟的陷阱嗎?!」

一直彎著身子的殤不患在站起的時候不慎被絆了一下,幸虧眼明手快地扶住了床,可偏偏手上此時卻有著……好像按到了什麼機關的觸感……

房間四周突然開始噴出了紫色的煙霧。

「這、這是?!」

「啊~啟動催情迷香的機關了啦!」

「喂喂那個聽著很不妙的東西是什麼啊!」

「就是會讓玩家陷入魅惑的負性狀態……體溫會升高……然後會無法控制自己的行動~之類的……」

看著凜雪鴉在這種狀態居然還有心情解說,殤不患也不禁有些怒了。

「有這種機關你怎麼不早說啊!!!」

「嗯?不患你戴著頭巾啊~所以你不會受到影響的,反倒是我…………就拜託你幫忙囉!」

凜雪鴉面帶微笑的模樣,讓殤不患徹底明白情人的意圖了。

於是他毫不客氣地將人推倒在床上,並強硬地讓其雙腿分開。

「哎?!不患?!」

「……我決定先把你弄昏再帶你出去。」

「這、這種狀態嗎?!」凜雪鴉絲毫沒有緊張的樣子,反而雙眼閃爍著期待的光芒。

殤不患這才想起自己現在是……凜雪鴉的外表啊喂!可是!要是現在把頭巾脫掉的話,不就會連自己也一起吸入迷香了嗎?!

可惡……這傢伙還是這麼算無遺策啊!

「……居然得讓我用這種狀態跟你做,你是有多自戀啊!」

殤不患忍不住吐槽,可凜雪鴉卻看似吃驚地回了句:「哎?!難道不患你不喜歡我的長相嗎?!」

「…………怎麼可能!」

……好吧,這次又是自己先認輸了呢。

「算了,總之你做好覺悟吧!」凜雪鴉外表的殤不患邪邪一笑,比平常稍加低沉的聲音挑逗道,「可惜,這個狀態沒辦法吻你了。」

 

「…………」殤不患覺得,他現在的腦袋大概死機了。

「聽起來超棒的對不對?我打算下次做為新企劃在會議中提出來~」

…………不行!絕對不行!!!

聽完跟自己同居中的天才情人的恐、怖、妄、想以後,殤不患深深決定一定要馬上阻止他!!!

「別鬧了我絕對不同意啊啊啊!」

「哎?為什麼?我覺得很好玩啊~偶爾也讓不患對我英雄救美一下嘛!我都快把程式碼寫好了……」

熟知情人習性的殤不患直接選擇了使用大絕。

反正講不過,那就身、體、力、行!

於是他惡狠狠地威脅道:「你要是敢給我繼續寫下去,不用等到遊戲更新,我現在就幹死你!!!」

「呀啊啊啊~~~討厭啦你是說真的嗎?!」凜雪鴉馬上停下了手中的工作,對殤不患投去了興奮期待的眼神,「好吧既然不患你都那麼說了,那就……」

啪噠一聲,筆電被強制蓋上。

殤不患履行了他說到做到的承諾。

 

幾天後,丹衡在開會之前悄悄地問了凜雪鴉:「你之前說要提出的企劃書呢?」

「喔,那個啊……因為不患強烈反對,所以就算了吧!」

丹衡沉默地思索了一會,依照他對這兩人的了解,看樣子八成是……

「……雪鴉,容我提醒你一下,這款遊戲姑且還是普遍級的。」

「哎哎哎?!不是保護級的嗎?!」

不管怎麼樣都不可能增加"那方面"的福利的,否則要是讓天骸知道,只怕所有人都要吃不完兜著走……

丹衡偷偷在心裡給殤不患按了個讚。

看來,今天的會議可以平安地度過了。

 

The End

 

後記:

我只是突發奇想~明明我很喜歡玩自攻自受的……怎麼這次居然沒有對黑鴉x白鴉動手啊!

而且黑鴉明明就是殤叔啊!這個樣子絕對可以的~~~所以就讓靈感腦洞了一下

結果跑出了非常有病的東西www 雪鴉的病嬌屬性完全暴露了(不)

因為太有病了決定不要放進番外篇裡面……不能接受的就當作平行世界看吧(哎?!)

评论(2)
热度(13)
  1. 涅槃·凤舞腐若化羽 转载了此文字

© 腐若化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