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若化羽

若跳坑,則產文;離了坑,即休更
然而碼文速度不保證(喂

【東離/殤凜】今天的東離江湖也是一樣和平呢 番外六

網遊線下的網聚篇,全員反差設定,惡搞與OOC嚴重預警!

是的沒有看錯,這是番外六!其實番外我是根據時間順序排的,由於前面幾篇的污污污被我家靈感專業卡肉……所以我決定先把現代篇設定至關重要的網聚篇給生出來

在各種方面都是暴露個人興趣的一篇,而且嚴重爆字數(倒)

殤凜持續花式秀恩愛 ,雪鴉意味深的台詞請自行體會(笑)


番外六 網遊線下的聚會

在某間佈置典雅的餐廳內,最裡邊靠牆的一角──

這原本應該是個不怎麼引人注目的座位才對。

可在第N次聽到店員們的竊竊私語和女性的悶聲低叫以後,殤不患才糟糕地意識到……

自己終究低估了情人這張過份俊美的臉龐所帶來的殺傷力。

……早知道就訂有包廂的餐廳了……

正當殤不患煩惱著是不是應該先來點餐好轉移那些個看熱鬧的服務生們的注意時──

騷動在悄然間擴大。

一名梳著雙馬尾的少女,身著滿是蕾絲蝴蝶結與玫瑰花圖樣的洋裝,腳上穿著粉紅色的圓頭綁帶娃娃鞋,宛如宮廷畫中的公主一般,直直向他們走了過來。

殤不患真的很想裝作不認識她……偏偏那張臉,自己是在遊戲中看過無數次的。

一個凜雪鴉就已經夠顯眼了、丹翡這是……什麼打扮啊???!!!

「兩位午安~能夠見到凜先生本人,我真的好高興喔!」

「是丹翡姑娘吧?請坐。」凜雪鴉相當紳士地替丹翡拉開了自己左手邊的座位。

……偶像氣質滿滿的凜雪鴉、再加上公主打扮的丹翡……硬是把這桌的氛圍給拉高了好幾個檔次,這下子完全成為注目中心了。

「丹翡姑娘今天穿的很可愛呢!這是Angelic Pretty的Rose Museum Jumper Skirt吧?而且還是開賣當天就秒售一空的生成色!」

……呃?雪鴉這是在說什麼呢???

「咦?!凜先生對Lolita有研究嗎?!」

「這個嘛……其實前陣子丹衡哥突然拿了一本雜誌給我,讓我選一件覺得最好看的……原來是買禮物送給妹妹了啊!」

「啊!所以是凜先生選的?!這件是我最喜歡的呢!凜先生果然品味非凡~可以的話……真希望以後能夠跟您一起交流時尚!」

「不敢當~如果能夠幫上忙的話,那我很願意喔~」

「啊!這麼說來,我也相當喜歡遊戲裡面護印師的裝束呢!」丹翡靦腆的笑著說道,「其實我已經拜託認識的店家訂製了一套……如果可以在下次電玩展的時候穿去就好了!凜先生是固定的嘉賓吧?」

「是的,不過說到cos……我也很想cos成哪個角色一次呢!不然老是在現場被記者團團包圍,都沒辦法好好逛攤位了!」

見著那兩人有說有笑的,完全插不上話的殤不患不禁有些鬱悶。

趁著丹翡翻閱菜單的同時,殤不患偷偷扯了一下凜雪鴉的袖子,小聲地問道:「怎麼?你跟丹翡很熟嗎?」

凜雪鴉同樣小聲地回答:「沒有啊,雖然早就知道她是丹衡哥的妹妹,不過今天也是第一次見。」

「對了!凜先生跟我哥哥是同事對吧?」丹翡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雙頰有些泛紅地問道,「那個、可以的話……能不能……下次幫我偷偷拍一張我哥他男朋友的照片給我看啊?好不好?拜託了!」

……其實妳已經在遊戲裡面見過他了……

殤不患和凜雪鴉對望一眼,都讀懂了對方的心思,非常默契地沒有說出口。

沒想到丹衡交往竟是瞞著家人的……那還是……先不要揭穿好了。

 

「啊!找到了!你們真夠顯眼的啊!」

聽到熟悉的聲音,三人同時抬頭,便見到了穿著黑色雪紡紗短洋裝,打扮得相當時髦的刑亥朝向他們走來。

後方還跟著兩位男性……一看便知道是狩雲霄與捲殘雲,這三人組倒是和遊戲裡的外貌相去不遠,實在很好辨認。

凜雪鴉眼尖地注意到了狩雲霄拎著一個女用皮包,把手綁著的豹紋絲巾與他身上的領帶似乎是同款式的。

「刑亥,妳和狩兄……在交往嗎?」

「哎呀!你發現啦?真厲害啊!」刑亥笑嘻嘻地在凜雪鴉對面坐下,「上個月相親的時候遇見的,想說反正是認識的人嘛就交往看看吧~倒是你比較讓我意外啊!要不是丹翡妹妹告訴我……我還真不敢相信凜雪鴉居然就是那個掠風竊塵!要是早知道這麼近的地方就有一位極品帥哥可以YY,我直接抱你的大腿就好了啊!」

「現在知道也不遲啊~不過妳出本的時候記得送我一份。」

「……謝謝你今天的邀約,說真的,知曉你的身份也很讓我驚訝……總之以後在遊戲裡也拜託你多關照了。」

「好說~有新副本的話我會第一個揪狩兄的啦!」

狩雲霄向殤不患簡單打過了招呼便在對面坐下,捲殘雲見他們倆入座後則是一臉欣喜地坐到了丹翡對面。

「嗚哇!丹翡妹妹今天穿的好可愛喔!」

「喂喂~你小子怎麼一坐下來就搭訕啊!不先來個自我介紹嗎?!」

被刑亥這麼一唸,捲殘雲立刻正襟危坐,結結巴巴地說道:「那個、我……我是S大二年級體育系的學生,請、請多多……指教!」

丹翡聞言噗哧一笑:「真巧~我也是S大的,中文系三年級。」

「哎?!不會吧?!原來是學姊嗎?!」捲殘雲聽得變了臉色,「糟糕!我還一直跟著叫妳丹翡妹妹來著……真的很對不起!」

「沒關係啦,我不介意的。」

「那、那麼……可以跟我交換手機號碼嗎?」

望著這兩位學生組的交流,凜雪鴉突然笑了出來。

「哈哈~真沒想到在現在這個時代還能看見這麼清純的搭訕方式哪!」

「不然你呢?」刑亥睨了凜雪鴉一眼,「你怎麼跟殤不患勾搭上的?」

「我直接就把人帶回家……嗚!」

話還未說完,殤不患便急急忙忙捂住了凜雪鴉的嘴,可沒想到兩位女性卻突然雙眼放光同時說道:「「詳細希望啊!!!」」

殤不患頓時額頭上掉下三條黑線,狩雲霄則是不自然地咳了一聲。

「妳!我當妳是大姐可妳不要帶壞我學姊好嗎?!」捲殘雲一臉深受打擊的模樣,「也不想妳平時是怎麼荼毒我跟大哥的!」

「什麼?!」丹翡意外地來了興致,「那個……可以的話請詳細地告訴我吧!」

「丹翡姑娘~」凜雪鴉也不甘示弱地插了話,「與其看他們倆硬湊CP還不如看我和不患啊!」

「聽著不錯嘛~」刑亥邪媚地一笑,「那就爆點好料貢獻給我當題材啊!」

「光是遊戲裡的事不就夠妳畫了嗎?先說好,R18是禁止的!因為我家不患會害羞!」

「小氣!你們倆個不是結婚了嗎?!啊啊~一想到你這傢伙竟然比我早結婚我就……!」

「刑亥~我覺得……搞不好在現實也是我會比妳早出嫁喔~妳可要小心一點別變成剩女了!」

「你……!!!」

這兩人你來我往的對話讓殤不患聽得頭痛扶額,而狩雲霄同情似的遞了一張名片給他。

「我懂你的心情……這是我的名片,我經營了一間居酒屋,有煩惱的話可以考慮來我這裡坐坐。」

「……真是多謝你了……」

 

一行人點完餐之後,在等待餐點送上的途中,謎一般的對話仍在如火如荼的進行中──

「天啊!這麼近看你才發現你皮膚真的超好!」刑亥緊盯著凜雪鴉,「有沒有什麼保養訣竅啊?!快點從實招來!」

「嗯~~~我自己是常常喝牛奶啦~~~」

正在喝水的殤不患聽到凜雪鴉這麼回答的時候突然嗆到了,凜雪鴉急忙拍了拍他的背。

「喝牛奶?那樣有效嗎?!」

「本來就是因人而異的嘛~」

「……對了,你們有邀……殺無生嗎?」

只有捲殘雲關心了一下唯一一個不在場的推塔同伴。

「是有寫信給他,不過……」凜雪鴉看見某個朝向他們走來的身影,突然頓住了話。

眾人不約而同地看過去,那人穿著白色的制服上衣和卡其色的長褲,比遊戲中明顯年輕的模樣一看便可知道是名學生。

「你!是鳴鳳決殺嗎?!」捲殘雲驚訝地跳了起來,「你居然也是學生啊!該不會是中二吧?!」

「……我是高二。」殺無生冷冷地反駁。

「臥槽比我還小!未成年的都算是中二啦!」

「隨你怎麼說。」殺無生不理會捲殘雲的無理取鬧,從提袋中拿出了三本雜誌直直遞給凜雪鴉,還附帶了一個標準的九十度鞠躬,「……請幫我簽名!!!」

大夥一同為他意外的行為愣住了,只有凜雪鴉異常冷靜地將雜誌接過。

「……天啊!封面通通都是凜先生!」丹翡捂住嘴,然而閃閃發光的眼眸出賣了她現在的心情。

「等等!你這三本……不是同一本嗎?!這些書該不會都是你的吧?!」

殺無生冷冷地瞪向捲殘雲,一臉"你為什麼要問這麼白痴的問題"回答他:「一本自己用、一本收藏用、一本傳教用,這可是基本常識。」

直到凜雪鴉唰唰唰地簽完名,殺無生心滿意足地將雜誌收好之前,都沒有人敢跟他說話。

「真是非常感謝,雖然我也沒有想到我所崇拜的凜先生竟然會跟掠風竊塵是同一個人……!不過既然我知道了,那麼以後凜先生在遊戲裡就歸我罩了,要是有哪些傢伙想對您不利的……我會把他們殺得再也不敢來找您麻煩!」

「嗯……你的好意我姑且心領了,可是啊~無生~我今天請大家來聚會的目的,正是想要拜託你們……」凜雪鴉輕輕地嘆了一口氣,看起來相當苦惱的樣子,「請不要將我的真實身份說出去啊!我還想做為一個普通玩家低調地玩遊戲呢!」

「嘛……至少解釋了你為什麼沒用外掛卻能老是打到寶物的原因了。」狩雲霄笑得像隻老狐狸,「幫你保密也行,以後有什麼遊戲內幕還請多多透露一點。」

「我倒是沒差啦……但是你要幫我打裝!啊!那就幫我打天刑劍啦!就這麼說定了!」

接著刑亥之後,捲殘雲和丹翡也相繼點頭保證絕對不會說出去云云。

於是凜雪鴉的目光轉到殺無生身上。

「請您放心,我不會說出去的。」

殤不患看到凜雪鴉鬆了一口氣的表情也稍微安心了些,至少……邀請大家出來網聚的目的算是達成了吧。

可殤不患卻萬萬沒有想到接下來會被炮轟的竟是自己。

殺無生突然死死盯著殤不患,殺氣騰騰地宣言道:「沒想到我的偶像最後真的跟你在一起了……先說好,你要是敢做出對不起凜先生的事,我絕對會在遊戲裡追殺你到天涯海角!」

莫名其妙中槍的殤不患真想表示……我是哪裡惹到你了啊!!!

「還遊戲裡追殺咧、是個男人就在現實解決啊!」

殺無生瞪了大放厥辭的捲殘雲一眼。

「刃無鋒,雖然現在你的等級比我還高,不過我很快就會追上的!」

殤不患摸摸鼻子,正想回點什麼,凜雪鴉就先一步開口解了圍。

「哎呀無生~那你可能要失望了喔!不患對我很好呢,那種事情是不會發生的啦~」

殺無生沉默了一會,大概是意識到一直這麼站著說話很突兀……便拉了一把隔壁桌的椅子坐到了捲殘雲和丹翡中間。

「啊!你為什麼要坐我旁邊啦!」感到渾身不自在的捲殘雲忍不住抗議。

「因為這裡離門口比較近,我等會還要趕回學校去。」

「那你是來這裡幹嘛的啊?!」

「我就是來要簽名的啊!順便……蹭一下飯。」

「…………」

殺無生如同他宣言的,吃完飯便匆匆離開了。

看著他離去的背影,刑亥這才想到:「啊!忘記問他是哪個學校的了!你們覺得呢?」

「……不好說呢,那種制服太常見了。」狩雲霄給了很中肯的答案。

「我知道唷~」惟有凜雪鴉露出了謎樣的笑容,「他是我的學弟。」

「「「哎哎哎???!!!」」」

「因為今天是我母校的校慶嘛!所以他才會穿著制服在這種時間來啊~」

「既然知道那你剛才幹嘛不說啊?!」

「那傢伙可是跟我在遊戲裡面有私怨喔~我幹嘛要讓他稱心如意呢?」凜雪鴉故作神秘地笑了笑,「看在和妳朋友一場,我倒是可以給妳一點福利啦……那是一所全男校喔!」

刑亥的眼睛一下子唰地亮了。

「男子高中?!這樣的BL聖地你要早點說啊!快從實招來!你高中的時候有沒有被男生追過啊?!」

「不清楚耶~畢竟當時我還沒開竅……」

「那你有沒有在高中時期幹過什麼壞事?!」

「……有人像妳這樣當著本人的面追問黑歷史的嗎?」凜雪鴉一撇嘴,明擺著就是要吊刑亥的胃口,「我偏不要告訴妳!」

「小氣!那可是BL聖地耶!給我一點題材嘛!」

「妳死心吧我才不會給妳挑撥我和不患之間感情的機會呢~再說了我也沒做過什麼壞事,頂多就是翹課在保健室睡覺而已,很多學生都這麼做過吧?!」

殤不患一直靜靜地聽著。

刑亥和凜雪鴉聊的話題他基本都插不上,不過不能否認,對於情人到底有著怎麼樣的學生生活……他好像還是有點興趣想要知道的。

但是看雪鴉這個模樣……等回去以後再私底下問問看好了。

 

狩雲霄為了開店的準備,是第二個告別大家的。

然而刑亥毫不在意就爆了現任男友的料。

「如果你們哪天去光顧他那邊的話,吃的我推薦點麻婆豆腐拉麵喔!」

「……為什麼居酒屋會有賣麻婆豆腐拉麵啊?!」殤不患覺得這簡直匪夷所思。

「因為他特別愛吃那道,就加進菜單裡了。」

……如此奇葩的原因……殤不患只好重新修正了他覺得狩雲霄基本還算是個常識人的感覺。

……這群網友裡面,其實根本就沒有正常人吧?!

「大哥也回去了,那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要去續攤嗎?」看到凜雪鴉從皮夾裡掏出了某間知名KTV的貴賓卡後,眾人意見一致地通過了這個提議。

只是,這群太有性格的人,即使在KTV的包廂裡頭……也依舊是熱鬧非凡的。

刑亥手握麥克風,腳上的高跟鞋踩得喀喀作響。

「是誰點〈男兒當自強〉的啊?!」

「別刪啊大姐!那是我的主題曲!」

「這首……〈Preserved Rose〉又是誰點的……啊?!這是日文歌?!」

「真是對不起,刑亥姐姐,我只會唱動漫的歌曲……」

「哎呀!丹翡姑娘~那我們等會合唱〈RAIMEI〉吧!」

「好的!」

「唔唔唔~~~你們!到底能不能點些正常的歌啊?!」

「不然妳先示範一下嘛!」凜雪鴉一臉幸福地依偎在殤不患的旁邊……煽風點火,「作為熟悉歌舞的前輩,點些『適當的歌曲』讓我們開開眼界吧!」

如凜雪鴉所預想的,刑亥確實上了鈎。

於是等她唱完〈追追追〉以後,凜雪鴉便不客氣地開始批評指教了。

「妳剛才那一段的節奏唱得不對啦!重唱一次!我幫妳打拍子!」

「你、你……」面對凜雪鴉的"專業指揮",饒是刑亥自尊心再強也不禁感到挫敗,「怎麼可能!你不是理科生嗎?!」

「我高中的時候客串過樂隊指揮喔~」

輸了面子的刑亥終於不再霸佔麥克風,賭氣般地坐到了最角落。

原本一直遠離戰圈只顧著看戲的殤不患,忽然發現凜雪鴉在不知不覺間將麥克風塞到了他手中。

耳邊傳來捲殘雲的哀號:「你們居然點那首歌?!不要啊!我不想在包廂裡面還要被你們閃瞎!」

螢幕中央出現的字是〈今天你要嫁給我〉。

殤不患頓時嘴角抽搐:「雪鴉……我們……換一首好不好?」

「不行不行~先唱完這首,然後再跟我合唱〈謝謝你愛我〉!」

一看到凜雪鴉對自己撒嬌,殤不患便知道又只有妥協的份了……畢竟情人這麼可愛的要求,誰忍心拒絕得了啊!

反倒是先前還有些失落的刑亥聽兩人合唱完後笑開了花。

「唉唷天啊!這首歌超適合你們的耶!因為你……你真的超機歪啊!」

「就算點出事實奉承我也是沒有用的唷~」凜雪鴉得意洋洋地道,「再說了最適合的地方明明就是我家不患長得像金城武一樣帥啊!」

「夠……夠了……我的眼睛……」捲殘雲已經半投降似的蜷進了沙發裡。

「殤先生和凜先生真的超相配的!」丹翡雙手交握,閃著水汪汪的大眼睛道,「我可不可以加你們倆位的LINE啊?」

「丹翡妹妹~我覺得我們乾脆創一個群組吧!」

「我贊成!」捲殘雲一秒從沙發上跳起,「啊!不過能不能……不要算上殺無生啊?!」

殤不患只好吐槽:「他看起來已經夠沒朋友了你還這樣排擠他?!」說得捲殘雲完全無法反駁。

趁著大夥興致沖沖彼此互加了LINE,殤不患才突然想到……

「雪鴉……你要不要拉你哥進來群組啊?」

「……不帶他,丹翡姑娘的事,我再另外想辦法吧。」

一行人在踏出KTV的時候,都已經玩到有些疲累了。

……不過不包含還精力旺盛的年輕組。

「你們幾個等會還要進遊戲去打最新的那個鍛劍祠副本?!」刑亥真心給這群年紀比她小的後輩們跪了,「真佩服你們還有體力玩……這樣吧!反正這次妖魔跟人類路線是分開的,我就不跟你們一起解了啦~對了!雪鴉你要記得多幫我打一把天刑劍喔!」

「好啦。」

在得到凜雪鴉的首肯以後,眾人便依依不捨地解散了。

然而,夜晚還未結束。

 

おまけ

在七罪塔副本因為BUG的緣故關閉之後,官方釋出的更新檔直接略過了這段劇情,而將任務分為人類與妖魔不同的路線。

劇情為玄鬼宗進兵鍛劍祠之時,人類方必須阻止天刑劍被奪走,而妖魔方則是要趁亂搶奪天刑劍。

而這樣關鍵的道具,自然又落在了某個BOSS身上……

無法消除心中不祥預感的凜雪鴉,先了其他隊友一步來到祭壇,然而在這裡等著他的,是手握天刑劍的蔑天骸。

「是掠風竊塵嗎?看啊!天刑劍已經在我手中!縱使你名震東離,此時又還能做些什麼呢?!哈哈哈哈哈哈~」

面對狂妄的BOSS,凜雪鴉這下確定了同事們所設定的劇情就是,不論哪個玩家前來,都無法搶在蔑天骸之前守護天刑劍,也就是說,這是一場必經的BOSS戰。

於是凜雪鴉無畏地笑了,身姿宛如行雲流水般地換上了側重爆擊力的裝備模組,甚至擺出了某知名動畫中Septer 4成員的架式。

「那就讓我試試看吧!掠風竊塵,拔刀!」

可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對面的BOSS一秒變臉。

「啊啊啊雪鴉你剛才那個動作美翻了!帥爆了!再擺一次我要截圖拿來做成桌布啊prprpr~」

……BOSS會突然變臉當然只可能是人為操縱的結果、而這麼痴漢的發言想也知道會是哪個無藥可救的混蛋啊啊啊!

凜雪鴉幾乎是立刻就拋棄了所有優雅的形象指著BOSS大罵。

「你!!!什麼時候亂入的?!給我切回AI控制啊!還是你就那麼想讓我把你的**砍掉嗎?!」

面對自家弟弟的怒火,蔑天骸不但沒有生氣,還更加高興了。

「啊啊啊屏蔽字出現啦!」蔑天骸將雙手貼上臉頰,一付相當陶醉的模樣,「雪鴉你剛才說了什麼啊?拜託請下線以後當著我的面再對我說一遍吧!」

凜雪鴉嫌惡地皺起眉頭,就在此時,天上突然傳來了一名男人的聲音。

『雪鴉我支持你,閹了他吧!』

……線上GM廣播,是丹衡哥?!原來今天他們倆都留在公司了啊……

凜雪鴉很快搞清楚情況了以後,燦爛地笑著對空中比了手勢:「OK!」

反而是蔑天骸不能接受了。

「哎?!等等等等!阿衡你不能這樣啊?!要是把我*了,你後半生的性福怎麼辦啊?!」

『……沒差~我們可以倒過來。』

凜雪鴉覺得自己大概可以想像丹衡現在的表情了,差點要笑出聲來。

「別啊啊啊!阿衡你手下留情!」

「哥~嫂子都這麼說了,你就乖乖認命吧!!!」

等到殤不患、捲殘雲、丹翡三人清完外圍的玄鬼宗小兵趕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蔑天骸呈大字型躺在地上,而凜雪鴉正狠狠踩著他胯下的景象。

「看、看起來好痛!」捲殘雲嚇得退了一步。

「喔?你們來了啊!不好意思我正在處理私事~馬上就好了再等我一下吧!」

丹翡看著這樣的畫面也有些害羞,她弱弱地問道:「請問……這是在……?」

凜雪鴉給了她一個微笑,同時又加重了腳上的力道:「我在幫妳哥報仇喔!嗯~在各種意義上都是呢。」

「不!那、那邊……啊……啊啊啊──」正在承受暴力的BOSS也相當配合地發出了慘叫,只是他的聲音……非常容易讓人想歪。

已經見過一次的殤不患只是嘆了口氣,可另外兩個年輕人早就呆掉了。

「居然發出那種**的聲音!」凜雪鴉生氣地將躺在地上的BOSS給狠狠踹飛,「我都起雞皮疙瘩了啦!」

照理而言應該疼到動彈不得的蔑天骸,卻偏偏掙扎著伏在地面上蠕動了幾下……而且是意猶未盡的。

「好棒啊……再來一次吧!」

這回,凜雪鴉果斷選擇無視。

「……我們先撤回入口再重新進來吧。」凜雪鴉確定殤不患非常無奈地點了頭以後,再轉身對著搗亂這一切的原兇放話,「你那之前給我切回AI控制知道嗎!」

隊長說了算,於是一行人真的走回了鍛劍祠入口,捲殘雲和丹翡還沒從衝擊當中回神,凜雪鴉沉著臉思考一陣子後,偷偷地與殤不患商量。

「我總覺得他不會聽我的……為了預防萬一,不患,等會你先走一步坦王吧!」

「也只能這樣了……」

果然,在祭壇等著的蔑天骸,根本……就還是本人操控的。

「哈哈哈我等很久了!你……你不是殤不患嗎?!」蔑天骸左顧右盼,確認只有殤不患的身影後怒得爆氣了,「可惡啊~~~我說過我還沒有同意把雪鴉交給你呢!來戰個痛快吧!!!」

「真巧,我也正有此意。」殤不患擺出了普通的拔劍姿勢,實則偷偷使用技能……

「鬼神辟易!」

毫無防備的蔑天骸被直接命中了暈眩狀態。

凜雪鴉帶著捲殘雲和丹翡從暗處閃出,用煙管施放了全體加攻擊的輔助技能。

「不患幹得好!接下來~大家,扁他!!!」

當初在七罪塔的時候,蔑天骸勝在調高了預設的等級,可是到了玩家等級上限已經開放的現在,能力值上的差距便不再那麼明顯。

再說早就有過了對戰的經驗……這回可以說是還算輕鬆地獲勝了。

……雖然殤不患認真地覺得,這可能是蔑天骸壓根就不想跟雪鴉打所造成的結果……

因為那個BOSS正毫無形象地躺在地上,非常興奮愉悅地……喘息著。

「啊啊~雪鴉~~~果然你才是最棒的……」蔑天骸放鬆了握著天刑劍的手,一臉幸福地昏厥了過去。

凜雪鴉一臉嫌棄地將腳從BOSS的胯下移開,殤不患這才眼尖地發現,他竟然換了雙靴子。

「雪鴉……你剛才穿的好像不是這雙鞋啊?!」

「嗯啊,這是我特地做的三吋高跟鞋!可惜男用的靴子最高就只能做到這樣……不然我很想做一雙10公分細跟的鞋子來踩,一定更過癮!」

「……不,那會斷的……」受到二度驚嚇的捲殘雲在後方用宛如幽靈的聲音弱弱地說道。

至於會斷的是哪邊……在場的人都很有默契地沒有說出來。

凜雪鴉撿起落在地上的天刑劍後,突然抬起頭來向天空問了一句:「丹衡哥~還在嗎?」

『我在,怎麼了?』

「咦?!哥哥?!」丹翡急忙朝著天空四處張望,然而完全沒有看見丹衡的身影。

『抱歉,丹翡,我現在用的是線上GM權限的特定地圖廣播,所以沒辦法跟妳一起參與任務,不過不用擔心,我會在螢幕前欣賞妳戰鬥的英姿。』

「哥哥……」被丹衡這樣的誇獎,丹翡也不禁臉紅了起來。

「丹衡哥~我們還要解任務,一把天刑劍不夠,所以能不能幫我立刻重生幾隻BOSS啊?」凜雪鴉睨了躺在地上的蔑天骸一臉,「當然,也請幫我把這混蛋的VR拔掉!」

『沒問題。』

蔑天骸的身體化為光消失了,但是很快地,BOSS又再度在眼前重生。

而且有四隻。

「等、這數量太多了吧?!」殤不患有點焦急,好歹還是個等級相近的BOSS,多人圍毆可以,可這是要1V1的節奏啊!

「放心吧~我們不會輸的唷!」凜雪鴉笑容滿滿地做出了保證,然後將煙管轉了一圈,「接招吧!天霜.無限冰結!」

四隻蔑天骸在那一瞬間就被凍成了冰雕。

「還有這招啊?!」捲殘雲也對眼前的景象感到不可思議。

「呼呼~這樣就可以慢慢削血了……別擔心,不管他們退冰幾次,我都會再把他們給凍起來的!」

過了一個小時後──

「哈哈哈哈哈哈~終於!終於讓我等到這天了!果然能夠砍死那個混蛋真是太痛快了啊!來吧!再多重生幾隻過來送死啊哈哈哈~」

殤不患對這景象無語了。

凜雪鴉如發狂一般徹底殺紅了眼,雪白的長髮散亂地隨風飛舞,完全沒有了平時的優雅氣度。

捲殘雲早就拉著丹翡遠遠退到了後方以免被波及。

「天霜.煙月無痕!」

漫天的冰霜化作劍氣,砍向動也不動的BOSS軍團。

而後,BOSS的身軀灰飛煙滅。

「夠了吧!雪鴉,我們休息一會……」

「不!我還沒打夠呢!這是難得可以向那個混蛋復仇的好機會啊!我才不……唔唔唔?!」

殤不患見勸說無用,索性直接把人抱進懷裡給了一個火辣辣濕淋淋的熱吻。

「啊啊啊啊啊啊……」這是來自丹翡小小聲地尖叫。

凜雪鴉被吻得渾身乏力,身子軟軟地靠在殤不患的肩頭喘息。

「不好意思哪,反正天刑劍已經幫你們打到了~」殤不患在與丹翡交易完成後便將凜雪鴉打橫抱起,「我就先帶他回去休息了,改天見!」

「呃……好的……」最終,丹翡也只能呆然地目送他們倆離去。

 

回到凜雪鴉的房子以後,殤不患便把人扔到了床上。

「唔……不患……」

「真是的,沒看過你瘋成這樣……」殤不患嘆了口氣,撫摸情人紅通通的臉頰,「下次別再這麼逞強了。」

「嗯。」凜雪鴉乖乖地點了點頭,將雙手纏上了殤不患的頸子。

又是一陣親吻,兩人的姿勢也在不知不覺間變得更加曖昧。

「……嘖!本來想說今天你很累了……可是我忍不住了啦!」殤不患突然掙脫了凜雪鴉的懷抱,立馬登出了遊戲。

「哎?!不患……難道說?!」察覺不妙的凜雪鴉也趕緊登出遊戲。

就在他拔下VR的同時,房間裡的燈亮了起來。

殤不患倚在門邊,對凜雪鴉露出了一臉壞笑。

「做好覺悟了吧?我來夜襲了。」

 

之後的工作日,凜雪鴉在面對一臉沉重的丹衡時,難得地心虛了一下。

「抱歉,丹衡哥……那天我不是故意要丟下你的妹妹……」

「雪鴉,你認識捲殘雲這個人嗎?」

「哎?!那天在網聚有見到啊,怎麼了嗎?」

「……那小子好像在追我妹。」

「呃……」凜雪鴉看到丹衡身上散發出來的謎之殺氣,覺得還是幫某人開脫一下比較好,「我覺得……他是個很真誠的年輕人啊!本性應該不壞的!」

「……雪鴉,不是每個人都跟你一樣幸運的。」丹衡語重心長地表示,「我覺得我現在有點理解天骸的心情了。」

對此凜雪鴉只是眨了眨眼。

「反正,我會好好盯著那傢伙的。」

望著丹衡遠去的身影,凜雪鴉覺得自己忽然明白了困擾很久的一個問題──

原來丹衡哥可以跟自家哥哥交往那麼久……是因為他是個妹控啊!!!

所以凜雪鴉選擇了撲進殤不患的懷裡尋求安慰。

「不患~我們絕對不能輸給他們倆喔!」

「???」

 

The End

 

後記:

因為這篇的時間是發生在殤凜已經現實相認加同居之後,所以也爆了一點那邊的劇情(咳)

比如大家會網聚的內幕是雪鴉為了不讓這些知道他真正身份的隊友在遊戲裡宣傳出去,才在現實請他們吃飯作為封口費,然後節儉的殤叔為了不讓雪鴉破費就沒訂太高級的餐廳~還有殤叔跟雪鴉相認後被帶回家的超展開(毆)

網聚篇在很多意義上應該都暴露了個人興趣,像是把丹翡設定成Lolita娘~個人感覺她非常適合穿生成色的花柄啊!還有Cosplay應該也超適合!XD

本來想要讓丹翡穿Baby的乙女誓言系列,可惜那套完售很久已經找不到全名了,最後就選了Angelic Pretty 2016年的秋冬款~附帶一提Rose Museum的生成色是真的當天就被搶光了www

我個人不太擅長寫這種一堆人一起聊天的場面……本來是想直接砍掉狩叔的戲份讓他乾脆不要出現(咦)後來覺得這對他不公平,就讓他玩了麻婆梗(咳)

沒有介紹到職業的殤叔和刑亥會在其他番外講到,這裡就先保密了

至於雪鴉台詞中意味最深的那句喝牛奶……他指的是用下面的嘴喝XDDD(喂)

最後送上寫完以後靈感才追加進去的小插曲──

在回家的路上,殤不患突然有點不是滋味的問了一句:「看到今天殺無生那樣,我才想到……我怎麼沒有想過要找你要簽名啊?!」

「不患想要我的簽名嗎?!隨時都可以喔~不過呢~我只願意簽在某個東西上面……」

「那是什麼?」

「當然是不患跟我的……結、婚、證、書、啦!」

「…………!!!=口=」

 副標:今天的殤凜夫夫也是一樣恩愛呢

评论(9)
热度(16)
  1. 秩序圣神腐若化羽 转载了此文字
    点赞!终于看到杀无生出现😂明显他就是单恋雪鸦,他说在游戏里护卫雪鸦是从外传小说里无生做雪鸦保镖这里...

© 腐若化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