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若化羽

若跳坑,則產文;離了坑,即休更
然而碼文速度不保證(喂

【東離/殤凜.2017情人節賀文】以愛之名

東離江湖系列,網遊線下的現代背景設定

時間預設是在網聚篇之後,雖然趕上把網聚篇生出來了不過其他的……希望沒有爆太多雷(喂)

我才不會承認是因為雪鴉視點太難寫所以拿這篇來練手呢(毆)


【東離/殤凜.2017情人節賀文】以愛之名

喜歡上一個人的感覺,真的很奇妙呢。

被撐滿的脹痛、黏膩的汗水、紊亂的呼吸、交纏的唾液、過高的體溫……以往不曾也從來沒想過會經歷的事情,卻化為幸福……侵蝕了自己的最後一絲理智。

我軟倒在那個人的懷裡。

「雪鴉……」

比平常更低沉、帶著點沙啞的嗓音,沾染了情慾的面龐,是只有我才能看到的表情。

……我果然,最喜歡這個模樣的不患了……

 

我穿著不屬於自己的寬鬆T恤,懷中抱著不屬於自己的大枕頭,懶洋洋地坐在沙發上。

已經穿戴整齊的不患相當奇怪地看了我一眼。

「你怎麼這個打扮啊?!今天要上班的耶!」

我順手拉住了他的襯衫下擺。

「陪我翹班吧。」

「啊?!」

「我事先申請了公務外出。」

「我說你啊!就算今天是那個……情人節,也不能這樣吧?!」

「不患~我說的是,我請了公假,而不是特休假喔!」

「呃……你該不會……」

「所以說,來當我的司機吧!」我拿出公司車的鑰匙,故意地問了句,「還是說,開我的車比較好?」

「別!!!平常日不要開那麼引人注目的車子上街啦!!!」

不患一把搶過了勾在我手指上的鑰匙,基本上,這就是他妥協了。

於是我心情相當好的~慢悠悠地站起來,再慢悠悠地~回到自己房間去換衣服。

 

「我們要去哪裡?」

「市立第一男子高中。」

不患的表情瞬間變得很古怪:「這時間去那裡幹嘛?」

「既然是公務外出,那當然是去拜訪客戶啦!」我笑嘻嘻地解釋。

車子開到緊閉的大門前,我對守衛亮出了身分證件以後,鐵門馬上就打開了。

「這麼輕鬆就讓我們進去?!」

「那當然,我可是傑出校友耶!至今也還跟這裡的老師有聯絡的……啊,不過今天是校長找我就是了。」

校長先生一如既往地穿著……綴滿亮片的紅色西裝外套,熱情地招呼我。

雖然是見怪不怪的場面,不過看得出來,不患已經完全傻眼了。

「不好意思啊!雪鴉,讓你跑了這一趟!其實是因為有個問題學生無論如何都想要拜託你幫忙做個別指導啦~」

「嗚哇!校長先生居然會向我求助,聽起來真的是非常嚴重的問題呢!」

「對啦對啦!就是他!」

踏進會客室的瞬間,就看到那名學生猛地站了起來,膝蓋還撞上桌子發出了很大的響聲。

不,重點是對方十分眼熟啊!

「……無生?」

「凜、凜先生!天啊!沒想到凜先生真的來幫我補習了!」

無生那小子雙頰泛紅,興奮地連話都說不好的模樣,說真的……非常地礙眼。

我冷冷看向了校長。

「呵呵~別這種表情嘛!我也是承受了來自家長的壓力啊!總之,有最喜歡的偶像幫忙,我想一定……」

「誰問你這個!他有什麼問題值得我犧牲寶貴的情人節來這裡浪費時間啊?!」

站在我身後的不患重重咳了一聲。

校長繼續打哈哈:「他的英文掛科了,要是補考再不過的話就糟了,能有什麼好辦法不?」

……英、文、掛、科?!我瞪了無生一眼,他立刻像個乖寶寶一樣地立正站好。

「……補考的範圍呢?」

無生歪著頭,看起來全然在狀況外,校長只好無奈地提示了:「11到13課。」

「那很好。」我露出了大大的笑容,並且將殺氣、冷氣團什麼的都開、到、最、大,狠狠地威脅某個呆掉的問題學生,「聽好了,接下來什麼都不准想!給我把這三課全部背下來!辦不到的話,我就在遊戲裡面把你幹過的蠢事糗事全部廣播出去!懂了嗎?!」

無生聽話地點頭如搗蒜。

不患無奈地以手扶額。

校長看好戲似地在旁邊拍手。

管他呢,反正……只要能夠在中午以前搞定這檔事就行了!

 

向校長道別之後,不患這麼問了我。

「沒想到你真的能在這麼短的時間內就讓他過關……」

「只是加強他的瞬間記憶而已喔!估計不久之後就會忘了吧。」

回想起無生看完過關的補考考卷時那差點兒就要痛哭流涕的神情,自己至今都覺得……真是太誇張了!

『真的、太感謝凜先生了!凜先生就是我的再造恩師!今後只要凜先生一聲吩咐,要我上刀山下油鍋都在所不辭!』

『……無生,你再唸下去的話,我要懷疑你的國文成績了。』

『凜先生不用擔心,我是60分低空飛過及格的!』

……沒想到我們學校裡面竟然也有這種學渣!!!

當下真的是非常想要吐槽回去的,可是一想到……這麼一來無生的把柄也算是捏在手裡了,姑且給他留點面子吧。

「你也別太苛責他了,說不定正是處在精英之中,讓他明白了自己的極限所以才自甘放棄的呢?」

「嗚哇!不患你說得很有過來人的風範耶~該不會…………」

「咳!總、總之事情解決就好了吧?!接下來呢?」

「嗯~已經沒有其他事情要辦了說~」我向不患甜甜一笑,說出了自己從一開始就打算的、真正的計劃,「反正我請了一整天的公假嘛!那接下來我們就……去約會吧!」

以公務外出之名,藉機行約會之實。

或許唯一的缺點就是坐的不是自己的跑車吧!

 

然而,就在傍晚我和不患特地繞回公司一趟的時候,發生了出乎我意料之外的事情……

「啊!二少!」櫃檯的服務員叫住了我,「剛才有一位訪客,說這個東西務必要轉交給您。」

那是一束閃亮亮的金莎花。

「訪客是……?」

「看起來是一名中學生,我想是二少您的粉絲吧!」

……無生這個笨蛋,他是不是忘記今天是情、人、節、了啊?!

看來是臨時決定送禮的,結果就被店家推銷變成這樣了吧。

我默默地接過那束金莎花,裝作若無其事地轉身問身邊人:「嗚哇~這下麻煩了耶!該怎麼辦啊?」

「……既然是送你的,那就隨你處置吧。」

看得出來不患不是很高興,於是我稍微用了點力,將上頭的金莎拔下了一顆丟到服務員的手裡。

「見者有份囉。」

「……謝謝二少!」

在公司轉悠了一圈以後,金莎很順利地分光了。

僅存的一顆則在不患的手上。

「沒想到你居然會分給大家……」

「畢竟會在今天加班的人也應該都沒有活動吧!就當作是服務了~」

我眼睛盯著不患慢慢地拆開包裝紙……時機正佳!

「嗚哇!」

原本還在手上的巧克力被我一口吞下,不患驚訝地差點就要跳起來了。

「謝謝招待啦~」

我意猶未盡地舔了舔嘴唇,可不患的表情卻變得相當微妙。

「……所以你其實是喜歡吃巧克力的?」

「也沒有很喜歡……」該不會是誤會了什麼吧?我趕緊澄清了一下,「是因為在你手上我才吃的嘛!」

然而不患不發一語,便將我跩回了車上。

我大概知道他是有點生氣的,只是生氣的原因是什麼……?

直到跨進家門,我才終於問出了口。

「不患,你在生什麼氣啊?」

「……以後不要吃別人給的巧克力!」

……咦?!不會吧?!所以真的是在吃醋嗎?!

我感覺自己現在幸福得要飛上天了。

「沒想到有朝一日能夠看到不患吃醋的樣子!天啊!這真是最棒的情人節禮物了!」

「你啊……我還沒原諒你喔!」

不患努力維持板著臉的表情,可我看得出來,他早就心軟了。

「嗯~知道了!以後我只吃你給我的巧克力啦~」

「……這還差不多。」不患輕輕地哼了一聲,「還有……離殺無生遠點。」

「不患~~~我跟他真的是清白的啊!」

「我知道……我只是不想看到他看著你的那種表情……」不患突然緊緊抱住了我,「……你明明就是屬於我的。」

……我偷偷決定,以後要是在遊戲裡面遇到無生的話,絕對要對他好一點。

「那麼現在?要煮點什麼來吃嗎?」

「……不了,我比較想吃你。」

「哎哎哎???!!!」

大概是今天被塞了太多驚喜,所以當我被推倒在餐桌上的時候……我覺得遭到了報應。

「等、等等啦不患!我們……能不能換個地方啊?!」

之前都是我一個人住,所以餐桌只買了僅有三根支架的小圓木桌,說真的……感覺非常危險啊!

「……沒關係。」不患拉下領帶的那瞬間看得我心跳加速,連抵抗都忘了……「如果垮了的話,就換張新的吧。」

 

翌日,我穿著不屬於自己的寬鬆T恤,懷中抱著不屬於自己的大枕頭,披著不屬於自己的厚外套,渾身無力地坐在沙發上。

餐桌最後還是垮了……雖然那瞬間不患眼明手快地把我抱了起來,但我當下還是嚇得腦子一片空白。

那個時候我好像緊緊地夾了他一下……然後,就被這樣那樣地折騰一晚上了……

現在,好幾位搬運工人正小心翼翼地將新的餐桌放下……慢著,那該不會是大理石吧?!

我看向一旁的丹衡哥。

他好像早就看穿了我的疑問似的回答我:「是大理石沒錯,這樣就不用擔心會垮了。」

……可是大理石很冰啊!

不患在旁邊默契絕佳地為新桌子鋪上了厚厚的桌巾:「不要緊,這樣碰到就不會冰啦!」

我又看了看丹衡哥。

……現在我終於明白,為什麼哥哥家裡的桌子是大理石的了。

 

The End

 

後記:

其實是為了彌補在網聚篇裡面沒啥戲份的無生,才給他這個出場機會的,雖說他的功用好像也只剩下讓殤叔吃醋而已(喂)

校長先用了教主的形象……反正二季還沒有決定呢到時候再改也不遲www

丹哥妥妥的是過來人!XD

评论(4)
热度(9)
  1. 涅槃·凤舞腐若化羽 转载了此文字
    最后一句太杀必死了,“现在我终于知道,为什么哥哥家里的桌子是大理石的了😉”耐操耐用嘛😏

© 腐若化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