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若化羽

若跳坑,則產文;離了坑,即休更
然而碼文速度不保證(喂

【東離/殤凜】今天的東離江湖也是一樣和平呢 短篇番外合集二

網遊線下的現代背景設定,惡搞與OOC通常運轉

因信息量最大的網聚篇寫完了撒花慶祝一下於是又不小心多開了幾個腦洞(咦)這次難得地寫了蔑衡!

還會有合集三,番外越寫越多簡直是個謎(毆)


保養的秘密

殤不患一直很好奇,凜雪鴉的房間裡為什麼會有梳妝台……而且上面還放滿了奇怪的東西!

「你桌上那一堆瓶瓶罐罐是什麼?!」

「保養品啊!」

「保……!原來你有在擦的啊?!」

「當然啦~身為代言人必須要保持形象嘛!需要接受採訪的時候還得化妝……」

「那麼網聚那天幹嘛要說是因為喝牛奶!」

「嗯?也不算是騙人的嘛~之前有幾次累得沒擦……可是隔天肌膚還是一樣很水嫩耶!」凜雪鴉下意識地用手指對著臉頰滑了一小圈,「看來做那種事有助於保養的傳聞應該是真的喔~~~」

「……我覺得你還是乖乖擦保養品比較好……我們這禮拜就別做了。」

「哎?!怎麼這樣啦~~~」

三天後--

「唔……不患……嗯……」

「……抱歉,真的忍不住了,今晚陪我吧。」

還說要禁欲……果然是傲嬌啊!不過這樣的不患有點可愛呢~

凜雪鴉心情大好地想著,合作地分開了雙腿。

 

弟控與妹控的日常

辦公室內──

蔑天骸邊滑著手機,邊對著裡面凜雪鴉的相片大流口水。

丹衡掃了一眼桌上的文件山後,冷冷地問道:「天骸,你覺得是雪鴉重要還是我重要?」

「當然是雪鴉……嗚喔!」

「那很好。」丹衡一把搶過了某人的手機,「在處理完這堆文件之前,你都別想見到你的寶貝弟弟了。」

 

回到家後──

蔑天骸早已脫個精光,可看到同居人還在用LINE和妹妹聊天,不禁悶悶的問道:「阿衡,到底是我重要還是你妹重要?」

「當然是我妹。」丹衡頭也不回遞了一條皮帶過去,「先去床上綁好等我。」

「……喔耶!」

 

女王與奴隸

「天、骸!你又欠調教了是吧?!」

丹衡從西裝袖子裡咻地抽出馬鞭,毫不留情地打在某人身上。

而被打的人一臉陶醉。

不小心目睹這一幕的殤不患,只得偷偷將情人拉到一邊詢問:

「我一直很好奇,為什麼丹衡會隨身攜帶那種東西啊?!」

「丹衡哥的老家有馬場嘛!我去過唷!」

「哎?!所以你會騎馬?!」

「我不太會騎啦……可是丹衡哥的騎術精湛喔!」

說完這句話的凜雪鴉突然雙眼一亮。

對啊,怎麼沒有想到呢……下次應該要跟丹衡哥討教一下騎乘位的秘訣才對的!

殤不患見狀立刻將手捂上情人的眼睛把人帶離現場。

這兩個負面教材……要是讓雪鴉覺醒什麼奇特的嗜好就糟糕了啦!

 

雪鴉的回憶

打開家門,看到的就是一片狼藉的客廳。

衣物丟得滿地都是!呃……剛才踩到什麼?……天啊這是誰的內褲啊?!

緊閉的房門內隱隱傳出曖昧的低叫聲。

就算不去想,也知道發生了什麼──

那個混蛋哥哥又帶人回家過夜了。

自從雙親到國外定居後,他就一直是這個樣子。

『請不用擔心,我會好好照顧雪鴉的。』

當時的保證就像是玩笑一般,因為隔天他就告訴我,總算可以好好地放縱自己了。

我見過他的好幾任情人……不,或許說是砲友比較恰當,清一色都是美男子,而且交往絕不超過三個月。

本來就是嘛,這種玩玩一般的關係怎麼可能會持續很久呢?

我默默地將散落滿地的衣物一件件撿起,扔到了沙發上。

……然後將自己鎖回房間裡。

對一個學習壓力正大的高中生來說,這樣的夜間噪音,簡直糟得可以。

 

「……你又翹課來保健室睡覺了啊?」

「沒辦法,昨晚也被吵得沒法好好睡覺。」我在病床上側身躺下,這位保健室老師大概算是所有老師中最熟悉我家庭狀況的一位了,所以我並不怎麼瞞他。

「這樣出席時數沒問題嗎?」

「只要維持在最低時數就夠了。」反正,靠著自修我也能輕易拿下學年第一,老師們對此早就睜隻眼閉隻眼了。

「你還真是……不考慮跟哥哥溝通一下嗎?」

「我跟那個騙子沒話好講。比起這個,老師我有個問題想問……」

「你問吧。」

「男生之間到底是怎麼做的?」

「…………」

 

一開始知道的時候,我的腦中基本繞著"這樣不會很痛嗎?!"的問題糾結不已。

算了,混蛋哥哥是混蛋哥哥,我一點也不想瞭解他又荼毒了多少男人……本來是這麼打算的。

直到遇見那個人為止。

那天打開家門的時候我足足愣了三秒……天啊,客廳好久沒有這麼整潔過了!

「你就是凜雪鴉吧?初次見面,我是你哥的秘書,丹衡。」

面容相當俊秀,看起來就是認真負責型的那種人。

「……現在的秘書需要照顧到老闆的私生活嗎?」

「照理而言是不用的,可是……來到這裡之後,我覺得我來對了。」

他跟那個混蛋哥哥是完全天差地遠的那種人,所以我頭一次……感覺有些擔憂。

「……要是我哥的情人是你就好了。」

「辦公室戀情嗎?」丹衡哥被我給逗笑了,「我想他可能不吃這套吧。」

然而意外總是這麼突如其來,在某天我哥因為工作上的疏失惹火丹衡哥而被他撂倒之後,我才知道原來人真是不可貌相啊!

「好厲害!丹衡哥你剛才那招是什麼?!」

「只是基本的防身術罷了~想學的話我可以教你。」

更讓我意外的是笨蛋哥哥的反應。

「……阿衡,就在剛剛我決定了!跟我交往吧!!!」

「……哎?!」這是什麼神展開啊?!該不會……

「你確定?我可不會因為你是老闆就對你手下留情喔!再敢犯錯我還是一樣會處罰你的。」

「不用手下留情沒關係啊!對了~阿衡的腿看起來也很不錯啊~腳下不留情我也可以接受的喔!請用力地踩我吧!!!」

從那之後我才明白,自家老哥是個無藥可救的抖M,一心尋找能夠滿足他這個特殊癖好的情人。

但是,丹衡哥真的很好,好到讓我覺得配給那個混蛋老哥真是太浪費了……

可我又拉不下臉問他們倆個到底平時都怎麼相處的……

所以我google了。

 

「……那個玩家,應該是男生玩女角吧?」

「你怎麼知道?」

「……因為怎麼看都是受啊。」

「……!!!沒想到能在遊戲裡遇到同好!XX老師的新書你有看過嗎?」

「當然,我全套都收藏了!」

「天哪!加個好友以後一起交流BL吧!」妖魔種族的女性對我送出了邀請,「我是泣宵刑亥。」

「我嘛……叫我掠風竊塵就好了。」

 

「真稀奇,難得看到哥哥會在辦公室睡覺啊?!」

丹衡哥輕輕幫他披上外套,小聲地告訴我:「因為我昨晚把他給吊起來逼他把今天要報告的事項一字不漏地唸給我,否則他別想睡。」

「……噗,果然只有丹衡哥你才治得住他啊!我都沒辦法想像丹衡哥不跟我哥在一起的樣子了!」

「……我也是。」丹衡哥溫柔地拍了拍我的肩膀,「不管天骸嘴上怎麼說,我相信他跟我一樣,也希望你能夠獲得幸福的。」

「…………我不只一次覺得,如果我哥是你就好了啊~」

「那樣會變成我妹很難過了。」

「嗯?原來丹衡哥有妹妹啊!」

「是的,是個相當可愛的女孩子喔!跟我長得有點像,你應該一見面就會認出來了吧!」

現在回想起來,也許一切都是命中註定也說不定呢!

被哥哥和丹衡哥影響、和刑亥成為腐友、遇到丹翡、與殤不患相愛……

所有的因果相連,連成了名為幸福的迴圈。

 

某天晚上的聊天信息

在群組「凜家都是帥哥」內──

叫我最帥魔主傳送了一張照片。

叫我最帥魔主:雪鴉的素足prpr

踏雪無痕自成仙:啊!!!你這混蛋什麼時候偷拍的?!快點給我刪掉!!![怒火中燒]

叫我最帥魔主:可以啊~只要雪鴉你願意踩我的話[流口水]

換個名字求好運:……這個話題你倆私聊好不?[汗顏]

叫我最帥魔主:殤、不、患!!!是誰准你進我們家族群組的啊???!!![怒火中燒]

丹家武術傳人:我30秒後到家,沒有出來迎接我的話就等著受懲罰吧

兩個小時後──

丹家武術傳人:雪鴉,記憶卡幫你拿到手了,我現在在你家樓下

換個名字求好運:呃、他現在有點……不太方便,由我下去拿吧

 

手機叮咚一聲,凜雪鴉瞧見被他設定暱稱為「混帳死老哥」的人給他發了一則訊息。

『雪鴉~~~我感覺自己現在快要升天了[口吐白沫]』

凜雪鴉微笑著拉上被子蓋住了自己光裸的肩頭,回了這麼一句:

『一路走好!反正你的存摺印章放哪裡我都知道[奸笑]』

殤不患回到房間之後立馬就坐到了床上。

「記憶卡幫你拿到了,該怎麼處理啊?」

「全權交給你了!」

「……那我就刪光囉!」

「哎?!不患你居然沒有想要看一下嗎?!」

「偷拍有什麼好看的?再說了……」殤不患傾身給了情人一個深吻,「你這個樣子,只有我看見就夠了。」

 

未來真的還有合集三_(:3」∠ )_

 

後記:

等番外全部寫完以後我再來放個各篇連結的傳送門好了,不然跳著寫看起來好亂(毆)

因為網聚篇寫到了LINE群組聊天,所以追加了雪鴉平時跟蔑總的相處情況,還有蔑衡的日常

丹哥是真.抖S女王,跟抖M蔑總簡直絕配不解釋www

本作的最強配角其實是丹哥,完全就是食物鏈頂端的,雖然他是受XDDD

保健醫梗來自Super Lovers,所以保健醫未來還會在其他番外中出現的! 可以猜猜看他是誰(笑)
评论(4)
热度(12)

© 腐若化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