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若化羽

若跳坑,則產文;離了坑,即休更
然而碼文速度不保證(喂

【東離/殤凜.2017白情賀文】最浪漫的事

東離江湖系列,網遊線下的現代背景設定

玩了一些個人喜歡的BL橋段梗www


【東離/殤凜.2017白情賀文】最浪漫的事

──掌心觸到了某個溫暖的東西。

──是什麼呢?雖然平坦卻很厚實,似乎還相當滑嫩的感覺……

「唔……不患……」

──總之,手感不錯。

「不患~我說不患你啊……!」

──嗯?這觸感好像……在哪兒摸過?是哪裡呢……?

「嗚……別再……啊!快點起、來、啦!」

……!!!

甫睜開雙眼,看到的就是同居人跨坐在自己身上,上衣高高撩起,而自己的手掌……正貼在同居人赤裸的胸前。

……這畫面對剛醒來的人來說,太過刺激了啊!

「真是的~總算是醒了啊!」凜雪鴉嘟著嘴,輕輕挪動臀部在殤不患的身上磨蹭,「都怪你一下子就襲胸,害我現在有點想要了啦!」

……不對,問題不在這邊吧?!

「你……!你為什麼會在這裏?!」

「來叫床……我是說來叫你起床的啊~」

沒有這種簡稱啦!!!殤不患無奈地扶額:「我的房間明明有上鎖啊!」

「嗯?開鎖可是盜賊的必修技能喔~」

「你當這是遊戲裡呢!快招!你對我的鑰匙做了什麼?!」

凜雪鴉笑著從褲子口袋裡摸出了一支帶環的鑰匙掛在手指上轉了轉。

「啊!!!你什麼時候摸走的?!」

「要是告訴你的話,我還算是個合格的盜賊嗎?」

「真是的,快還給我!」

凜雪鴉倒也沒執著於那把鑰匙,很乾脆地交給了殤不患。

「好啦~鑰匙我也還你了~現在你是不是可以幫我解決一下?」

瞧著凜雪鴉臉上滿滿的笑意,殤不患這才想起……他剛才在睡夢中做了什麼,還有,現在兩人的這體位……又引發了什麼。

不得不說,在撩撥自己的這方面,凜雪鴉完全是得心應手的。

「……好吧,把褲子脫了,然後……雙腿夾緊!」

「…………哎?」

 

「……我感覺自己失身了……」

幫著情人洩過一回後,情人立刻拽過了棉被把全身裹得緊緊,賴在床上不肯起來了。

「……我明明就沒有放進去!」

殤不患也很無奈,考慮到今天是平常日,等會還得上班的,這才……利用大腿速戰速決,怎麼就被扣了個糟糕的罪名了?

「所以才說是失身了啊!」

「……如果我放進去呢?」

「那就叫做愛。」

……這邏輯真是……殤不患也不想在這個問題上爭論,給剛才這麼一折騰,連做早餐的時間都沒有了啊!

「好了啦!快點起來,再不走上班就要遲到了!」

「……乾脆請假吧?」

「你啊~你是不要緊可我的考績會有問題啊!」

凜雪鴉挑了挑眉,似乎不置可否的樣子。

這模樣讓殤不患瞧著有點心虛。

……其實情人一直在偷偷幫著自己,自己也是明白的。

「唉~為什麼情人節不要訂成國定假日算了?」

「……沒可能的吧!」這樣單身狗會咒死政府的!

「……我只是想在特別的日子裡,跟不患你在一起……做點特別的事情而已。」

凜雪鴉的語氣很悶,不過像上個月那樣公務外出的機會,也不可能每次都能碰上嘛!

所以殤不患安慰似地摸摸他的頭。

「我知道,餐廳我已經訂好了,總之晚上帶你去吃好吃的,現在……還是快點起來,上班去吧!」

 

「你跟雪鴉今天有什麼預定嗎?」

丹衡突然搭話的時候,殤不患嚇得手一抖,差點把手中的茶杯給打翻了。

「呃……」這該說呢?還是不說呢?告訴丹衡的話,雪鴉他哥不就會知道了嗎???!!!

內心交戰了一陣子後,不擅說謊的殤不患還是老實交代了:「晚上預約了西區的XX餐廳。」

「西區啊……我知道了。」丹衡拍了拍殤不患的肩膀示意他別擔心,「放心吧,今天晚上我絕對不會讓天骸踏入西區半步的。」

望著丹衡離開的背影,殤不患深深覺得……雪鴉當初有拉攏到未來的嫂子真是太機智了!

 

「特地預約了包廂呢!」

「是啊……像之前那樣被各種注目什麼的……感覺太麻煩了。」

這回倒是運氣不錯,安排到了靠窗的座位。

享用美食的同時也能夠欣賞夜景,讓凜雪鴉看上去心情相當不錯。

「你還滿意嗎?」

「唔?你問我?」凜雪鴉勾起唇角,「嗯~以不患的程度來說呢~能做到這樣已經很不錯了吧!」

「……不好意思啊反正我就是一點也不浪漫啦!」

「呼呼~我又沒這麼說~」

瞧著情人臉上的笑意,讓殤不患心底湧起了些許的對抗情緒。

吸氣、吐氣、吸氣、吐氣……殤不患在做好了心理準備後,趁著倒水的侍者轉身離開包廂的那一剎那──

抓起桌上的菜單擋住兩人的臉,就這麼吻了上去。

「……???!!!」

凜雪鴉為這意外的發展嚇得停格了一會,而殤不患則在兩人的雙唇分開後,拼命地灌水掩飾自己的害羞。

「不患……你……」

「…………先說好,這是我的極限了!」

「……噗!哈哈哈~」

「喂!笑什麼啦!」

「我很高興喔~這真是不患你做過最浪漫的事了呢!」凜雪鴉抬手拭去眼角的水珠,給了一個豔麗的笑容,「雖然很明顯是看漫畫學來的呢!」

「唔!別、別說了啦!還、還不都是你推給我看的!」

殤不患悄悄地將雙腳向前伸,夾住了情人的左腿,暗示如此明顯讓凜雪鴉回望的眼神也添了玩味。

「…………剩下的,我們回去再說。」

「嗯!」

 

おまけ

放學後,在靜寂無人的教室一角──

兩道身影正緊緊地交纏在一塊。

「啊……哈啊……不……不行……要是有人來……該……怎麼辦……!」

「話是這麼說,可你不是比平常更興奮嗎?」穿著學生制服的殤不患一臉壞笑,將兩人交合的地方頂得更深。

「嗚……!」凜雪鴉咬住嘴唇,可還是不可避免地溢出了些許呻吟。

手指緊緊地扣住課桌邊緣。

……方才還在上課的地方,此時卻在這裡……

不患學長真是的!這樣子我以後……要用什麼心情……踏進這間教室啊!

「啊……哈啊……還、還沒……好嗎?快……快點……!」

「……真拿你沒辦法哪!」

頭被扳過來狠狠地吻住了,凜雪鴉屏住呼吸,在恍惚的意識中,迎接那一刻的道來。

 

「……!!!」

「你醒了?我看你睡得很熟就沒叫你。」

現正身處在車上,身旁的不患還在駕駛,往回家的方向。

……原來是夢啊……凜雪鴉輕輕呼出一口氣。

「怎麼了嗎?」

「……做了個夢。」

「是惡夢?」

「不,或許……算是個好夢吧!不過~這次我不想告訴你!」

殤不患聳聳肩,根據他的印象,凜雪鴉每次跟他聊夢境的時候……十有八九都是春夢居多,還是不要知道比較好。

可他萬萬沒想到情人回到家後會來這一齣。

「幸好我還留著高中的制服呢!怎麼樣?適合嗎?」

殤不患徹底傻在了當場。

明明是同樣一套學生制服……穿在殺無生身上還有那麼點不良少年的fu,可為什麼到了凜雪鴉這裡!不只沒有違和感!還讓他整個人看起來就像是真正的高中生一樣呢?!

「我我我、我能給你拍照嗎?!」

「好哇~可是不患……你手在抖耶!手機有防手震嗎?要不要用我的iPhone?」

「沒沒沒、沒關係!我、我只是想要設成手機桌布……」

「啊!那要記得不可以讓我哥看到喔!」

「放心,絕對不給他看!!!」

收穫了殤不患意外反應的凜雪鴉忍不住心想,下次,要不來穿件水手服吧!

 

The End

 

後記:

致敬了兩個我很喜歡的BL橋段──用菜單擋接吻的出自《世界一初戀》的木佐場合1,雪名的萌點真的超戳我!!!

至於為什麼殤叔會學……因為他在某個情況下看了這套漫畫,嗯,這是另一篇番外了www

雪鴉的夢那邊則是出自遊戲《Steal!》迪奧路線的結局,各種色氣滿滿,反正沒寫到肉就湊合一下(喂)

賀文類應該到此暫告一段落了 ,終於可以回來寫正篇番外了(毆)
评论(6)
热度(17)

© 腐若化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