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若化羽

若跳坑,則產文;離了坑,即休更
然而碼文速度不保證(喂

【東離/殤凜】今天的東離江湖也是一樣和平呢 四格漫畫式惡搞小段子

東離江湖系列,網遊與現實設定,惡搞與OOC常駐注意

試著玩了一下惡搞四格漫式的小段子……結果謎之帶感啊www


都市傳說‧其之一

某一天,去倒垃圾的殤不患無意間聽到了背後大嬸們的竊竊私語──

大嬸A:「最近H棟20樓的住戶代表都是他耶!原來的那個帥小伙子怎麼了啊?」

大嬸B:「會不會是搬走了?!啊!難不成他是妖精,已經人間蒸發了嗎?!」

大嬸C:「不不,搞不好是被這個人給當作禁臠軟禁起來了喔!」

……雪鴉!你已經宅到成為都市傳說了嗎???!!!

此時的殤不患,內心是崩潰的。

 

都市傳說‧其之二

「怎麼了,不患?突然拉著我來這種場合……」

「我只是覺得你偶爾也該參與一下社區活動。」

「哎?!可是我不想被大嬸們團團圍住啊!」

「所以我不是陪你來了嗎?偶爾也順著我一次吧…………老婆。」

「不患~~~」收到了意外驚喜而興致匆匆的凜雪鴉,在瞄到了一直偷聽他們倆對話而驚呆了的大嬸們以後,瞬間明白了這是怎麼一回事。

……果然傲嬌的不患,最可愛了!

 

都市傳說‧其之三

「其實你沒有必要在意那些流言的嘛~」

「她們都已經傳到變成你是我的禁臠了耶!」

「不患~~~你知道我是很樂意被你關的喔~~~」

「……我哪關得住你啊……倒是這種play,你哥會比較喜歡吧?」

腦內一秒想像出畫面的凜雪鴉瞬間垮下臉來。

「…………不知道為什麼一想到我哥是被關的那個……我就渾身不舒服……」

 

都市傳說‧其之四

「不過不患你都那樣叫我了~可不可以讓我也叫一次啊?」凜雪鴉閃著水汪汪的大眼睛撒嬌道,「……老公?」

頭一次聽到這個稱呼的殤不患覺得自己像是全身都被電到一樣,徹底失去了言語能力。

「不患你還好嗎?嗯~?」凜雪鴉把手在殤不患眼前揮揮後,敏銳地注意到同居人起了反應的下半身。

於是他開心地牽起了殤不患的手:「活動什麼的別參加了,我們回家吧!」

……現在只想把情人操到繼續喊他老公的殤不患完全無異議的贊同了這個提案。

H棟20樓住戶的都市傳說,還會持續下去。

 

群聊真是太麻煩了‧其之一

殺無生正如臨大敵一般,小心翼翼地捧著手機。

今天開始就可以跟遊戲裡認識的這些小夥伴們用LINE群聊了!我絕對要好好把握這個機會!

(以下為群組「七罪塔推塔一分隊」的畫面)

踏雪無痕自成仙:丹翡姑娘,之前Baby不是出了一款神崎蘭子的洋裝?妳有訂嗎?

JadeLily☆LolitaLove:那可是完全受注生產商品啊!實在不想讓我哥破費……

JadeLily☆LolitaLove:我只希望有生之年能買到一件Lolita的婚紗就行了!

↖煞氣a寒赫↗:我剛才辜狗了一下,一件5萬日幣啊我的天!!![驚嚇]

踏雪無痕自成仙:想養LO娘可是需要龐大財力的喔~[奸笑]

……完全看不懂他們在講什麼……

此時的殺無生,深刻地為插不進話題而煩惱著。

 

群聊真是太麻煩了‧其之二

換個名字求好運:雪鴉,你再不趕快去洗澡,就別怪我用非常手段了

……這傢伙!想對我的偶像做什麼???!!!

正當殺無生憤怒地打算回嗆的時候──

踏雪無痕自成仙:喔喔你要用什麼手段?[愛心]

踏雪無痕自成仙傳送了貼圖(真期待)

JadeLily☆LolitaLove:詳細希望!

最美孌娘子:直播希望!

JadeLily☆LolitaLove傳送了貼圖(羞)

最美孌娘子傳送了貼圖(早く言わぬか我が友よ~)

……螢幕上,已經被滿滿的貼圖洗頻……

最後潛水了一整晚的殺無生只能表示,用手機群聊……真是太麻煩了!

 

護印師的妹妹才沒有那麼好追‧其之一

護印師丹衡,登場!

「我是丹衡,職業是護印師,這次承蒙掠風竊塵的邀請加入隊伍,請大家多多指教。」

「太好了!以後哥哥就可以跟我們一起打副本了!」

丹衡向丹翡微笑致意後,走到捲殘雲面前對他握了手,嗯、緊緊地……非常、用力地。

「你叫做捲殘雲對吧?我是丹翡的哥哥,今後請多、多、關、照、啊!」

之後捲殘雲搓著被握疼的手,問殤不患:「我是哪裡得罪他了嗎?!」

殤不患輕輕拍了捲殘雲的肩膀以示安慰。

「別在意,做哥哥的都是這樣的。」

 

護印師的妹妹才沒有那麼好追‧其之二

「啊啊!哥哥的丹輝劍訣還是一樣出神入化呢!果然用劍的男生最帥了啊!」

……聽到丹翡的這番宣言後,捲殘雲下了決定。

某天殤不患看到正在耍劍的捲殘雲非常吃驚:「殘雲?!你不是槍兵嗎?!怎麼在用劍呢!」

「因為學姊覺得用劍的男生比較帥嘛!所以我……好痛!」冷不防被樹枝打了一下的捲殘雲發出哀號。

拿著樹枝的正是丹翡,她冷冷地教訓道:「剛才的姿勢完全不對好嗎?!給我重來!」

默默看著這一幕的殤不患心想,看來他們倆個……還有得磨呢!

 

觀察入微‧其之一

某天的假日在家裡──

殤不患看到凜雪鴉埋首坐在工作桌前不知道鼓搗著什麼,好奇地走近一看。

「你在做什麼?」

「捏黏土啊!」

「……我怎麼覺得這形狀看起來有點眼熟……」

「那是當然的囉!我就是按照不患你的那邊做的!保證跟本尊的大小一模一樣喔~」凜雪鴉正得意地說著,突然被從後方架了起來,「……哎?」

殤不患面無表情地將人往房間方向拖。

「用黏土很不衛生,你要是想要的話,我現在就可以滿足你!!!」

「哎?!不患?!等等啊!你誤會了啦!!!」

──要是放著凜雪鴉不管的話,也許哪天就被他做出了殤不患等身裸體黏土人也說不定。

 

觀察入微‧其之二

「為了做遊戲場景,我都會跟美術組一起出外取材。」被這樣那樣處罰過了的凜雪鴉決定向殤不患解釋清楚,「目測的能力就是那個時候練出來的啦!」

……原來不是要拿來自己用的啊!殤不患汗顏中。

「所以我現在可以很肯定的告訴你,不患~你胖了0.XXX公斤。」

……小數點後三位???!!!

不信邪的殤不患急忙站上電子秤一看──

對於情人這分毫不差宛如超能力一般的目測絕技,殤不患只能給跪了。

 

真心話的考驗‧其之一

「真是的,你們兄弟倆在這方面還真的是很像呢!」

一陣沉默之後──

丹衡心裡暗叫不妙……剛才不小心、把真心話給說出來了!

果然剛才還能與他正常對話的凜雪鴉,此時哭得如梨花帶雨:「丹衡哥~~~你說這話是認真的嗎~~~?!」

……這下糟了,得趕快想辦法安撫他了。

 

真心話的考驗‧其之二

兩條人影正朝著殤不患直直衝了過來。

「不好意思,我剛才不小心惹雪鴉不高興了,你幫我處理一下。」在經過殤不患的身邊時,丹衡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飛快地唸完這些話又跑掉了。

殤不患還沒反應過來,就看到自己的同居人宛如漫畫一般地哭奔了過來。

「不患~~~嗚嗚嗚~~~」

……這什麼情況啦!!!

 

真心話的考驗‧其之三

「不患~~~丹衡哥竟然說我跟那個混帳哥哥很像!!!怎麼可能嘛你幫我評評理啦!」

原來是這麼回事……殤不患努力地思索著這該怎麼回答才好……

然而腦中閃過的,卻都是這對兄弟倆共通點:我行我素、做事全憑愉悅不考慮後果、抖M等等。

「…………雪鴉你聽我說,你怎麼可能……會跟你哥很像呢?」殤不患皮笑肉不笑地說著,「首先你比他帥多了!再者,你也不可能叫我踩你嘛!對不對?」

「就是說嘛!果然還是不患瞭解我~~~」得到滿意回答的凜雪鴉瞬間笑得滿面春風,完全看不出剛才有哭的樣子。

而做為不說謊的正直青年,殤不患,人生頭一次覺得……善意的謊言真的是有其存在的必要性啊!

 

怪盜就是做為偷走你的心而存在的

遊戲裡的某個練功區之內——

帥氣地把怪清光的殤不患對一直閒閒在自己身後旁觀的隊友發下指示:

「該你啦!雪鴉,把寶箱打開吧!」

「等我一下~讓你看個東西。」

凜雪鴉登入系統管理員,雙手飛快地在虛擬鍵盤上飛舞,叫出了某個換裝模組。

「鏘鏘!怎麼樣?這是仿西式的怪盜裝!用了長披風和晚禮服的造型~好看嗎?」凜雪鴉宛如模特兒一般的擺了幾個pose,「偷心怪盜‧掠風竊塵參上!怎麼樣?」

「……你再保持這個模樣的話,我要抱緊處理了。」

「…………哎?」

數天後——

丹衡詢問凜雪鴉:「你之前說要預定實裝的模組怎麼樣了?」

凜雪鴉微微紅了臉,掩飾般地將眼神飄到了遠方。

「那個啊……還是算了吧。」

 

後記:

完全可以當成惡搞四格漫來看待,只可惜我是繪畫苦手(淚奔)

雪鴉在群聊裡提到的洋裝是這件,雖然是我的菜不過這種完全受注生產款對我來說都是有生之年啊!太貴了要存很久的錢才能買得起!

個人覺得無生是打遊戲很厲害但其他方面都很廢柴的那種人XD

孌娘子是小說梗,我猜應該是刑亥用妖術改變了自己的外型,不然在真‧東離第一美人面前,她被偷走的不就是美貌了嗎!!!(毆飛)

順道玩了幾個正文沒寫到的原作梗,最後一篇致敬女神異聞錄5!主角真的好帥!

這個系列歡迎點梗喔~感覺滿好玩的希望還能有下篇www(喂)
评论(2)
热度(9)

© 腐若化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