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若化羽

若跳坑,則產文;離了坑,即休更
然而碼文速度不保證(喂

【靖蘇】破網沉江(上)

情人節賀文後續第二彈,又名漁網的逆襲之宗主蜜月驚魂記!XD

先防個雷,漁網跟蝦醬形象破滅有,這文主要就是在坑他們倆的

雖說結果他倆也是送助攻的啦……不能接受惡搞與OOC的話請左拐!

陰謀詭計渣,基於這世界觀就是個逗比路線所以反派的智商基本也是全程不在線的╮(╯_╰)╭


【靖蘇】破網沉江(上)

傳聞靖王蕭景琰,天資英奇,體識明允,與麒麟才子梅長蘇一見傾心,攜手不相離,真可謂神仙眷侶,國之幸也,全城歡慶。

去踏馬的全城歡慶!

哐噹哐噹又是一個空酒瓶被掃到地上,蕭景桓終於狠狠地打了個飽嗝。

他已經喝了一天的悶酒,腦中繞的就一句:本王不甘心呀不甘心!

當他得知景宣被梅長蘇拒絕後心懷怨恨,暗中指使私炮坊連夜加班趕製一堆炮竹要對蘇宅來個恐攻逼婚後,蕭景桓覺得這是英雄救美博得青睞的大好機會,當下急派心腹引爆了私炮坊!

可結果呢?父皇不但沒有誇獎他,還說他添亂!硬給他拔掉了五顆王珠!

現在梅長蘇連個手都沒牽著就要看著他嫁人啦!更過分的是,連肖想多年的東宮之位也丟啦!

這七弟今年是猴力旺嗎怎麼好處全給他佔盡啦?!

不是只有譽王心裡苦,夏江一回到金陵聽到喜鵲狂叫更是嚇得差點兒從馬車上摔下來。

陛下您的腦子怎麼啦?!廢太子是您家務事臣管不著,靖王要娶男人反正他不是我兒子臣也管不著,可是您怎麼就給人賜婚了搞得全城嗨的還兩事湊一塊了臣才剛閉關回來就要送紅包恭迎未來的皇后了?!還是男的!江湖白衣?!這泥馬不能忍!

夏江看著自己視若性命的金錢如流水般送出去,心疼得不得了,他默默決定逮著機會的話一定要去會一會這個梅長蘇。

譽王表示不給七弟戴綠帽的話他還把我這皇兄放在眼裡嗎!在咨詢了謀士秦般弱以後,決定去找幫手。

於是,兩個傷心人就在地下賭場「滑族同盟」見面了。

 

譽王在秦般弱的安排下坐到了角落最不起眼的一桌,那裡已有一個全身被披風覆蓋住的人正在喝悶酒。

「夏首尊。」譽王壓低聲音算是打了招呼,隨後轉向在旁邊落座的謀士,「般弱,這怎麼玩呢?三缺一啊!」

「殿下別急,四姐已經安排了,估計那位一會就到。」

「殿下先請。」夏江比個手勢,譽王也不客套,既然三缺一沒法搓八圈了,索性拿起桌上的三個骰子擲進碗內。

半個時辰後--

「哈哈哈!豹子通殺!」譽王開心地將桌上的賭金全部收了過來,「果然時也運也,老天是站在本王這邊的!」

夏江披風下的臉色難看得不得了,想他是紅袖招最大股東,最近紅袖招裡有個姑娘捲款潛逃,投資已經血本無歸了,還要付老婆孩子的贍養費,年終獎金又全部拿去包紅包做為太子娶妃的賀禮了,現在還沒有什麼大案可以讓他揩油水的!今晚這一輸,這個月的生活費真的要沒!難道自己堂堂御封首尊,竟然要從明天開始喝西北風了嗎?!

譽王瞄到夏江蒼白的臉色,馬上善體人意地說了:「夏首尊,其實這錢,本王不跟您收也沒關係的。」

夏江頓時雙眼放光抬起頭來,彷彿找到了人生的一線希望。

「只要夏首尊將一物奉上,今晚的賭金本王就全數歸還。」

「殿下請講!」

「本王想要懸鏡司的獨門秘藥,污金丸。」

夏江一聽皺起了眉頭:「殿下,這污金丸既是我懸鏡司代代相傳的秘藥,當然不可外流,不知殿下想要它做什麼?」

「本王想用污金丸逼一個人就範。」

「……誰?」

「太子妃梅長蘇。」

夏江這下完全明白譽王打的是什麼主意了,懸鏡司秘藥污金丸,服下後七日內如不與人交合必會吐血身亡,如若太子妃才剛嫁人就紅杏出牆的話……只怕蕭景琰的太子之位也不久矣!當下嘿嘿兩聲:「明白了,我必將此藥奉上,並助殿下成事,只是此事還需謀劃,殿下切勿急燥。」

「這是自然,有勞夏首尊。」

「唉呀抱歉,殿下,我來遲了。」此時最後的冤大頭徐安謨終於到了,譽王眼中閃過一瞬精光。

蕭景琰你給我等著……本王就不信這次還不能成事!

 

三月春獵乃是大梁皇族的一大盛事,尤其今年太子娶妃,皇室宗親們的熱情更是高漲了不少。

除了獻王表示他沒興趣被新婚夫妻閃瞎,家裡洗洗睡實在堅持不參加以外,其餘諸王當然不會錯過這個盛會,連懸鏡司掌鏡使都難得地全員出席。

原本蕭景琰和梅長蘇也就將此行當成蜜月旅行一般享受了,每天秀恩愛閃瞎大家玩得不亦樂乎,直到甄平帶來了一份京中急報……

「宗主,來自童路的飛鴿傳書,說徐安謨率五萬慶曆軍謀反,直逼九安山!」

「……是衝著現在禁軍只有三千而來的嗎?」蕭景琰對於蜜月之旅被這等煞風景的事情打斷氣得臉色忒難看,「他哪來的膽子!」

「幕後主使不是獻王就是譽王吧,也只有他們倆有那個動機和實力。」梅長蘇倒是冷靜的很,「景琰,我們現在不可輕舉妄動,叛軍所求不過一個快字,若是現在央請陛下回鑾,必然在半路相遇,情況只會更糟。」

「……你該稱父皇了。」蕭景琰有些無奈地聳聳肩,趁梅長蘇臉紅的時候將人摟進懷裡,「我明白你的意思,你是想等禁軍的警哨示警吧?」

「嗯。」梅長蘇沒有拒絕這個擁抱,「唯今之計,只有將戰力最強,距離最近的紀城軍調來。景琰,三天時間,你回得來嗎?」

「為了你,我無論如何也會趕回來。」

蒙摯急急忙忙闖進帳內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麼一個你儂我儂的畫面,一旁的甄平早就假裝自己不存在了,可惜蒙大統領卻沒能學會隱身的絕活。

所以他只好開口打斷了太子與太子妃的調情場面,蒙摯發誓那兩人齊齊望過來的那一瞬間他真的挺想逃的。

「呃……殿下,方才大康警哨的兄弟帶傷來報,說徐安謨率慶曆軍謀反了!陛下急召您呢!趕緊過去吧!」

「知道了。」蕭景琰依依不捨地放開了梅長蘇,「蒙卿,我離開的期間內,這裡就有勞你了,我母妃和長蘇,絕對不能有事,知道嗎?」

「啊?殿下您在說什麼?我正打算請聖上讓我回京帶領禁軍來救呢!怎麼會是殿下您……」

「蒙大哥,去調禁軍估計是沒用的。」梅長蘇看蒙摯一頭霧水,決定簡明扼要的講解,「徐安謨膽敢揮軍向西,而不顧禁軍背後的襲擊,必然是已經控制了禁軍。」如此一想梅長蘇忍不住冷笑,「現在京城以皇后的詔命為尊,看來徐安謨背後的指使者,就是譽王了。」

蕭景琰聽了臉色一變,當場抓起劍就要衝去找譽王理論,被梅長蘇給拉住。

「景琰,你現在去也沒用,譽王肯定會撇得乾淨。還是照咱們的計劃,向陛……父皇求得兵符去調紀城軍吧。譽王那邊,由我來想辦法,我會讓他露出馬腳的。」

蕭景琰也知他說得有道理,只好同意:「好,你務必小心。」

 

後記:

爆字數了……看這勢頭我得拆成三篇_(:з」∠)_

不過後面實在太難寫了再讓我想想……我真的很不會寫陰謀詭計(´;ω;`)

解釋一下徐安謨謀反是因為欠了譽王一屁股債被抓住把柄啦~σ ゚∀ ゚) ゚∀゚)σ

至於譽王是真的賭神上身?還是秦般弱其實給了他灌鉛骰這個咱們就不要追究了╮(╯∀╰)╭

评论(6)
热度(30)

© 腐若化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