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若化羽

若跳坑,則產文;離了坑,即休更
然而碼文速度不保證(喂

【靖蘇】破網沉江(中)

重申:這就是個逗比路線,所以本篇的反派智商依舊全程不在線╮(╯_╰)╭

人生魯蛇聚在一起的一丘之貉能幹出什麼大事來呢σ`∀´)σ

防個雷,本篇有些微的譽蘇, 漁網你的迷弟屬性已經暴露了你造嗎


【靖蘇】破網沉江(中)

叛軍逼近的消息先是造成了恐慌,但又很快的壓制下來。

梁帝率皇室宗親避入獵宮,命譽王與蒙摯率兵守衛營帳。

梅長蘇則自請同蒙摯守在外圍,沒有進到獵宮裡頭去。

一切都按照譽王的計劃進行,譽王在得到消息後只差沒有仰天長笑三聲,果然時也運也!這次,老天是真的助我啦!!!

「恭喜殿下,看來陛下也是老了,這等時候竟先想著要保太子!這可好到殿下了,如若殿下能大大的表現一回,何愁東宮之位不能易主?」

「就是!多虧有夏首尊相助,事成之後,本王必定不會虧待首尊大人。」譽王現在只覺得整個人輕飄飄的,好像之前所受的罪都已經離他而去,「那麼首尊大人,敢問那污金丸?」

「在此。」夏江從懷中掏出一個小藥瓶,「一粒足矣。倒是殿下,徐安謨生性膽小,殿下不怕他誤事?」

「不會~有什麼好擔心的。」譽王喜孜孜地接過藥瓶,「本王只是命他做做樣子,必要的話就來進攻個幾次,只要撐過七天就行了!反正禁軍也只有三千,根本就不敢輕舉妄動。」

「殿下此言極是。不過撐七天……殿下不是打算今天就逼那梅長蘇就範嗎?」

「急什麼呢?讓他知道自己只能再活七天了,等到最後一天他主動獻身於我豈不更好?」譽王的眼睛笑得都彎成了一條線,好像梅長蘇已經是他囊中之物,夏江見狀也知道這話沒法談了,不如,就賭一賭天運吧。

「本座恭祝殿下心想事成。」

「那麼,本王這就去了。」

譽王理了理衣裳,充滿自信地向梅長蘇的營帳走去。

 

梅長蘇端坐於營帳之中,桌面上攤開了一份九安山的地形圖,認真的神情讓譽王光是看著就忍不住心跳加速了起來。

「蘇先生。」譽王先開了口,然後才想起來這人已經是他弟媳了!「呃……還是應該稱呼……」

「譽王殿下。」梅長蘇起身迎接,看起來像是完全不在意,「殿下不必客氣,蘇某也不在乎這些虛禮。」

譽王點點頭,雖然已經將腹稿打好了但實際說出來還是有點兒心虛,是以完全沒注意到自己的表情其實有些僵硬。

「蘇先生千金之軀,若有什麼損傷本王如何向七弟交代呢?不如先生移居至主帳吧,那裡的守衛安全些。」

「譽王殿下客氣了,蘇某既已請命留守,哪有丟下眾位將士,獨善其身的道理?」梅長蘇微微一笑,竟走了過來扶住譽王的手,「雖然比不上身經百戰的將士,但蘇某也略通兵法,相信可以成為殿下的助力,蘇某會小心,不給殿下拖後腿的。」

「……!!!」譽王看著他走過來心跳頓時越來越快越來越快!只覺得一股清香撲鼻,本來勸說失敗擬好的第二方案頓時忘個精光,待反應過來後蹬蹬蹬退了數步,轉身直直衝出了營帳外面。

「呼~~~」譽王一直跑到看不見梅長蘇所在營帳的地方才停了下來,心裡頭簡直就是驚濤駭浪!「天哪哪哪蘇先生對我笑了!雖然沒牽著手但也算是碰到了!喔喔喔~本王的心願已了了!」

譽王正差一點就要留下感動的淚水,偏偏在此時聽到一聲煞風景的乾咳。

「咳嗯。殿下,敢問~您已經給梅長蘇服下污金丸了?」夏江就怕譽王樂極生悲忘了本來的計劃,一直偷偷跟著呢,眼看梅長蘇不過是笑了下、親近了點,譽王這就暈頭轉向了,不禁暗嘆還是該得本座出馬才行。

「啊!!!本王……忘了!!!」譽王當場跪下成Orz之狀,自己怎麼這就滿足了呢?!根根根……根本就還沒得到梅長蘇啊心願了個毛啊!可是……譽王默默的覺得,假如再進去那營帳一次,自己還是會被梅長蘇給牽著鼻子走的,只好向夏江投去求救的目光。

「算了,污金丸拿來,本座包管他服下。」

「多謝首尊大人!!!」

 

夏江見到梅長蘇的第一個感覺是,藍顏禍水。

明明看著就是個弱不禁風的文士,怎麼有辦法把皇子迷得團團轉、甚至連陛下都開恩讓他嫁進了皇室呢?!

反常必為妖。夏江在心裡決定,一定要讓他把自己無辜包出去的紅包給通通吐出來!

「太子妃殿下,在下懸鏡司首尊,夏江。」

「原來是夏大人,不知有什麼事?」

「恕在下直言,您這身子骨……只怕是無法負荷戰事辛勞,既然如此,又何必淌這渾水呢?」

「夏大人的意思是……?」

「在下想要知道,您到底打算做什麼。」夏江負手而立,表情傲然,「梅宗主當初放著逍遙江湖的幫主不做,偏要自請嫁入京城,是為權?為名?還是為利?」

「夏大人說的這些,我可以說都想要嗎?」

梅長蘇的表情並沒有絲毫破綻,笑容還是那樣清清淡淡,可夏江眉頭一皺,就是覺得內情不單純。

「你這個才縱天下的江左梅郎,為什麼會選擇靖王?哼,蕭景琰能有今天的飛黃騰達,還不是個靠爸一族!」

「沒那回事,諸位皇子之中,靖王是最好的,又高又帥溫柔體貼深情專一當時又未娶正妃,我嫁給他也是時勢所趨天作之合,不是嗎?」梅長蘇低頭攏了攏袖子,「話說回來,夏首尊在我大婚之時包的禮金可不少,怕是……來源不單純吧?」

夏江一聽心中一凜:「太子妃殿下,你不該知道這麼多的。」

梅長蘇並未回答,可直直望過來的目光卻讓夏江有種秘密被看穿的危機感,夏江心裡暗道看來僵持下去終究不妙,萬萬沒想到這個麒麟才子這麼難對付,既然如此,那就直接出大招吧!

「哼,像太子妃殿下這樣高富帥的人生贏家,難道還不明白,要是在這裡死了,那麼現在所享有的榮華富貴,可就通通沒有了!」夏江看到梅長蘇有些鬱鬱地低下頭,蠱惑似地繼續說道,「刀劍無眼,叛軍又是禁軍的數倍,一但兩軍交戰,你有把握全身而退?」

「……確實沒什麼把握。」

「所以太子妃殿下還是隨本座退到安全的地方去吧!」夏江突然出手狠狠地抓住了梅長蘇的左手腕,趁著他吃痛驚呼之時將一粒黑色的藥丸直接丟進他口中,然後連封他幾處大穴。

梅長蘇的身子無力跪坐在地上,夏江滿意地朝外喚道:「譽王殿下,請進來吧,咱們該進行下一步了。」

 

蒙摯在聽說譽王與夏江把太子妃給帶走,潛逃到徐安謨那的時候,心眼差點兒沒提到嗓子上。

雖然相信小殊必有妙計,可這……該怎麼跟太子殿下交代啊?!

有甄平和飛流偷偷地跟著,想必不會出什麼亂子,如今自己唯一能做的,也只有堅守、等待援軍而已了。

幸好蕭景琰沒有讓他失望。

事實上,徐安謨在譽王授意下的大規模進攻,正巧就趕上了紀城軍前來護駕,一群人打成一團,反而迷了這些叛軍的眼,竟沒有第一時間發現這些打將起來的士兵是從哪兒冒出來的。

 

戰事激烈,獵宮的營帳已然陷入一片火海,譽王站在稍遠的矮坡上,總感覺那熱氣不住地被風吹過來,只得從懷中掏出扇子故作風雅地扇了起來。

一旁的灰鷂忍住翻白眼的衝動:「殿下,您要是熱的話,其實大可以脫一件,反正咱們這裡只有男人,哪兒都能脫。」

「本王不脫,你不知道嗎?皇族不論何時何地都得要保持玉樹臨風的形象才行,所以就算這裡再熱,本王也要忍住!」

「……殿下,可是屬下剛剛得到消息,據說太子他……已經帶兵殺過來了。」

譽王猛然回頭:「你說什麼?!景琰他哪來的人啊!三千對五萬?他腦子熱壞了吧?!」

「不知道,反正屬下就是這麼聽說的。」灰鷂懶得再看主子裝模作樣,直接轉過了頭徹底無視。

「那你還杵在這幹嘛?快去探探!本王這就去找夏首尊!」

顯然消息已經走漏出去,慶曆軍軍心不穩自亂陣腳,到處都有人奔跑著哭爹喊娘,等到譽王好不容易鑽過重重人群,就發現夏江已經站在馬車旁等他了。

夏江一見他來劈頭就罵:「太慢了!蕭景琰都來搶他老婆啦你還在磨蹭什麼?!」

譽王心裡立刻緊張了起來,忙問:「那梅長蘇……」

「馬車裡呢!反正他哪裡也去不了,本座帶他先行撤退,殿下隨後跟上吧!」

「嗯,就這麼辦吧!」

譽王趕緊回自己營帳換上戰甲,卻聽到打鬥聲越來越近,他掀開帳幕就發現自己已被重重包圍。

「五哥,你已經無路可退了,降了吧。」

蕭景琰的臉色陰惻惻,讓譽王看了頓時有點兒心虛,若論打架自己絕不是景琰的對手,可是自己也不能在這裡退縮啊!

「想要回梅長蘇,你就先打敗我吧!」譽王最終選擇拔出了劍,一臉慷慨赴死樣。

 

另一方面,梅長蘇跟夏江坐在馬車內,夏江直打哆嗦的模樣讓梅長蘇看了心中暗笑,所以他忍不住開口了,帶了點嘲諷的口吻道:「夏大人,事到如今,蘇某只會拖累你逃走吧?何不……」

「閉嘴!」

夏江狠狠瞪了梅長蘇一眼,可此時馬車卻停下了,負責駕車的掌鏡使掀開簾子,急急忙忙地道:「首尊大人,追兵已經到了!屬下替您擋著,您快點騎馬逃走吧!」

「胡說什麼!你又不是不知道……本座就是怕馬!不會騎馬啊!!!」

夏江激動地喊完,就收穫梅長蘇的鄙視白眼一枚,當下顧不了其他了,只得乾咳兩聲,很無奈地下了車。

梅長蘇也不著急,等到馬蹄聲響起他才掀起簾子觀看,不出所料,騎得歪歪斜斜的夏江不一會兒就被一名青衣少年給抓住後領扔到了半空。

梅長蘇涼涼地吩咐道:「飛流,別打死了啊!要留活的。」

「好!」

「別別別!不要打臉啊啊啊~~~」

梅長蘇正饒富興致地觀賞夏江被暴打一頓的場景,甄平便已經撂倒了其他守兵趕到了馬車旁。

「宗主,您沒事吧?」

「還好……」梅長蘇掙扎著起身,然而污金丸的藥效讓他的身子軟綿綿的使不上力,甄平原本打算伸手攙扶,卻在此時聽到一個由遠而近、滿懷關切的嗓音。

「長蘇!」

甄平退開了,梅長蘇笑了,他用盡最後的力氣跳下馬車,直直落在趕來的蕭景琰懷裡。

 

後記:

在爆字數的路上一去不復返,早知道應該多分幾篇Orz

看了B站有毒的滿腹經綸,默默地加入了每日循環~譽王木托木托就是不脫呀!XD(喂)

其實譽王不脫跟夏江怕馬都是花絮梗www

至少我寫到靖蘇見面了~下篇的發展大家應該都懂了(笑)

但是靈感突發了白情賀文,所以蘇蘇的解毒過程就等一等吧(合掌)

反正都是要艸哭蘇蘇的咱不差這一時(咦?!)

額外奉送一個補糖小劇場--

琰琰:對不起,我來晚了。(摟緊抱緊絕不放開)

蘇蘇:我沒事,景琰,別怕。(軟綿綿不能動軟綿綿,藥效關係聲音超酥)

甄平:……(即使氪金狗眼已經滿級,還是受到會心一擊)

夏江:……(被飛流打趴了啥都沒看見,眼睛不會瞎了真是好狗運)

蒙摯:早知道我就不應該跟過來!(眼睛疼得欲哭無淚)

评论(4)
热度(16)

© 腐若化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