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若化羽

若跳坑,則產文;離了坑,即休更
然而碼文速度不保證(喂

【靖蘇.2016情人節賀文】給你幸福

靈感持續放飛竟然撸出了琰寶寶視點……_(:з」∠)_

依舊是歡樂撒糖向,腦內小劇場持續OOC注意,看過前篇沒有被雷到的再下拉

兩首歌的歌名竟然對應上了這一定是天意╮(╯∀╰)╭ 


【靖蘇】給你幸福

傳聞琅琊公子榜榜首,江左梅郎,是溫潤如玉的翩翩公子一枚,才冠天下,容姿雙絕,此等神仙人物,只有京中皇子才能與之匹配。

「所以說這個麒麟才子自然應該歸入我東宮麾下!」

「皇兄這般急躁,不怕讓天下人看笑話嗎?先生可不見得就會選你呢!」

蕭景琰看到自己如日中天的兩個皇兄這等痴漢樣,頓時覺得沒眼看了。

他心裡偷偷為這位梅長蘇點了根蠟,聽說江左梅郎要請嫁入京,百姓已經津津樂道這不是要嫁太子,就是要嫁譽王的節奏了,不過要真是嫁給他們倆其中之一,哼,是福是禍還不知道呢。

反正與我無關……蕭景琰懶得再看他們倆花痴下去,決定難得進宮一趟,先去向母親請安,順道繞去看望庭生好了。

接著他就命運般地遇到了八卦主角梅長蘇。

其實蕭景琰根本不認得梅長蘇,幾乎是憑著直覺指認,嗯~就是他了一定是!

因為那些亂七八糟的傳言根本不能形容梅長蘇的萬一,蕭景琰在見到他的時候真有了一瞬的怔然--這世上竟有這麼好看的人。

不愧是天下第一美男子……敢情琅琊公子榜是看臉選的吧?

可自己絕對不是那些貪圖美色的登徒子……蕭景琰用了十二萬分的自制力告訴自己「我們是第一次見面快點把口水吸回去不可以嚇到人家」總算勉強維持住了一貫的高冷形象。

然而自己卻忍不住為這個陌生人擔憂,於是在聽說梅長蘇暫住寧國侯府後,便鬼使神差地找了機會去拜訪他。

「沒想到江左梅郎身負奇才,竟甘心請嫁入京?如今外頭傳言正盛,先生要想脫身,只怕也是難了。」蕭景琰適當的表現了同情,「不知道先生,是想選太子?還是選譽王?」

梅長蘇的回答狠狠地出乎他預料之外。

「我想選你,靖王殿下。」

「選我?」蕭景琰先是一呆,然後燦爛的笑了出來。

哈哈哈這神展開!只怕太子和譽王兄要活活氣死了!

既然有了能夠惡整那兩位皇兄的捷徑,蕭景琰當機立斷下了決定,很好,此等天賜良機不可放過,那麼就讓蘇先生成為我的人吧!

 

「蘇先生要搬出寧國侯府?」

「是啊,殿下,他買下了蒙大統領挑的宅子,就是咱們後面那一座。」列戰英臉上帶著笑,完全沒有自覺他正爆了什麼驚世駭俗的料。

蕭景琰手一滑,差點握不住林殊的朱紅鐵弓。

汗汗汗~這是讓我翻牆過去私會的意思嗎?

小殊啊你在天之靈千萬保佑我,不要因為夜夜翻牆變成百姓笑柄。

正當蕭景琰糾結的時候,梅長蘇直接派了屬下過來。

「宗主讓我來勘查靖王府的構造,順便請問殿下,您說這密道出口設在哪裡好?」

……看來自己不用翻牆了,謝天謝地。

「這……你請先生來,自己挑吧。」

最後,梅長蘇選了書房,而蕭景琰選了臥室。

……這越來越是個妥妥偷情的節奏了。

所以當蕭景琰發現自己真的對梅長蘇生出非分之想的時候,他徹夜難眠,不顧時間還是半夜,就從密道去見了梅長蘇。

這不見還好,雖然梅長蘇幾乎沒讓他等就讓他進了臥房,可是,這……

長髮披肩,只著裏衣,硬生生把那人英俊的面容襯出了嫵媚的氣息。

蕭景琰難得的失控了,等他意識到的時候,他已經一手握著梅長蘇垂在胸前的髮絲,另一手撐著牆將人禁錮在離自己只差一點就能吻上的距離。

梅長蘇悄悄將身子後移了一些,惹得蕭景琰心中有些不快。

「……為什麼先生不讓我抱?」

「咳,殿下……蘇某與您有主僕之分,這樣……不太好。」

蕭景琰當時腦中閃過的是「成親之前不得行房」這句,心想好吧來日方長,反正梅長蘇他是不會讓給任何人了。

「先生不願,我也不會勉強。但是,我是不會放棄的。」

媳婦不從怎麼辦?找父皇撐腰去!

 

大概是平時形象太高冷……不對,是因為自己跟梅長蘇一直都靠密道私會,所以外人完全沒能發現兩人的偷情關係,這讓蕭景琰稍微慶幸了點,坐等著看好戲。

「哼!得不到的麒麟才子……不如……」太子恨恨地磨牙。

「我就說梅長蘇和我的關係還比較好呢!皇兄你可別委屈啊!」譽王一臉得意。

蕭景琰冷眼旁觀,他有探子(蒙卿)跟江左盟諸人(甄平黎綱)的密報,知道譽王兄不時會給梅長蘇送東西過去,然而梅長蘇根本沒收呢還在這打腫臉充胖子,內心刷滿冷漠.jpg。

果然梁帝一臉聽不下去的表情,忙把那兩人攆了回去,獨獨留下自己。

「景琰,那個梅長蘇,你去探望過他沒有?」

「去過一次,說是病了沒見著。」其實是偷偷拐回側門進去了。

「然後呢?」

「然後就沒再去過了。」是沒再從正門進去過了,都走密道。

梁帝搖搖頭,一付恨鐵不成鋼的架勢。

「你讓朕怎麼教你才好呢?有你這樣追求人的嗎?」

「兒臣以為,此人經世學問深不可測,若只一味強逼,只怕是……難以得到。」

「嗯,景桓往蘇宅跑得可勤,至今還不是連小手都沒牽著!真會給朕長臉!景琰,你該去試試,跟人家親近些,對你有好處。」

自己當然知道譽王兄沒得著便宜,幸好某天夜訪的時候見他手指白皙冰冷,倒真以暖手之名藉機握了好一陣子,不過……呃,這事不好由自己主動提,蕭景琰心下暗想,瞄到正坐在對面的沈蔡二人,當即心生一計,拖兩個見證的好了。

「多與飽學之士相談確有進益,既然要去蘇宅拜訪,那麼沈卿和蔡卿就隨我一道去吧。」

「你!唉……看來你的終身大事,只有朕替你多操心了。」

……其實完全不用您操心,我只是在想要怎麼讓梅長蘇嫁定靖王了這事傳到父皇耳邊而已。

所以之後蕭景琰貫徹絕不發話,只深情款款地看著梅長蘇的原則,就連沈追跟自己使眼色都裝不懂。

隔天,他就如願收到了父皇賜婚的消息,喔,還附帶加封太子。

蕭景琰壞笑著在心裡為兩位皇兄點了根蠟。

 

算算時辰,宣旨太監肯定在路上了,偏偏走正門到蘇宅要小半個時辰……不如走密道去把梅長蘇給帶過來好了,也省得這人不知道會不會潛逃出京……

才剛這麼想著,梅長蘇便不請自來了。

蕭景琰心中狂喜,梅長蘇不可能沒聽到消息,所以……這是願意嫁給自己了?

「殿下,我有一事……」

「等會再說,你來得正是時候,高公公親來傳旨呢!一起接旨吧。」

父皇派了高湛親來傳旨,可見對這件事有多看重,蕭景琰當下顧不得讓梅長蘇說完,就直接拉了人到前廳。

梅長蘇一直都很順從,任自己牽著手,靠在自己身邊,在靖王府諸將的眼裡這絕對是個妥妥秀恩愛暴擊單身狗的畫面,蕭景琰笑得開懷,不一會兒所有道賀完的看熱鬧群眾全都捂著眼睛閃人了。

總算逮著機會獨處,蕭景琰直接帶著人到自己臥房坐到床上,梅長蘇竟也完全沒反抗。

喔,不對,他好像一直在失神。

蕭景琰開始認真的想著要不要趁現在把人給辦了省得這人真的有可能會抗旨逃婚?

「殿下……!」梅長蘇像是終於清醒了,環顧四周後打了個激靈,就要掙脫……

蕭景琰將手握得更緊,哪可能放他跑掉!

梅長蘇也不再嘗試,只是低下頭,語重心長地扔了顆對自己來說威力巨大的爆彈。

「景琰,我突然這麼跟你說你一定很難接受,可我……我是小殊。」

蕭景琰只覺得眼前彷彿有萬千草泥馬達達達地奔騰而過,整個人登時彈開三尺遠。

「……你是小殊?!」

「嗯。」

原本是滿滿的不能置信,偏偏梅長蘇應得痛快,蕭景琰回想起梅長蘇思考時搓著手指的習慣、想起那天他看著那把朱紅鐵弓出神、想起他把母妃給的榛子酥全部餵到自己嘴邊……所以說這是真的?!

天了嚕這是什麼喜大普奔的狀況!!!

自己心心念念的小殊竟然跟自己深愛的梅長蘇是同一人!啊~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錦上添花喜從天降嗎?

腦內的水牛小天使正微弱地發出抗議:他說你真信啊!林殊是何等樣人!是驕傲張揚的小火人,可梅長蘇呢?他們哪裡有半點相像了?

然後小天使被水牛小惡魔給雙角撞飛:驗明正身日後有的是機會!先娶了、上了再說,還怕人跑掉?!

蕭景琰只覺得現在心情好得想去繞著靖王府跑圈……不過在跑圈之前還有事要做。

「……你還活著。」這是真感嘆了,感嘆命運的造化弄人,兜兜轉轉十二年,上天終於將這人送回自己身邊,而自己,愛上的到頭來竟是同一個人。

「……嗯。」

「……太好了,我十二年來無時無刻不在盼著,盼著你有一天能回到我身邊。」蕭景琰真喜極而泣了,梅長蘇像是有些不忍似的抬手替自己拭去了淚。

「嗯,我回來了。」

「而且父皇還把你賜婚給我了。」

這真是父皇有史以來做得最聖明的一件事了……不過父皇肯定不知道小殊還活著,不知道也好,等成親後見家長的時候閃瞎他做為報復好了,蕭景琰忍不住壞心的想著。

「小殊,長蘇……這輩子,我真不會放手了,不會再讓你離開我了。」

蕭景琰雙手一張將人緊緊地抱在懷裡,見梅長蘇閉上了眼,便也不客氣地吻住那思念已久的唇瓣。

幸福此刻正摟在懷中,這一次絕對不會再錯過。

長蘇……小殊……請相信我能夠給予你所要的幸福。

 

你笑我笨 我承認 對愛我沒天份 但你應該知道 我會為你奮不顧身

你說我不像別的男人 那麼聰明沉穩 但你應該明白 我的真心有幾分

請別再隱藏 你的渴望 地久天長 有人整夜無休 默默陪在你身旁

無論走到什麼地方 受多大的傷 有個人願意為你分擔

讓我陪你吃苦 讓我給你幸福 讓我為你全心全意 打造一個愛的國度

讓我陪你吃苦 讓我給你幸福 讓我的愛變成你的全部

 

後記:

以為這樣就結束了嗎?不,還有番外。(燦爛笑)

靈感我真的給你跪了!!!_(:з」∠)_

评论
热度(30)

© 腐若化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