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若化羽

若跳坑,則產文;離了坑,即休更
然而碼文速度不保證(喂

【東離/殤凜】有緣方能同船渡

殤凜啪啪啪第三彈,說好(?)的船震

繼續安定的不走外連~個人覺得這篇根本就是秀恩愛回嘛!(毆) 


【東離/殤凜】有緣方能同船渡

踏入船艙的瞬間,一眼就望見了那顯目的身影。

凜雪鴉倚在門邊,臉上帶著似笑非笑的神情。

「辛苦了~所以,今天的成果如何?」

殤不患幾乎是立刻就想要扶額嘆氣。

「……你一直在偷窺嗎?」

「嗚哇~別說得那麼難聽嘛!在下只是相當的關心某位半夜不睡覺還非要跑去甲板吹風的隊友而已唷~」

「……你就是在看我笑話。行行行,不管哪個傢伙嘴都嚴得很,我什麼也沒問出來,這樣你滿意了嗎?」

「嗯……」凜雪鴉反常地沉思了一下,「要我說的話,你與其問他們,不如來問我。」

「可我覺得問你完全沒辦法得到什麼正經的答案啊!」

「沒想到殤大俠這麼瞭解我~感覺我們越來越心有靈犀了呢!」

看著凜雪鴉笑咪咪的表情,殤不患重重地嘆了一口氣。

「如何?睡不著的話,乾脆入內一敘?」

凜雪鴉側身讓開了路,而殤不患沒有拒絕,逕自走入了不屬於他的房間。

待門掩上之後,殤不患忍不住將情緒爆發了出來。

「我完全搞不懂你這傢伙的腦子到底在想些什麼!現在更懷疑你的人際關係和金錢觀念了!」

凜雪鴉有些始料未及地眨了眨眼。

「唔……沒想到能得到殤大俠如此關注,我覺得自己是被愛著的呢~」

「喂喂!我沒這麼說吧?!你到底是怎麼理解的啊?!」

「不管是從你的話語和行動,都是在表達這個意思吧!哎呀,我好高興喔~」

……完全溝通不能,殤不患心裡的煩躁感持續上升。

有些粗暴地將凜雪鴉推至牆角,殤不患單手撐牆,強行封住了剛才吐出那些讓他心煩來源的唇瓣。

凜雪鴉睜大雙眼,似乎對這樣的發展有些不敢置信。

「……這是你第一次吻我呢。」

「唔!閉、閉嘴啦!還不都是因為你說了奇怪的話,害我都搞不清楚我在做些什麼了!」

「我認為遵循情感行動,是人類正確的生活方式唷~所以你想要做些什麼,照著你的本心去做就行了嘛!」

--明明你的言行才是最沒有合理性可言的。

--我只是照著自己的想法來做而已。

積壓在心中的矛盾與不甘,彷彿在一瞬間都消失不見了一般。

明明是個讓人看不透的傢伙。

可為什麼偏偏能夠說出此時我最想聽的話呢……

殤不患抱住了凜雪鴉,不由分說就拉下他胸前的拉鍊。

「哎?這麼突然?!不去床上嗎?!」

「……我先說好,這艘船的隔間不過就是些薄薄的木板,所以等會……你無論如何,都別出聲啊。」

 

唇舌交纏的水聲在室內迴響。

凜雪鴉在承受侵攻的同時,悄悄將身上的人推開了些許。

方才仍緊緊交纏的舌帶著銀絲分離。

「唔……等……啊……總之先等、等一下……」

殤不患停下動作,而凜雪鴉則伸手去拿擺在床頭的煙管。

「哎?!這種狀態還抽什麼煙啊?!」

凜雪鴉靜靜地瞟了他一眼,沒有回答。

煙管表面浮現出淡淡的光芒,籠罩住整個房間。

「呼~這樣就可以了……這是隔音的魔法啦!不然再被你那樣親下去的話,我都快要窒息了~」

殤不患震驚得張大了嘴。

「你……!有這種魔法幹嘛不早點用啊?!」

「嗯?解除比較好嗎?」凜雪鴉勾起魅惑的笑容,「畢竟隨時都可能被聽到也挺刺激的呢……」

「我沒那麼說啊!不准解除啦!」

「好吧,就依你囉~」凜雪鴉將煙管放回原處,雙手勾上了殤不患的肩膀,「反正要怎麼讓你興奮起來的方法,我可是再清楚不過了呢~」

「喂喂!你……!嗚!別突然夾緊啦!可惡……虧我本來還想對你溫柔點的……我不管了!這可是你自找的啊!」

 

凜雪鴉抱著棉被,眼睛直直盯著正在穿衣的殤不患,一語不發。

而背對著他的殤不患也沒能注意到那道凝視的目光。

「吶,我一直想問你……他們沒一個相信我是西幽人,可你為什麼相信呢?」

「因為你沒必要撒這種謊啊~」凜雪鴉微微一笑,「我看人還是滿準的喔~」

「……你真是個奇怪的傢伙。」

「這算誇我?」

殤不患笑著搖了搖頭。

為了他人的事情可以賭上性命的執著。

毫不在意與宿敵合作的那份從容。

既然怎麼樣都讓人放心不下……那就乾脆……留在身邊好好看著吧。

殤不患輕輕撩起了垂在凜雪鴉耳邊的髮絲。

「你……想去西幽看看嗎?」

「嗯?這可真是個相當有吸引力的提案呢!可惜我並不知道橫渡鬼歿之地的方法……」

「那很好,我們扯平了。」殤不患放開了手,任由那束柔軟的白髮從指間滑落,「等你願意對我坦白一切的時候,我再告訴你那個方法。」

「哎?!」難得在言語上落於下風的凜雪鴉有些不甘心地嘟起嘴巴,「唔……你這就要回房了?」

「要是留在這裡的話,今晚就別想休息了啊!」

「那至少給個晚安吻吧?」

殤不患妥協似的又走回了床邊,抬起凜雪鴉的下巴,吻了上去。

「……晚安。」

凜雪鴉呆然目送殤不患離開,手指撫上被親吻過的嘴唇。

而後露出了要是讓殤不患看到,肯定會嚇傻的甜蜜微笑。

「我就是喜歡你這點哪……」

看起來瀟灑離開的殤不患其實心裡也完全不平靜。

「真是的我到底在幹什麼……居然想帶那傢伙回西幽!這、這豈不是像在對他求婚了嗎?!」

殤不患忍不住用手扶額,重重嘆了口氣。

……可是卻沒有思毫後悔。

……因為這是遵循本心做出的行動。

殤不患抬頭望向窗外。

即使同船的眾人心思各異,可今晚照耀著這艘船的月光,依舊皎潔明亮。

 

The End

 

後記:

致敬一下我童年時期的男神希洛唯!雪鴉根本就是傲嬌剋星嘛!www

因為殤叔已經在對雪鴉身家調查所以就順勢讓他求婚了(毆)

下集開始要上魔脊山了,是不是意味著之後如果想寫啪啪啪的話就是野戰了呢呼呼呼~

看完第七集的預告後,我好像明白為什麼雪鴉會被人怨恨了www

是誰坑隊友的啦!殤叔要單刷七罪塔了嗎?!(狂笑)

不過SP裡面有全員走第三關迷宮的畫面,雪鴉會出手救老公的吧www

评论(15)
热度(42)

© 腐若化羽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