腐若化羽

若跳坑,則產文;離了坑,即休更
然而碼文速度不保證(喂

【東離/殤凜】今天的東離江湖也是一樣和平呢(終)

網遊設定,終於來到完結篇了!

寫的時候腦內一直不停地在播放Darkest~www

傳送門:十一十二


最終話 新的傳說

一週後--

殤不患一邊啜著已經冷掉的茶,一邊翻看著遊戲的更新公告。

七罪塔副本因證實有BUG存在,故暫時關閉,至於期間挑戰過這個副本導致損失的玩家,則另行補償。

殤不患將茶杯放下,發出了輕輕的響聲。

這個結果他並不是太意外,反正嚴格說來,自己並沒有受到什麼太大的損失……那也就沒有向遊戲公司回報的必要了。

真正盤據心頭的,是那個無故消失了一週的傢伙。

殤不患突然有點後悔當初沒有加他好友……否則現在也不需要使用這麼笨的辦法--守株待兔了。

……看來今天大概也不會上線了吧。

殤不患嘆了口氣,正準備登出遊戲的時候--

面前憑空出現了一道光芒。

殤不患立刻正襟危坐,再度打開他已經看爛的更新公告假裝認真地閱讀。

「嗯?哎呀~不患,你在線上啊!」

「……沒,湊巧在而已。」

「該不會是在這裡等我的吧?」

「怎、怎麼可能嘛!都說了只是剛好!」

「是嗎?」凜雪鴉笑著在他身旁的空位坐下,順手拿起了殤不患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茶都涼了耶~」

被戳穿心事的殤不患只好裝作不耐煩地說道:「你就沒有別的話要跟我說了嗎?」

「嗯~好吧!簡單說就是這陣子我都在幫那個混蛋哥哥將所有程式碼逐條檢查了一遍,順道把下次要更新的部分一起做完了!被迫加班了一星期耶!真是累慘我了……」

殤不患盯著凜雪鴉的臉看了一會,突然問道:「你要說的都說完了?」

「……算是吧,怎麼了嗎?」

「很好,那輪到我了。」殤不患站起身,居高臨下地望著凜雪鴉,一字一句大聲地道:「你最好不要再給我搞這種飛機了!!!」

「……哎?」凜雪鴉眨了眨眼,只好乖乖坐正,像個乖巧的小孩一樣聽著說教。

「居然連聲招呼都不打就給我擅自消失一個禮拜!你到底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啊?!每天都像個傻子似的在這裡等你上線……總之這種錯你休想再犯了!」殤不患氣呼呼地說完了這一大串,見凜雪鴉似乎還很茫然的樣子,乾脆挑明了講,「為了以後能夠隨時掌握你的行蹤,所以我決定了……我要你,成為我的人啦!!!」

「不患……」

「到、到底懂了沒有啊?!」其實說著說著,殤不患自己的臉也紅了,「我的意思就是……我們結婚啦!啊~真是的!休、休想再叫我說第二遍啊!!!」

凜雪鴉看著殤不患忐忑不安的模樣,終於笑了出來,重重地點了下頭。

「嗯,我們~結婚吧!」

 

七罪塔副本的BUG雖然在貼吧論壇掀起了一陣討論,但很快就被另一個事件給佔據了頭條。

這遊戲的第一對夫夫終於誕生了!

東離版的玩家對於掠風竊塵並不陌生,可跟他結婚的這位……刃無鋒又是何許人物?

所以當他們知道刃無鋒的真身竟然是西幽劍士榜第一高手的時候,完全炸了鍋。

遊戲很快就迎來了更新,不但開放了玩家的等級上限,同時也加開了新的劇情副本。

可最讓所有人在意的是,掠風竊塵與刃無鋒兩人……竟然超越了所有玩家的練功速度,在更新結束後不久就猛地將等級衝到了封頂。

於是在貼吧論壇內,大家從此非常有默契地將這兩人給稱為……絕對不能惹的最恐夫夫。

新的傳說,此時才正要開始。

 

某一天,在杳無人煙的某個高等練功區內,只見一名劍客正在奮力地與怪物廝殺,然而另一名全身白帥帥的美男子,卻只是坐在樹下旁觀。

兩人應該是組隊進到這裡的,可劍士即便孤身一人戰鬥也是游刃有餘的模樣,雖然他的嘴上正在對同伴抱怨……

「喂!你怎麼完全不幫我打啊?!」

「嗯……等等嘛~我正在想事情。」

「哈啊?!」

「越來越多人知道鬼鳥就是掠風竊塵了,所以我在想,也是時候換名字了!」凜雪鴉掏出了一疊卡片攤開成扇形,「你覺得如果我把名字給改成『殤夫人』怎麼樣?」

「……別!!!你這樣有改跟沒改有什麼兩樣啊?!」用勁將襲來的怪物給全數打趴以後,殤不患大步走回了凜雪鴉身邊,「而且你沒事課這麼多改名卡做什麼!」

「有什麼關係?反正錢也是哥哥給我的,我只是還他而已,這叫『兩不相欠』。」

明明是歪理,可是從凜雪鴉嘴裡說出來,就是莫名地無法反駁,殤不患搖了搖頭,決定翻看背包。

「喔?材料不知不覺打齊了哪!」

「這麼快?!」

「……是啊,不得不承認,換上全身橙裝以後,砍怪的效率高了好幾個檔次……」

「呼呼~」凜雪鴉同樣翻看了背包,指著滿滿一頁的低等藍裝表示,「那我可以把它們拿去賣了?」

「……還不是因為修裝太貴!我、我才會刻意留這些低等裝備起來消耗的嘛!」殤不患重重咳了一聲,「本來就想說壞了也沒差……」

「可現在不需要它們了吧?反正我這裡的橙裝多的是~35把神劍隨你愛怎麼用就怎麼用!」

為此殤不患只能沉默……雖說當初結婚決定財產共有的時候他就想過這種可能性了……但是凜雪鴉遠遠、超乎自己意料的有錢啊!更可怕的是,他的背包裡面居然還留了一堆神裝!

而現在兩人的等級之所以能夠這麼快就衝上封頂,全是拜了那個掉寶率百分之百的技能所賜……原來東離大多數的聲望值任務都是收集一堆難打的材料給NPC,可是獎勵的經驗值異常的高啊!

怪不得凜雪鴉會成為解聲望值任務的狂魔……殤不患必須承認,現在的他也跟著一起解上癮了。

「……其實我覺得你哥對你還是不錯的,你的系統贈禮技能真的很好用啊!」殤不患不禁感嘆,「哪像我拿到的技能就很微妙……」

「喔?說起來我沒問過呢,不患你得到的技能是什麼?」

凜雪鴉來了興致,跳起來湊到殤不患身邊看他秀出來的技能視窗。

技能名稱:大地的守護

技能解說:【來自系統的贈禮】不會因地圖賦予的負性狀態導致氣絕

「……這是什麼?旅行用的技能嗎?!」

「也許吧,反正我也是賭了一把……沒想到真的靠這個奇怪的技能成功通過了鬼歿之地啊!」

「喔?這麼說來~哥哥這次意外做了好事呢!」凜雪鴉笑得一臉狡黠,「要不是因為他給了你這個技能,我們也不會相遇了。」

「是啊,看來真得感謝他了。」殤不患關掉了視窗,低聲喃道,「……如果給我一次重新選擇的機會,我想……我還是會來到這裡,然後……再一次喜歡上你的。」

「哎?!」凜雪鴉後退了數步,驚訝地用雙手掩住了嘴,「我剛才好像聽到了什麼很不得了的告白?!」

「……!沒、沒有啦!我、我才沒說什麼呢!!!」

「不!我確定我聽到了!」凜雪鴉將雙手交握,閃著水汪汪的眼睛,「吶吶~看著我再說一次好不好?」

「這、這種事情你有聽到就好了吧!說、說第二次什麼的想都別想!」似乎是為了掩飾滾燙的雙頰,殤不患急急抓起凜雪鴉的手就走,「總、總之快點去找NPC回報任務了啦!」

即使如此凜雪鴉還是瞄到了某人發紅的耳根。

微風將笑聲帶往了空中,凜雪鴉抬頭仰望,陽光從樹葉之中稀疏地灑落到身上,就如同掌心傳來的溫度一般,暖至心底。

今天的東離江湖,也是一樣和平呢!

 

正文完

 

後記:

完結撒花!第一次挑戰中長篇成功了!我好感動啊~~~(淚奔)

剩下的就是污污污番外串了!(喂)大致上會走這幾個方向--

遊戲內的結婚篇、線下相認篇、同居篇、網聚篇、還有婚紗換裝篇!原則上到婚紗篇正式完結

至於沒有寫進這幾篇的腦洞嘛……應該會統一丟進短篇合集吧!

總之番外除了雪鴉的黑歷史跟網聚篇以外都是污的……我燉肉一向燉得很慢所以請不要問我什麼時候才會寫完(毆飛)

至於大家的現實設定嘛……因為本人大愛反差萌,所以全員都是採用跟遊戲形象有某種程度的反差設定,不過捲捲應該算裡外如一(呃)

比如殤叔看似正經其實腦子很污,雪鴉雖然撩漢滿等但其實是個DT腐男子www

可以接受這樣子設定的,再來看番外吧(笑)

至於第二季會不會繼續用這個設定寫下去……就到時候看劇情再決定了~

评论(5)
热度(28)

© 腐若化羽 | Powered by LOFTER